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21日 星期一

感謝花旗

Citi校園分行(取自Google街景圖)

其實我不喜歡花旗,但忘了為什麼(好像是因為線上客服)。但我一直記得初到美國不久時,我遇上的那個校園分行理專。

理專:「你要開定存?但定存賺不了多少,建議你進行投資。」

「我對投資沒興趣。我不玩有風險的東西。」

「Mutual funds相對而言很安全。」

「我不看股市,沒有心思去分析。」

「Mutual funds不用你看股市,你就一直放著就好了。」

「……一直放著,就會賺嗎?」

「會有起起伏伏,但長遠來說是成長的。」

於是我又複述了一次:「一直放著,就 一 定 會 賺 嗎?」

他嚥了一下口水,答:

「對,一直放著,就一定會賺。」

於是我當場就開了個投資戶,買了兩個理專號稱低風險的mutual funds。最初年化報酬率有點威,高達10%。多年之後,迎來了我見識過的第一次金融劇變:次級房貸危機。

我親眼看著電腦上帳戶裡的數字崩跌,然後週遭同事朋友愁眉苦臉。

然後,我很興奮。那是一種微妙的情緒,我非常平靜,又異常興奮。因為我可以看到全人類要一起死了,這太有趣、太熱血了。我真的一點都不在乎那電腦上的數字。

後來次級房貸危機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過去了。我從未退場,所以損失全部補了回來。這麼有趣又無傷的經驗,導致我回台後打算改投ETF時,只看了兩篇PTT文章、再聽了朋友的標的,就立刻把所有資產全投入ETF,沒有猶豫半分。

真是奇怪,我明明是購物時都要貨比三家、考量許久的人(導致我消費力極低,因為想著想著就覺得不需要買了),但遇上這種鉅額數字,我卻如此果決——


剛剛看見臉友的朋友留言說:「投資看的是性格:勇氣和耐心。」但這兩個詞好像都沒有打中我。一來,我沒有耐心(是很多事一忙起來就想趕快解決甚至熬夜趕出的人,所以我無法寫長篇小說)。

二來,什麼是勇氣?

看看我前面的陳述,我覺得是「瘋癲」比較對吧?XD

為何感謝那位花旗理專?因為當年他用能夠打中我的話術買了我。我是很講究「對話」的人,如果他有一丁點不對我的胃,我當初搞不好就只開了定存,不會投資、不會熟悉這種報酬率、不會親身遇上有名的次貸風暴而非只能在多年後耳聞而畏懼、回台後也沒有機會想到要加入ETF,也就不會這麼早迎來財富自由的日子。感謝花旗理專,我這輩子就只遇過這麼一次詐騙,卻因為我對「對話」的敏感度而在信任之下還品嘗出那一點微妙,知道他當年是被我逼著說出「一定」二字的,知道那是一種情趣而不是保證,也知道我這人要轉變就得靠那一點情趣。(我是非常知足的人,幾乎不會轉變。)

也就為了那點情趣,「一直放著」那句話被我如儀式般的遵從著,即使面臨風雨。——我就等著看它能不能開出一朵花來。

我就是靠著情趣而活的。導致我不管遇上什麼奇怪的人,都有辦法把他變成貴人。


---
我不想碰風險,卻會在歷經冒險後腎上腺素飆漲,且回味再三。例如之前因高速車飄而差點翻車的經驗,會讓我更迷戀開車;不像朋友在某次意外(幸而無傷)之後就排斥開車了。

2020年12月12日 星期六

旅貓日記



這影片介紹把我弄哭了。

整理好情緒,我開始看留言,發現留言都在想念自己的寵物。

但寵物不是我的哭點,我看的仍是「人」。有篇研究指出:養寵物不會讓你長命,但朋友會。與寵物互動的確有時有益身心,但還是沒辦法取代人類朋友。

還看過一個Youtuber的影片,說他很愛狗。他旁邊的夥伴為他結論說:「狗真是人類最好的朋友。」結果他回口說:「不對,狗不是朋友。」

停了一兩秒,我猜他在鏡頭前正想著該怎麼圓回來。然後他說了:「狗是家人。我最喜歡的畫面是當你一回到家時,牠衝上來熱切迎接你的模樣。牠這一輩子就只有你而已,牠就只看著你了。」

我想,「家人」是他臨時想不到最精確的描述而臨抓的詞彙。他真正想描述的,是狗對他那專注的依賴。

「朋友」不是這種關係。《旅貓日記》裡的貓有很重要的意象,就是牠貫串了男主角整個人生與其親友的互動,包括最後他拜訪一位一位朋友的遠程旅行。男主角其中一位同學評論男主說:男主這輩子明明遭遇了這麼多磨難與別離,為何還這麼善良?而我們從男主的視角看過去,看到的卻是他在每個地方遇到的每個朋友都對男主這麼的好。


很久很久以前,我有台掌上型翻譯機「快譯通」,是媽媽特地在我出國前為我花錢買的。那陣子,電視上正熱播《絕代雙驕》,主題曲是林志穎的《快樂至上》。我非常喜歡那首歌詞的主旨(人就是要為了「快樂」而活),還特地把全歌詞輸入到翻譯機裡,想著要它陪我出國。裡面有句歌詞我尤愛:

「經過的城都有溫暖我冰冷的好人。」

當時的我,明明還沒出國,是個從小到大都受盡母親保護的獨生女。沒有旅行過,沒有流浪過,但是我覺得那句話一定得代表我的人生。

後來,我家逢變故,瞬間變得獨立。但從「有媽媽」到「沒媽媽」,除了變故第一年我活得簡直不成人樣外,之後銜接上來的生活,卻還是一直被保護的感覺。我從來不曾「無助」過,因為每在無助臨界出現之前,就一定會有人幫我——每一件事,永遠,都有人幫我。

看著《旅貓》裡男主角在旅途中那樣的被每一個朋友迎接,我就開始哭了。

我比我媽幸運很多。她養育我的時候遭受很大的壓力,雖然把我保護得很好,那無助感還是會滲透一些到我這兒來。後來我長大成人,獨立生活,在流浪的旅途中,我在每個地方都遇到讓我安心的人,以至於我這一輩子,沒有擔心過——畢業不擔心,工作不擔心,若想生小孩也不擔心,因為我想像不到「無助」的模樣。有時候我走著走著,好像遇到困境了,獨自認真處理著,心境卻莫名其妙的不孤獨。然後突然有一天,就會冒出一個人謹慎卻貼心的跟我說:

「我想幫你。並不是要干涉你的生活,我只是想幫你。你想到什麼好點子嗎?我現在有一些。」

原來,我真的不孤獨。這就是所謂「他們總在我無助感來臨前就出現」。

真的,很謝謝你們,這一群一路陪伴我走過這些的親友們。


2020年11月27日 星期五

《棋魂》真人版

還不知道該寫什麼,但得趕緊留個紀錄,記下這部2020年底我最捨不得的劇。








--
(補)突然想到我可以先講一點:我是在看完《The Queen's Gambit》之後緊接著看《棋魂》的,結果喜歡後者勝於前者。《The Queen's Gambit》講一個嗜毒和酗酒的天才少女的演變;調性本來走暗黑哥德風,結局時卻突然來一批熱血的小夥伴們齊心將女主角送上偉大的航道,畫風突變成少年漫畫,害我差點出戲。

