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

[舞蹈課] 太鼓達人

Song: 玫瑰少年(蔡依林)

提醒:請避免用Android手機播放,因為影音有0.1秒(?)的誤差,會讓眼利的你誤以為我很遜。強烈建議使用桌機播放。

這堂freestyle課叫做「太鼓達人」,意指聽到節奏就「打」!完全不必先編舞。你身週有180度海拔角和360度方位角,手往哪打都行,你根本有無窮無盡的選擇;未來甚至還可加入腳、頭、軀幹、與肢體各部位細節來訓練——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舞蹈動作」這種東西。

P.S. 對學生示範這段時,我一心展示「手」的大鳴大放(脫離我平時freestyle時的思路架構),於是腳只是放鬆的跟隨,沒有特別留意,導致腳步單調。下次也得注意腳步須收放完全、力道分明,不然freestyle不會好看。

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

叫Gmail收到重要信件時打電話給我(Twilio)

我工作上有時須聯絡國外業者。因為時差,他們回覆重要信件時未必是我在電腦前工作時,但我希望我可以即時讀信。

但,我沒有智慧型手機,無法隨時查閱信件。甚至,我當時在睡覺。

看來我需要寫個code叫Gmail收到重要信件時打電話給我,提醒我就近找網路收信或把我叫醒。可我不會寫code,於是我利用Integromat的免費服務連接Gmail(作為trigger)與Twilio(作為action)。首先你要有Gmail和Twilio的帳號,並在Twilio裡加入你的手機號。再來,前往Integromat:


在左下角時鐘設定中,選擇At regular intervals。


在Gmail設定中,連結自己的Gmail帳號,並如下指定你等待的重要信件:


按「OK」後會詢問「Choose where to start」,可選「All emails」(測試時比較方便,且已選擇「Mark emails as read when fetched」。)。


而Twilio連結好後(即Add時輸入Twilio帳號Settings裡顯示的Account SID和Auth Token),則做如下設定:


其中「886912345678」是你的手機號碼,而「https://site.com/dail.xml」可以是不存在的檔案網址。(若你有加入其他排程的需求,也可以填入一個有意義的xml檔案。)


最後繼續在Twilio設定中勾選「Show advanced settings」,並設定接通前的等待秒數:


Twilio會在此秒數後自動掛斷。若是由我方直接按熄手機,則根據個人電信服務設定,手機可能會將Twilio轉至語音信箱,讓Twilio留言,此時Twilio就會開始計時收費。(Twilio免費試用通話長度為10分鐘。)

最後務必按下磁碟片icon存檔,並且將網頁左下角的Scheduling打開(ON)。


有了這組服務,我就可以放心離開電腦閒晃,或放心睡覺不必空等國外業者回信,只待手機叫我即可。手機響時不要接也不要主動按斷,否則可能會被Twilio計時。

Zapier也能整合Gmail + Twilio,但它目前無法設定自動掛斷(timeout)秒數(似乎也無法讓人自加xml語碼),所以用Zapier會有被Twilio收費的危機。(我有寫信建議Zapier增加timeout功能。)

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女性領導人達半的工學院

Getty Images

An Engineering School With Half of Its Leadership Female? How Did That Happen?

全球知名的密西根大學工學院,在25個系主任、副院長、執行委員等領導階層名額中,就有13位是女性。而這人數幾乎是2016年以前該院女性領導人的總數。

「一定用了很多同情票吧?放棄了更優的男性人選。」很多人會這麼想。但工學院院長Gallimore否認,強調只以才取人,而這「才」包括能夠觀察出研究環境存在的偏見並闡明其解決方案的能力。

聽起來很「政治」,脫離了理工專業訴求?院長再度否認。他認為消弭偏見、增加多元性不是為了慈善,而是為了提高專業競爭力。在近幾年密西根大學工學院的改革過程中,他們採取了以下方案:

- 訓練徵才評審委員的識才能力:例如,若有一封女性應徵者的推薦信內容是「此人社交能力強,但其技術成就因此被削弱」,那麼這通常會是一封有意或無意的低估應徵者的推薦信。