《棋魂》就純粹在講一群少年夥伴(即使裡頭的佐為/禇嬴已千歲),全劇自始至終非常細膩的描繪了表面看似浮躁的青春氣息,與其背後的情誼牽絆。因為深刻,所以禇嬴別離那幕致辭不會像是心靈雞湯,而是句句插心,害我哭得昏天昏地。(上一次哭這麼兇,大概是看《做工的人》結局時。)

但,畢竟是青春劇,不要期待它有好萊塢佳作那樣緊湊的節奏啊。:p

2020年11月24日 星期二

我找你找了好久

看我網誌的朋友們可能知道我找LA style舞友找了N年都沒下落。後來找到一位筆友,欣賞我的舞,但不投入舞蹈表演,解了我一半的渴。那天她來中正紀念堂看我跳舞時,我閒聊說:

「很久以前曾在國父紀念館看到一個團舞,超吸引我,是我喜歡的那種LA style,可惜當初沒有立刻搭訕他們。當時高興的想著以後要多來國父紀念館逛……」

她機靈的緊接著說:「可是你再也找不到像他們這種舞了。你本來以為常來逛就可以再遇他們,或可以發掘另一團你愛的舞,但你根本沒有想到那次居然成為你唯一的機會。」

「對對對!」我連忙附和,卻同時震驚,因為我根本還沒想到她所說的情境。我以前只想過我身週不容易遇上跳LA style的人,但經她這麼一說,不就整個台北可能都沒有這種人嗎?因為國父紀念館已經是全台最熱門的街舞聖地了。

另一個曾邀我創業的朋友還鼓勵我離職(咦)(因為我財富自由了XD),去追尋舞蹈夢想。但寫到這裡,癥結更明顯了:我根本還不確定台灣有沒有這種人存在,我怎麼敢先斷後路?我追蹤不少台灣舞蹈教室和比賽錄影,本就鮮少看到自己喜愛的作品。每次讓我驚豔的作品多來自國外,但我並沒有想要去國外找啊~(我愛台灣,我要留在這。)

(國外 = 美、韓、中。以前我只會寫「美韓」的,這回提及中國是因為他們這季的《這就是街舞》有幾支作品真的太讚了。)

我並不想把舞蹈當工作,因為我可能是那種「把興趣當工作後就會丟失一些純粹情緒」的人,尤其我本來就是不務正業的花心性格,喜歡擁有理工職業但又享受藝術娛樂的生活。

我就缺一個也愛跳LA style、而且完全是為了愛而愛的人而已。不是為了模仿偶像、不是為了生計、不是為了名氣而舞,就只是為了沉浸在與我的舞蹈對話裡,對我調情,在舞台上。

(「舞台」滿重要的。我每一次調情也想著是為了成就一個表演作品。)

--
會有人理我這篇嗎?就算理我也不必留言「某些舞蹈教室明明有LA style/urban老師,你去找他啊~」XD





2020年10月3日 星期六

性感


很好看。

我看底下評論有人說兩位舞者是純友誼, 但並不阻礙他們表演時可以營造這麼強烈的荷爾蒙。我聯想到以前在美國時和男同學(俄裔)去學校舞會;大概我在舞會上表現得很熱情,所以場下他也對我親暱,結果卻被我躲開了。

我想那畫面可能有點尷尬好笑。突然發現自己對於「性感」的定義也是要表演出來的那種,私下該如何卻沒有欲望,完全謹守分際。

 

非常喜歡春林這支。若改由Franklin跳C位,我覺得不會有這種效果,因為我想像不出Franklin可以做出這種表情~XD

我印象最深的其中一幕是3:04脫下外套、搖動下盤那刻,這一刻的下盤搖得比其它畫面都還要小幅,小到看不清;更微妙,又更吸引人。好像接吻時只輕觸一下就遠離,引對方自己撲上來咬住。

2020年10月2日 星期五

《密室大逃脫》大神版


很好看。不只解題需要靠腦洞,連體力關也可以看出每個人不同的小聰明。像11:39的繩索關,我第一個想到的走法就是像17:39蒲熠星一樣的盪法(如果我體力和手長夠的話),因為我以前爬山遇到連續下坡時,也幾乎都是用盪的——我膝關節很不好,無法走下坡,所以都靠雙手撐兩旁土石或樹根一路盪下去(如果路徑夠狹),雙腳只踩在落點上,幾乎不行走。

所以每次下坡完,我雙臂都會痠到廢掉。但我盪起來著實比走起來快好幾倍,也舒適好幾倍。

好羨慕這些素人明星可以玩這種巨型密逃。真的羨慕死了~

(最羨慕的是他們玩在一起那種情誼。)


(Updated)喔喔又看到一個養眼的畫面:


40:53蹦床結尾,當峻緯帶著小齊往上一躍摘下獎牌那刻,我也跟著尖叫了啊~~~(心)

2020年9月29日 星期二

好想約會哪,就只是約會。但離開聯誼網路太久,沒有來源了……XD

(來源不能是朋友群。XDD)

***

昨晚Foodpanda到我公寓門口時,我不在家。接到電話後,我人從馬路對面的辦公室開跑,被路口的長時紅燈耽誤許久,最後終於跑向在廊簷下等我的那個男人。

我對他說:「不好意思!我剛剛在馬路對面。」我每次對話都是有安排節奏的,就像即興彈鋼琴時,即使不清楚下一步會彈奏什麼,但演繹出來的節奏韻味都會在我預期範圍內。若不在,我會驚訝。

然後我驚訝了,因為快遞員回應的節奏在我意料之外——聲音充滿喜悅,表情也很美,笑聲更好聽。他一邊熱情的說著沒關係沒關係,一邊說謝謝,然後把一盒桂格大燕麥片交到我手上。

我本來只預期一個平淡有禮的回覆,而他超乎我意料。後來我終於發現我當時少看到了什麼——我是有點喘的跑向他,瀏海輕微汗溼的,笑容肯定很燦爛很陽光,即使簷外陰雨滴瀝滴瀝的打在他的摩托車上。




2020年9月19日 星期六

Alice

剛剛讀到一篇評論,說《鏡傳媒》最近的醫學生縱火報導,主要強調環境壓力,卻可能忽略精神疾病本身。

所以我得小心處理「哈佛自殺率」這個議題才是。查了一下,美國大學生自殺率是每十萬人6位,哈佛是每十萬人24位。自殺者中,亞裔佔2/3,明明哈佛亞裔大學生只佔全體1/5。

來分析一下我的情況:我當年沒有自殺,可能是因為我沒有精神疾病;或是有精神疾病但芝大環境還不到我的臨界點,我若去哈佛就自殺了。

後來我去美國國家實驗室+Princeton做博後。當時Princeton實驗室夥伴的同學自殺了。她是華裔,而且是一個非常活潑、愛穿哥德蘿莉服走秀給同學們看的外向女孩子。

我對精神疾病一直有做功課,故我不認為《鏡傳媒》文章會誤導我,但我的確注視亞裔環境的壓力——我在意的是台灣孩子有多麼不快樂,這種不快樂在正常人身上的表現就是不快樂,在有疾病者身上就可能導致性命危害。但光「不快樂」就讓我覺得很恐怖——為何台灣的父母比較容易將孩子導向不快樂的境地?

《鏡傳媒》報導中,醫學生的父母並沒有給主人翁過度的壓力,孩子選擇讀醫科是她自己選的,父母只是在她徵詢意見時「建議」過選醫科。

PTT上這些跟我同齡的父母們也是。大家都不覺得自己有逼迫小孩,他們認為自己只是傾盡自己所有資源給孩子而已,能推到哪個高度就推到哪個高度,推不上的話也就罷了,不會對孩子怎樣。

我讀來卻覺得字字驚悚。

話說我媽吧,當年我問她我讀醫科好嗎?她說不要,當醫生壓力很大,生活品質不好。那個年代,健保還沒實行幾年(我們班還有同學根本沒健保),弊病還不明顯,我從來沒在任何報導上看過類似的評論。

我就真的因此沒續讀生物了。我媽大概真的是從未來世界過來的吧,跟韓劇《Alice》一樣。






2020年9月18日 星期五

冰島文後續

剛剛在PTT發文說:冰島人常不結婚就生小孩,先一起養養看,之後才會決定要不要結婚。我用這篇文章回應「單親」文系列。眼尖的人會立刻發現:

啊明明就一起養小孩,哪裡跟「單親」有關?

但是,這種事若發生在台灣,就會是單親。

有意思的是:那麼台灣就受限於法律,無法執行這麼美妙的「先生後婚(甚至永遠不婚)」的計畫嗎?

但你想想看:你們可以先生孩子,然後男方在女方同意下進行親子檢定拿到共同監護權,這樣就跟同居的冰島人生孩子但不結婚的狀態一樣了呢!

雖然是麻煩了點,但明明辦得到,只看你有沒有心。

對,有沒有心。台灣社會(牽涉到傳統觀念和經濟)就是不會嚮往這樣的家庭。你怕男方在孩子出生後反悔,不願意共同監護?但冰島男也可以在孕期隨時離開,他只要更換住址,共同監護權就不會落到他身上了。

使用「單親」一詞是為了彰顯冰島人對這種被PTT鄉民稱為「沒價值」的狀態是沒什麼危機感的,而且單親比例偏高並不影響這個國家的快樂度排名。把共同養育狀態與單親狀態比擬是明顯的錯誤,但因為很明顯,所以我想保留原貌不修文,記錄我的錯誤,就此呈現一種讓人煩惱的矛盾,和某一類台灣家庭面貌的可行性。

2020年9月5日 星期六

大發現

(一)

她真是超美的,完全是女神的結構。演奏非常有情趣,指揮和樂團也支援得很合契(脫離公式的情趣並不容易配合啊),非常適合凡人品味。雖然她是女神。

看到她手指如此靈動的翻躍,我就很想爬山。(?)

(另一支影片裡,她在就坐那一瞬間就同時擊鍵!完全不像大部分鋼琴家會先調整呼吸幾秒鐘。哇~她真是無比自在啊,就像動漫裡畫的人物那樣。)


(二)

我說的「大發現」在這:原來連專業鋼琴家也可以有鷹爪啊:   
那我之前為什麼要自卑(?)這麼久啊啊啊~~


--
這兩支影片的YouTube留言區都特別的……古怪。(?)

2020年8月30日 星期日

成功是因為努力還是幸運?


人生勝利組成功的關鍵,是因為幸運,而不是因為努力或能力。影片中跑了一個模型,模擬太空人選拔,結論是:若沒有「5%幸運」因素搞鬼(意指只須靠自我能力就能成功),入選成員會有85%不同。可見「幸運」多麼關鍵。

相關研究不少,可參考影片下方敘述中的《Success and Luck: Good Fortune and the Myth of Meritocracy》(作者 Robert H. Frank)此書。亦可參考其他期刊論文,例如〈Talent vs Luck: the role of randomness in success and failure〉(A. Pluchino. A. E. Biondo, A. Rapisarda (2018))。

有個有趣的地方是:認為「幸運」是自己成功主因的人,更樂於回饋社會、更討人喜歡(因為被大眾認為比「堅信自己是因為努力才有今日成就的人」看起來更親切友善)、且更快樂。

但成功的撇步仍是:你必須告訴自己「成功取決在我」。並同時一直提醒自己這句話是假的。

***

我是一個非常快樂的人。我的幸運從出生就註定了,因為我有一個超強媽媽。她和我從天賦能力到個性都極為相似,但命運卻完全不同。

當年母親過世後,身在國外的我透過在網路上寫文來療傷。之後網友九把刀創作《打噴嚏》時,提及小說主角「心心姊姊」正是以我「很會照顧人」的形象來設計。當時我心想:你誤會啦!我那些隨筆文章記錄的都是別人如何照顧我(我何其有幸),不是我照顧別人啊!

但今天看到Youtube影片裡所述的「更樂於回饋社會、且更討人喜歡」這種形象,發現似乎被微妙的說中了呢……

2020年8月24日 星期一

海筆與量子化學


這是一隻海筆。但身為物理人,我抓到的點大概跟你們不一樣——

「大部分的光波會被水吸收,但藍光比其他光波傳得更遠。」

在普物學過雷利散射的人,都知道紅光比藍光傳得更遠,因為藍光更容易被吸收與散射。這也是天空是藍色、而朝晚霞和月全食是紅色的原因。

那為何在水中並非如此?

這牽涉到量子力學中分子振動能階的躍遷,計算可得藍綠光最不會被水分子被吸收(下圖最低點處):


這也是水是藍色的原因。我不是在講天空映在海上的倒影,我講的是水自己就會顯藍色,國小生畫杯水時並非亂著色。如果你看不出水是藍色的,那是你老了眼睛不好。(誤)

為什麼標題是量子「化學」、而非量子物理呢?行話裡,如果講「原子」裡的量子力學,我們會說「量子物理」;但如果講到「分子」,我們就會說「量子化學」了。不要問我為什麼,我也是最近才知道。

***
好,現在問題來了——文中描述:天空呈藍色是因為藍光在天空中「容易」被吸收,而海呈藍色是因為藍光在水中「不易」被吸收。兩句話聽來矛盾,這是哪裡出了問題?

2020年8月16日 星期日

8月15日天氣晴

今天跳得很快樂。旁邊那個舞團的男C位盯了我很久。而眼前這位筆友盯著我永久。

道別時,筆友問我,她下次真的還可以來嗎?她玩得很開心,但我玩得開心嗎?都是我辛苦的教她,我會不會覺得吃虧?