- 確保男女都得到同量的前輩導師指教:過去,男性後輩明顯受到更多前輩的專業指導,導致女性後輩資源較不足。

- 重訂評選標準:應徵者畢業自哪個學校、論文發表至哪個期刊、所獲榮譽來自哪個組織……,這類標準都可能帶有偏見。例如身任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的委員被視為極高榮譽,但這類組織的新進成員通常來自既有成員推薦、通常來自同樣那幾家名校、且成員通常是男人。

在密西根大學工學院經歷這些改革後,這個領導階層的會議氛圍完全不一樣了。例如教職員問卷調查經常呈現女性教授對工作環境滿意度較低;以前針對此結果,男人佔多數的會議上常會出現「女人就是玻璃心」這種聲音;但今天,這種聲音完全不見了,所有高階主管都有效率的針對問題立刻進行深度討論,提出改革計畫。

誠如本文開頭所言,一個女性領導人達半數的學術研究環境中,其專業進步跡象十分明顯:過去男性領導人沒發現的缺失,無論是在工程設計上、程式語碼上、系統上、政策上、課程設計上、創新機緣上……,都開始被女性佔半的領導群體發現了。男性無法發現缺失,是因為這類缺失對男性的負面影響不如對女性大;一個會抹煞一半人類的系統,就不會是高效的系統。


寫到這,我想起過去曾訪視某所高中,其科學班老師告訴我:

「科學班招生考試內容是有『性別』的。我們發現:如果讓某一兩位男老師負責出題,那麼那一屆幾乎錄取不到女學生。如果出一些科學影片分析題,女學生的作答表現常會比男生出色。」

所以,從小小一個少年班級的招生考試裡,就可以發現選才制度如何帶有性別偏見。想像這種偏見如何根深蒂固的爬滿箝制整個社會的職業結構。



2019年5月10日 星期五

跑步與呼吸的音樂性

3年沒跑步,上週末還是不甚費力的跑完了20圈操場。美中不足的是:特地挑了空品是綠色的一天去跑步,結果跑到一半就聞到燒垃圾的味道,害我中途想放棄,但最終還是捨不得當初定下「今晚來跑20圈」目標的自己。

我慢跑方式是全程等速。話說我每次跑步的吐納都非常規律,甚至有很鮮明的節奏性(細節上還有複雜的弱起拍!);不用這種節奏呼吸,我就跑不順。所以我很好奇:缺乏音樂節奏細胞的人,是怎樣把持自己的呼吸節奏的?因為本身是舞蹈老師,遇過一些節奏感十分微弱的學生(那麼我就會採取不一樣的教學方式);這樣的人在跑步時是否會有另一種身體機制來維持良好的吐納?抑或他們也可以很自然的維持準確的節奏,但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呼吸有節奏?

下圖就是我的呼吸節奏,可按Play鍵播放:


其中某「吐」放在弱起拍而非第一強拍,是為了避開腳步第一拍的震動造成吐氣不穩;因為吸到底時已經很想吐氣了,若又被腳步震一下,就會一口氣吐得太急;而我想要的第一吐是悠長的吐。而且這種提早吐氣的安排致使吐的總時間比吸的時間長,似乎更接近血氧高結合的腹式呼吸特殊法


我上一次長跑是3年前在玉山行前訓上;小謀老師要每人跑1.5小時,但跑多長他不管。明明可以散步(?),但當時自認為膝關節不好的我仍不小心跑了14公里;跑到後來也不怎麼喘,還能跟前來搭訕的非山友跑者聊天,最後還有力氣加速衝刺。

再上一次則是6年前(原來我是3年一跑啊!),跑景美河濱15公里。那次有丟丟陪跑,跑之前我還對他說:「我膝關節不好,就請你幫我抓個8公里即可~」結果我就被騙了……XD

我猜我長年的練舞習慣(每隔一天練舞一次37分鐘)一定是落在很棒的有氧區間,以致我即使3年才跑一次,都能有良好的體力維持大約10 km/hr這種平民慢跑基本速度。我也相信我在呼吸上的精確節奏感是舒服長跑的關鍵,讓我即使平時沒在練跑也能輕鬆跑完。

抓到自己身體的節奏來跑步,也許真的會有天我合一的感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