我說當然不吃虧,我也很開心,因為我身邊沒有人有像你一樣的眼睛,這麼精準的評點了各種舞者的魅力;而這樣的人願意看著我。我身邊沒有任何人看我。

她:「他們不看你跳舞嗎?」

我:「不看。……應該說,沒有任何一個場合可以讓我跳舞,你是唯一一個會特地來看我跳舞的朋友。」

「啊~」她聽著掩面小尖叫,有如被天菜告白一般。然後她說:「你是唯一一個我一cue就願意跳舞給我看的朋友。」

謝謝你,真的。也謝謝今天的好天氣,我在音樂廳簷下跳到心率爆表(因為場地好大好過癮)也不覺得悶熱,穿過簷廊的氣流爽勁如山風。


Credit: 兩廳院

2020年8月4日 星期二

#為何我這麼迫切的想找一個LAstyle舞伴

2020年7月31日 星期五

絢爛

下面是我最近經常拿來配舞的MV:

1)

影片留言不意外的出現許多「如果Baekhyun也那樣看我/對我那樣笑……」的話。這讓我想起有次我帶某個女性朋友去舞場閒晃,朋友正聊著舞場裡有個男生很帥。話講一半,突然朋友停下,說:

「不好,剛剛他的眼神對到我了。」

我(納悶):「有什麼不好?」

朋友:「我不喜歡他的笑容,笑得一副知道自己很帥的樣子。」

當下光聽描述,我不太理解這有什麼不好,尤其我喜歡有魅力且有自信的男生。把這段回憶轉述給筆友,她笑答(嗯,我看不到她笑容,但我知道她每次收到我信都會笑 <( ̄︶ ̄)> ):

「完全知道妳朋友在說什麼XD。但我覺得Baekhyun還好,算是敬業的程度~XD」

2)

這支我看了好幾次啊!我好喜歡宮廟的顏色~(心)

2020年7月13日 星期一

「我的房東用220V電表計價!」

網路上經常流傳「檢查租屋電表規格」的教學文(例如Yahoo這篇),導致有些房客一看到租屋處電表是220V規格,就以為自己一定遇上了不良房東。

且慢,請你先觀察電表與電箱(breaker box)之間的配置關係。

以我租屋處為例,大門處有個大箱,套房裡有個小箱,套房門口(大箱與小箱之間)則是一個220V單相二線電表。現在我們要觀察電箱裡的電壓分配機制:兩火線會搭配成220 V,一火線一中線則搭配成110 V。(電壓原理可參考此影片。)

這是我租屋處的大箱照片:


配線相當單純,單純把火線分送去各間,維持220 V離開電箱。(白色中線也分送去各間。)

這是我的電表照片:


是個二線電表,單純讓兩火線通過,測量電流。量完後送電到我套房。(中線不經過電表,直接出牆又入牆,走進我套房。)

2020年6月22日 星期一

最佳舞者


誰是SF9裡舞跳得最好的人?翻看Kpop論壇的投票,每個成員都有粉絲青睞。我投太陽一票。如果你投任何其他人,我都會反駁。XD

——除了燦熙。

看這首「Jealous(註)」影片 1:01–1:04 那段滑步,燦熙是中央白帽那位,太陽在他右手邊。仔細看太陽的左腳,以腳尖、腳跟輪為樞紐的方式內八、外八的移位,模樣整齊;但看燦熙——他沒有樞紐。

燦熙的左腿非常專業的柺杖化了,一步一柺杖的抵地。僵化的左腿只容許以「整隻腿」輕輕內外翻搖腳掌,而不會強調用「小腿肌」來翹起腳尖/跟以形成腳跟/尖樞紐。左腿是僵的,左臂卻行雲流水,韻律中兼以得體的阻尼感和細微的poppin',兩手腕彎折角度的視覺效果是全團最悠遊自然的。

基本上,燦熙不像太陽那麼外顯,而是體內自有風雲,全身能分化掌控。換句話說,他的身體是一種「寶寶心裡樂,但寶寶不說」的境界,他對音樂和節奏的覺察力與融入度比乍看之下多得多,但眼尖的人仍能瞧見他的細節。


註:我一直以為他們在唱「Jealous」,連Google「kpop jealous」出來的都是這首歌。——結果一直到最近才發現歌詞裡面沒有一個「Jealous」!(囧)

2020年6月19日 星期五

傳說中的台積電面試


在網路上找到台積電面試記錄

這是我第一次想查查台灣業界是怎麼面試的。

其實我多年前早該查了,當我知道我家孩子幾乎都會去業界時。早年我心裡的想法是:

「我完全不懂業界。我帶出的孩子會不會統統失業啊?」

所以我逃避性的完全不管孩子們的死活(誤)。但後來發現他們統統可以很快找到工作(也有人去了台積),所以我就更不管了(咦)。


這會兒臨時興起查了一下,發現都沒有專業的「考題」,幾乎是閒聊……。難怪人家說台積電看學歷,可能學歷就決定大部分了吧。不過我還是忍不住也試答一下:

Q1: Kpop dance是甚麼?
A: 喔喔這我超超超懂,我可以講一小時!

Q2: 你說你對半導體工程有興趣,那你說一個先進製程。……你說的lithography技術名稱叫甚麼?
A: 不清楚他們的對答細節,但我博班時老板都叫我「Goddess of E-Beam Lithography」。

Q3: 今天你的同事打電話請你release一個機台,但是你沒有那個機台的權限,請問你該怎麼做?
A: ……我比較想答「如果我是那個同事,遇到人家不釋出機台,我該怎麼做」?我這輩子都在找資源要資源啊~~

(updated) 還是補一下好了。我會評估那個同事使用機台的目的,和對我與公司的利益。如果有弊無利(將造成機台過忙、不穩定),那我就依規定處理。如果他可靠,且他的參與有機會開發出機台的更多潛能(研發工作若有多一點人試參數,就有更多經驗可互享互助,這個研發團隊將更茁壯),那我就會上報主管,一起評估釋出機台權限的可能性。

Q4: 今天團體中有一個人一直沒辦法達到進度,請問你會怎麼做?
A: 你看看我手下的孩子們……

Q5: 你在求學至今的過程中,無論是社團還是課業,有沒有甚麼特別的crazy idea?
A: 我老板不釋出某個貴儀權限給我。有次老板的合作者想請人操作儀器時,老板不在;因合作者很急,所以我直接上場,還幫合作者設計了一套實驗流程。合作者很滿意。

老板回來後,驚見儀器被翻過一次,當場傻了五秒。然後就摸摸鼻子走了。從此我就獲得儀器權限了。主要是我知道老板愛面子,如果我在合作者面前表現得體,儀器也沒事,就過了他那關了。

總之你一定要找機會爭取資源。


Q6: 你的社團參加那麼多,有沒有想過你學這些是為了甚麼?
A: 你說我學詩詞、寫書法、彈鋼琴、教舞、當劇場寫手、登山攀岩、參加公民活動是為了什麼嗎?喔,本來以為是為了找男友,後來發現沒有男友更快樂呢~XD

學這些就是為了快樂而已。:)


P.S. 我對華爾街面試可能更熟一點。當年我還在美國時,被即將去面試的壓力爆表同學煩了好一陣子,一直拿面試題庫考我。XD

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小鷂鷹


疫情期間,大家都很寂寞吧(咦)?社交舞的活動頻率也降低許多,容我貼個很久以前的日記來回味一下舞者們的肉體。

***
West Coast Swing(WCS)風味與East Coast Swing非常不同,我很喜歡它那優雅又慵懶的感覺。最常做的舞步是Sugar Push:男方將女方拉近自身,然後再用雙手將彼此推開——一種欲拒還迎的氛圍。

雖然沒跳過WCS,但我上手滿快的,老師開始帶我做一些超出基本的舞步。有回做Sugar Push時,我預期他下一步是將手掌擋在身前把我手推開;但意料之外,他這次手沒在胸前擋著,門戶大開,我頓時找不到他「胸膛以外」的支撐點推開他。於是我像《人子》裡那隻母鷂鷹一樣,思緒慌亂想護他周全(?);最後我緊急收住自己的手,自己用腳煞車退開。

下一步,他重複一樣的動作,將我的手拉近他胸口,這會兒他低聲明令了:

「放我胸上,把我推開。」

一接受到訊息,我立刻把手扎扎實實的放在他結實的胸膛上⋯⋯天啊好好摸喔~我想摸很久了啊~~~>///<

噢噢我希望WCS團也能常常開舞會~~~

***
《人子》〈鷂鷹〉篇:

像平常一樣,年輕的鷹師等鷂鷹近了才伸出左手。鷂鷹垂著的兩足就抓在他腕子上。

但是他的手上沒有戴皮手套!

這鷂鷹若是沒有猛扇她那強有力的翅膀,又鬆了她的尖爪,她那降落的速度及維持平衡的腳爪動作就會把她主人腕上的血管刺破好幾處,皮膚、肉,也要撕開。但是她不愧是一隻最最出色的鷂鷹,她立刻校正了她的降落姿勢同速度,又立刻調整了身體的平衡。就是她抓著的不是她主人的手腕,而是一隻麻雀,她也不會傷它一根毛!

年輕的鷹師就好像不知道有什麼異樣。他依往常一樣,用手順了順她的羽毛,帶她到樹下。那裡馬已預備好了,鳥箱、臥氈都已繫牢。他給鷂鷹戴上頭盔,就上馬回家。

鷂鷹抓著主人那沒戴著護腕皮手套的左臂,在馬上顫動起來很不容易不掉下來。她用盡了方法勉強陪著主人馳馬。她一忽兒滑到他手背上,一忽兒又上到他肩膀上,正規地在他平伸的腕上的時候不到一半!她既沒有絲滌繫著,她寧願隨主人一路飛回去。但是她頭上幪著頭盔,她無法飛。

她忙亂之中,一邊不斷地搧著翅膀,東歪西倒,一邊兩爪這裡找,那裡找。她心上還不斷地向她主人發出緊急信號,希望他趕快戴上皮手套。但是她讀不出她主人心上有什麼文章。因為鷹師用了極強的自制力量使他的心上成為一片空白。

不容易,就這樣,他們騎馬到了家。到了庭院裡,在放回到架上以前,鷂鷹才鬆一口氣。因為不那麼顛動得急了,她才敢握住她主人的手腕。

她的眼矇著可是她覺得出那細緻的皮膚。她記得那靈巧的手指頭。她的爪子覺得出他的脈搏,她的爪尖找到了他跳動的血管。她知道她若一刺進去,那靈巧的手指不久就僵直了。她若抓開他的血管,他的脈搏就要先變得輕微,然後就停了。她為這些可能所僵化,她不知道怎樣忍受自己那按不住的心跳,及肢體裡奔騰的血潮。她不要傷害她的主人,但是她也沒有在心上摒除、斬絕這個意念。

她的心上更是除了她的鷹師以外什麼別的都不能想。她滿頭滿腦都是地敬愛的鷹師,想的都是自那天市集上初遇以及為她製盔、製腿套、換絲滌,種種教養的事。她心上從來未有這麼熱烈地愛戀他過!

她似乎也愛那自己的爪尖抓住她心愛的鷹師手臂時那可怕的快感。

2020年5月31日 星期日

內裡的細節


有部韓劇叫《我的大叔》,裡頭男主角的弟弟說他內褲都買很貴那種,因為已經生活得夠寒磣了,死時必須保持最後尊嚴,不能在讓人整理遺體時丟了面子。

很久以前有個年輕男人來我家談業務。身為大嬸的我,本來對這個年紀小我一輪的孩子沒什麼意識,但突然發現他背腰窩露出的內褲頭有精美的名牌織樣——

然後我就把窗前晾的那些菜市場內褲都收起來了。(但還是強調我買的都是我找很久的95%棉!)

P.S.
1. 開頭影片是愛舞同好筆友寄給我的,她很傷心Shawn要去當兵了。在此祝福Shawn健健康康服役完畢,未來繼續呈現這麼殺的作品給我們啊。

2. 臉友傳了公用鋼琴的餐廳資訊給我!如果有哪位鋼琴即興合奏愛好者想揪人同樂,歡迎約我啊~(心)

2020年5月18日 星期一

與雁共飛


乍看之下,你也許覺得這些鳥可能會想:

「人類有夠閒。我飛得那麼辛苦你還來摸我。」

但閱讀影片說明後,可知這位駕駛員20多年來從事鳥類保育,總是駕著這個輕航機,像鳥媽媽一般帶著一批又一批的鳥兒遷徙,選擇安全不被侵犯的航道,飛往安全不被侵犯的棲息地。他的努力救下了許多幾近滅絕的鳥類。

國家地理頻道也轉載了這支影片,但把旅客觸摸鳥類的畫面全部刪除了。但其實這些觸摸動作,是這位駕駛員鼓勵旅客做的——你看那些旅客戰戰兢兢又欣喜若狂的模樣。

帶鳥兒遷徙所需的資金,全靠這些旅客資助。至於觸摸——你知道國家地理頻道選擇刪除這些畫面是有理由的,但你也相信這位駕駛員鼓勵旅客觸摸也是有理由的;它吸引了更多旅客來資助這個保育項目,也讓他們覺得自己真的與大自然產生了連結。

畢竟,那些破壞自然最兇狠的,通常是一點連結感也沒有的人。

眾生就是笨拙了點,常要摸了才有感。人類鳥媽媽身為愛鳥的專家,自己過去可能也摸了不下百遍吧。


深入閱讀:〈《迷雁返家路》法國生態學者「鳥人」與雁共飛25年

--
1) 前幾天有網友留言,說我某篇蝴蝶保育文章安慰了他受傷的心。可惜我那篇文章是多年前的舊聞了,最近正在追的保育新聞也都不是好消息(哭)。現在終於想到一篇可以貼的。

2) 關於「觸摸」,我另有故事。以前網路盛傳不得幫忙將落巢的雛鳥撿回鳥巢,因為鳥媽媽會察覺到雛鳥身上的人類氣味而棄養雛鳥;但專家證實此傳言為誤

網路也盛傳:「螢火蟲在經過人手觸摸後,就會受驚嚇而死;若不死,也會因沾染人類氣味而受同伴排擠,無法交配及繁衍。」因此,在一次賞螢之旅中,當一位陌生小孩因初見螢火蟲而欣喜用雙手小心翼翼的包覆一隻來觀察時,曾有人義憤填膺的嚴厲指責,說他害死了螢火蟲。

孩子聽了,既害怕又難過。我覺得這對一個初次接觸螢火蟲的孩子太嚴苛了。因此我事後特地請教研究昆蟲的專家楊平世教授,他答:

「如雙手捧著螢火蟲應無大礙。我們做試驗時也會以手接觸,並無大礙!可放心讓孩子體驗人螢之愛。」

所以,在保護昆蟲的前提下,我們也可以保護孩子嘗試接觸大自然的心喔。

科比拍的螢火蟲照

2020年5月14日 星期四

記憶之畫

我媽媽很喜歡李潼


之前,BabyMother板有媽媽在徵到府保母,其中一個候選保母提出了特殊請求,表示希望雇主能允許她把自家孩子帶來雇主家一起照顧。網友們紛紛表示這要求太奇怪,等於是讓自家孩子享用雇主家資源。

其實這狀況在古代應該不怪,從前大戶人家的管家、幫傭們,也常有整家子住在主人家的,自己的孩子就成了少爺小姐們的伴讀與伴玩。(我從電視劇裡看來的。)

話說我四五歲的時候,我媽也帶著我寄人籬下,在某戶人家幫傭。辛苦的是我媽,我過得無憂無慮。那時我似乎是孩子王;有回我吆喝著一群孩子們跟我一起到隔壁村冒險,但那次意外無人響應,我於是賭氣一個人出發了。越走越遠越深,陷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社區裡,絲毫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一路哭哭啼啼,還聽到路人大媽們交頭接耳的說:「這娃看上去是走丟了……」不知哭著走了多久,前方突然有個面熟的大哥哥騎著腳踏車往我接近;我抹乾了眼淚,才認出那是主人家的長子。接下來的一幕我印象很深——我媽偏頭出現在大少爺的左肩之後,看到我時笑得很燦爛(我則哭得更厲害);她眼神帶有很多憐愛,還有一點點「哈哈你看看你」的味道,一點也沒有氣急敗壞的感覺。我最初看到腳踏車時以為會挨一頓罵,但她下車後只是將我抱緊處理,伴隨著一連串銀鈴般的笑聲和安撫聲,很輕鬆很輕鬆的氛圍。

這段回憶在我腦海裡演變成一幅非常美的畫,療癒指數極高,還帶了一點有趣的懸疑感。我家境不「健全」,可是卻從來不曾有不安或自卑的感覺,還被養得有點像溫室的花朵。仔細想想,這該是我媽花了多少力氣把所有辛苦陰暗的元素擋在外面所換來的——有點像是義大利電影《美麗人生》的感覺。


2020年4月20日 星期一

死得其所

年幼時看了一部火山記錄片,認識了Katia and Maurice Krafft這對研究員夫婦,他們因為研究火山而一同命喪火山爆發現場。當時我想:這太浪漫了,跟心愛的人死在心愛的研究場域。

會有多少人覺得我當時的思想太過幼稚?駭人的是:現在的我思來想去,仍不覺得當時太幼稚……

所以我剛剛查了一下Krafft夫婦的介紹,找到Katia(妻)當時說過的一句話:

「It's not that I flirt with my death, but at this point I don't care about it, because there is the pleasure of approaching the beast and not knowing if he is going to catch you.」

(譯:我並非在與死神調情。但是靠近一隻不知究竟會不會吞沒你的野獸,這種喜悅會使你什麼也不在乎。)

因此,我分明只是忠實的感應到當事人的心態而已。

冒險家都有一點心理變態,不然他的精神強度根本無法擔此重任。有些登山者也是,遺書寫好了,預請家人節哀,因為他死在心愛的山裡。

與大自然親近的人,通常並沒有很介意渺小的自己隕歿在它懷裡。

……從這暗黑話題離開一些好了。話說我過去理想中的戀愛對象是工作夥伴,因為我十分著迷於並肩作戰的革命情感。小時候的偶像就是《X檔案》裡的穆德和史卡利,因為他們一同出生入死。Christine對我的戀愛觀不以為然,說:

「你白天工作,晚上回到家還得跟老公聊工作,豈不太無趣?」

我說你不懂,如果男女間的革命情誼達到一個程度,你們會相變到一種可以非常紮實的「調情」的浪漫態,火花猛烈。

(話說回來,Katia他們是真的在跟死神調情,如果你懂那句話。)


對了,「語言調情」也是很吸引我的點。只不過目前與我較熟的男生們大多老實,好像就我最壞(?)。


話說博班那些年,跟學長恩錫一起留實驗室取數據時,我們順道租了一支好萊塢片來看。片名不記得,內容是一個女特務在遇敵時奮力一躍,用她一雙大腿夾住敵人的脖子,「卡」一聲將對方折頸。

學長出聲了:「This is how I want to die, you know.」

我聞言,斜睨了他一眼。學長轉向我,似笑非笑,又慎重的重複了一句:「You know.」

「Bless you.」我說。


Katia and Maurice Krafft夫婦

2020年4月18日 星期六

鋼琴即興

如果你跟我一樣,學的是古典鋼琴,完全沒有受過爵士鋼琴訓練,但想開始接觸即興,那麼這篇可能適合你。


一、黑鍵

如果你還跟我一樣,從小就是看了太多古裝劇與時代劇的電視兒童,那麼在其主題曲與配樂長期薰陶之下,你很可能早就用黑鍵即興過。黑鍵就是宮商角徵羽,這不用我多說了,怎麼彈都會順耳。


二、動畫配樂

如果你又跟我一樣,稍大一點看了太多日韓動畫或遊戲電影,那麼你或許也發現了動畫配樂伴奏最常用的四小節和弦組合是「F八度、G八度、A八度、A八G八」(不好意思,我不太懂術語):

可按左上播放鍵(按空白鍵可停止)

左手便如上不斷循環。右手旋律就靠靈感亂配;直覺好的話,怎麼配都會很和諧,效果例如這個即興作品:〈不鳴〉。

之前提過,這種日本動畫愛用的伴奏和弦,是我從《蟲師》首度發現的(因為《蟲師》氛圍太容易讓人放空了,放空時比較容易發現配樂在幹嘛XD)。但其實你隨便抓一支ACG作品,都容易撞見這種和弦組合,例如之前彈過的《TalesWeaver》的〈Second Run〉。


三、爵士

我對爵士無愛,但很多人對爵士很有感;如果你能就著我彈的爵士起舞,我就會更有感,彈得會更好。我彈爵士即興的動機來自此。

畢竟天賦不愛爵士,所以平時(沒人隨我的演奏起舞、或沒人搭訕跟我合奏時)我的練習動力很低。曾經看了幾支 「好和弦」的教學影片,仍意興闌珊(即使他教得很好)。不過我後來偶然撞見一支Cocktail Jazz的教學:


這會兒我興頭來了,因為:

Gospel scale的旋律就是宮商角徵羽(CDEGA)再插一個 E♭ 而已!

至於左手也是有組和弦不斷循環。成曲氛圍很適合跳blues,有誘人的潛力。(——畢竟我的目的就在搭訕啊!)


希望有人覺得這篇對你有幫助。(重點是:未來遇到我時,一定要跟我搭訕啊!!!)


--
註:我鋼琴即興跟跳舞即興一樣,都記不起自己剛剛彈/跳了什麼,畢竟我沒有學術底子。但正因為自己不是專業,所以經常獲得被自己驚豔的樂趣——天賦直覺讓我看得到右手在鍵盤上可以走的路,跟著按下去後偶爾會發現居然這麼好聽!自娛效果極高。即興也不必視譜背譜,全然放鬆,所以對我而言是舒服又愜意的休閒。

2020年4月9日 星期四

我搭訕之路的阻礙

……就是台灣幾乎沒有公共鋼琴!

(好吧我知道遙遠的衛武營有一台。)

我即興能力很足。爵士我會一點,ACG音樂風我更強!我天天都在夢想琴彈到一半時有人從我背後包上來(?)合奏——但首先你要給我一台公共鋼琴啊!


對了,我舞蹈即興能量也爆棚,但就是沒有人要跟我跳。哼!


--
(補)


當年也在一個鋼琴餐廳演奏過(但其實是很厚顏的把正職琴手請下來,求他讓我玩一下XD)。表演完後,全場熱情鼓掌;走回座位沿途還有客人好心對我說我該多彈幾首。……當時覺得自己過足癮了,至少對我這麼個嫩咖而言;現在想來,真正的玩樂天堂該是突然有個高手包上來為你即興合奏啊!

#奇怪為何總是遇不到人來搭訕

2020年4月7日 星期二

Baby Kyle


影片在最下方。但我想問的是:

Kyle在5:39那一刻的小指是不是僵直的?!(也就是只彎第一關節,第二關節則打直,整支成鷹爪形。)

而且下一秒的彈奏中,他的小指在長按某鍵時,還突然從僵直彈回正常弓形;因為彈折得很明顯,所以我認為我沒眼花。

長久下來,這可能會造成小指第一指關節痠疼,尤其是在彈大曲多首之後。因為我就是這種患者。以致我每次觀摩演奏影片時,除了欣賞與學習,我都在找鷹爪,看有沒有人跟我一樣……


無論如何,複習Kyle讓人特別念舊(包括懷念他少年時期的清瘦模樣……XD)。話說這支曲的精華在結尾處呢~(笑)

2020年3月19日 星期四

相見恨晚——鼠鬚管洋蔥版純注音輸入法

身為中文輸入法重度使用者,我多年前從已停止開發的 《Yahoo!奇摩輸入法》跳到已停止開發的《香草輸入法新酷音》,一直遭遇輸入法學習能力不足的問題。途中曾嘗試《自然輸入法》,但它導致我MacBook Pro當機。

前幾天,我不知遭了什麼好運,偶然撞見《鼠鬚管洋蔥版注音輸入法》。其實我之前就聽網友盛讚過早期的鼠鬚管注音版,但它不合我注音順序亂打的輸入習慣。當時以為我已與好用的輸入法無緣,偶爾一次看到網友淺淺提及「洋蔥」一詞,也因慧根太淺而沒有意識到那是什麼東西,導致我晚了兩年多。

足足兩年多!(我的青春啊~~~)

直到上週。我任督二脈大通。

洋蔥版包容「聲介韻亂序」,注音打亂也可通(可喜可賀!)。以下為Mac電腦上的安裝步驟
(0. 刪除 /Library/Input Methods 裡原鼠鬚管程式與 ~/Library/Rime 此資料夾。)
1. 下載鼠鬚管0.14.0並安裝。
2. 下載此檔,將該資料夾裡頭的檔案全搬到 ~/Library/Rime/ 。
3. 輸入法選單下按「Deploy」(重新佈署)。

__________

2020年3月5日 星期四

我有一個筆友

所有邀請我當他筆友的網友中,她最令我心動,因為她說她是被我練舞經歷吸引的!

然後我們開始聊各種舞蹈影片,細細品嘗舞者們的表情、身段、和汗水。我和她就像天下最平凡的那群KPOP粉絲一樣,認真把偶像們的作品和肢體動作拿來反覆研究——在我身邊朋友似乎個個都是世外高人,沒一個對韓團作品有半點心動的情況下。XD

(所以我不僅找不到舞伴,我連可以聊舞的人都沒有啊~orz)

最近我推了SF9的作品給她。推的當時,我只看了這支作品的整體風格,因為手邊還有其他有關舞的、或非關舞的大筆資料正在研究中,所以並沒細究這支作品中舞者的各自表現。

然後她回覆了:

「穿白紅黑夾克的人太耀眼了,我連看了好幾次,都只看到他。」

我一驚,立刻將影片重新複習了一遍——天啊是我眼殘啊!太陽(白紅黑夾克男的名字)果然明顯耀眼,我推薦的當時居然沒感應到這落差。

我回信:

「0:55處,編舞是一個左臂高舉微曲的動作,但鼓點明明有三個,於是太陽無法克制的用左手掌打了三個鼓點。果然是天份所驅。」

她收信後,很高興的謝我分享了這麼微小的細節。

以下,也將太陽分享給你們:

2020年3月1日 星期日

果乾毒不毒?

古埃及人摘葡萄來做葡萄乾。(image source

林杰樑醫師說過,果乾的農藥濃度高,食用須更小心。但我嗜吃果乾,酷愛其韌性與嚼勁,常常一咬就停不下來,下一秒有意識時已經嗑完一整包——那我這樣算不算慢性自殺呢?

這陣子我在臉書上埋怨好吃的有機無花果乾難尋。好市多的大包裝有機無花果乾偏溼軟,嚼勁不夠,口感不如我在全聯買的非有機無花果乾。

此時臉友「微弱」回覆了(她的名字就叫微弱):「卿且莫愁。無花果很好種,不太需要農藥的。」

當下,我查起全聯無花果乾的品牌,然後撞上了這個網頁:

ADAM & EVE 無花果乾 SGS 報告

——身為非有機無花果乾,它居然所有農藥都未檢出!

我真是大喜,隔空抱住我的幸運符姑娘微弱開心了許久。這會兒我可放心大快朵頤了。

下一步,葡萄乾。眾所周知,葡萄是蔬果裡最毒之一。以下則是我翻到的「非有機」葡萄乾報告:

- 信成:驗了381項農藥,檢出護汰芬、滅芬諾、三氟敏3項,量均在標準內。

- 爾雅(糕餅店):驗了374項農藥(包括上一條的那3種),只檢出亞托敏1項。此藥儀器定量極限為0.05 ppm,它檢出0.06 ppm,很低。

- 亞克喜(原料來自新疆):哇,農藥完全未檢出!

上述看似很令人放心啊。不過,這是難得幾家自主送檢的品牌;其他品牌之非有機葡萄乾不是沒送,就是送了只驗「非農藥」項目(例如統一非有機葡萄乾只驗了黃麴毒素、二氧化硫)。所以,食用葡萄乾還是得謹慎些。

附帶一提「非有機蔓越莓乾」的檢驗結果:爾雅未檢出(鼓掌!),信成檢出陶斯松0.56 ppm(有點高喔,但仍在標準內)。


以上。順便讚一下聯華的食品履歷網頁。也嗜吃堅果和穀粉的我,有報告可看會覺得心安許多啊。


[註] 「未檢出」未必代表無農藥殘留,而是代表低於儀器檢驗極限。

2020年2月28日 星期五

挪威鯖魚

(image source

之前一向遵從林杰樑醫師的指示,專挑魚油價值高且汞含量低的小魚來吃。他的排名表中,秋刀魚第一,「小型鯖魚」第二;而鮭魚體大,位於食物鍊較上層,恐有較高汞含量。

所以,便宜的秋刀魚簡直性價比爆表。但每次都吃牠好膩啊(尤其我還得一次吃三條!(咦)),所以我偶爾會換買魚油價值高、但被林醫師列為危險的鮭魚。

為什麼敢買鮭魚?因為Wikipedia的汞含量表裡,鮭魚最低!(跟林醫師矛盾。[註])

(當然英文版Wikipedia表中不會有秋刀魚。但秋刀魚汞含量超少是肯定的,因為我特地向台灣水產試驗所問過檢驗結果了。)

至於鯖魚,我不太懂林醫師的「小型」定義為何,只好每次都買台灣南方澳的鯖魚,因為那是超市鯖魚裡最小隻的。直到最近全聯推出「線上購」,我逛了一下,發現「挪威鯖魚」這種東西……

Wikipedia表中有很多「mackerel」魚種,汞含量高低不一,讓我很猶豫。查了「挪威鯖魚」的英文,發現牠又被稱作「Atlantic mackerel」,恰好是Wikipedia表中鯖魚裡汞含量最低的!於是我決定相信這個搜索結果,下訂這種比南方澳鯖魚大隻很多的挪威鯖魚。不試還好,一試就——

天啊怎麼這麼好吃!好嫩好肥啊,完全不同於南方澳鯖魚的乾癟。

這……我想我將來很難再回去買南方澳鯖魚了吧……orz


[註] 臉友表示挪威鮭魚部份為養殖,汞含量較低。

2020年2月22日 星期六

租屋生活除噪大全

上一段人生的租屋處

1. 我現在的套房在最高層樓。簽約前,我發現頂樓加壓馬達聲太吵;上頂樓觀察,看見那邊佈滿了各家各戶的加壓馬達,但只有我房東這顆會吵。我查了一下其他馬達的型號,發現它們叫做「靜音馬達」。請求房東換掉巨音馬達後,簽約成功。

2. 入住後,我發現那些馬達們雖然安靜,但運轉時仍造成我天花板振動,擾我清眠。於是我在PTT地方板發文徵求二手巧拼,立刻就徵來一位好心網友送我一疊。將巧拼墊在那些馬達之下以後,問題解決。

3. 對面有個公家機關的大門在夜半仍偶爾開關,鋼柵門滾輪老舊,滑行時會有刺耳嘰嘰聲。我拜訪機關警衛兩次之後,就接到機關主管打來的電話,說過幾天就會換滾輪。之後柵門噪音便消失了,很有效率。(我好奇的是:老柵門勢必嘰叫已久,過去幾年都沒住戶抱怨嗎……?)

4. 頂樓有個水冷機,為一樓店面所屬。頭幾年死寂;某年夏天卻突然運轉起來,低頻噪音擾人。一問之下,他們新聘了一位較怕熱的常駐店員,半夜12點仍須使用冷氣(箱型冷氣運轉須搭配水冷機)。我請求他們避免半夜使用,獲得同意。

再兩年後,水冷機消失了,因為箱型冷氣電費太貴,他們換了新冷氣。

5. 隔壁住過一對情侶,做愛時呻吟聲很大,似乎還有dirty talk。因為食色性也,所以我可以。(?)

以前住佛州村莊時,隔壁做愛時的動作會牽動床板撞擊到我牆壁。連另一側的鄰居都偷偷跟我抱怨了,我這個被撞的(?)居然還是覺得可以。想來我對生物本能非常包容。

6. 我們馬達突然失常,每隔兩秒就運轉兩秒。雖然馬達很安靜,但並非完全無聲;在這種規律的節奏下,我這種音樂性和節奏感超凡的異能者不可能睡得著。何況馬達長時高頻率開關會縮短壽命。

我上頂樓輪流開關各間水管的閥門以進行測試,發現問題出在我隔壁間。於是我敲了那對可愛小情侶的房門,請他們允我進房抓漏。最後幫他們換了馬桶水箱的止水皮,問題解決。

7. 冰箱壞了。房東另買了個二手冰箱給我,壓縮機很吵,我拒絕,請求買新。最後我在市面上有節能標章(也就是有環保局補助)的冰箱裡挑了個最便宜的,說服房東同意。

但問題來了,我發現新冰箱有極微弱的高頻異音,清晰到我移動時還聽得出它在我房內形成的駐波的節點位置。這讓我很煩惱,因為即使叫修,工程師也一定聲稱聽不到高頻異音。我申請過換貨,但另一台同款新冰箱仍如此。

最後東元總部正面回應了,因為遙遠的一方也有其他跟我一樣的異能者聽得到高頻異音。最後他們派工程師來在壓縮機旁的某條管路上包纏電氣膠帶,高頻異音消失。

8. 鄰居A經常忘記帶大門鑰匙,每次都打電話向他隔壁鄰居B求救。B不堪其擾,跟我抱怨過。結果有一天,我也接到A的求救電話了。不知怎的,我好為人師的人格突然唰一聲上線,說了一句:

「你不覺得你應該改掉健忘的習慣,儘量避免麻煩別人嗎?」

從此我手機就再也沒響過了。XD


以上。幸而所有問題都順利解決,動用了一些生活知識與溝通手腕,讓我得以維持優良的生活品質。套房雖小,對我這種極簡主義者(minimalist)卻綽綽有餘(只要房裡有一塊空間讓我練舞就是夠大XD,還附贈了頂樓如此廣闊的晾衣場);尤其就位在我領導的實驗室旁邊,讓我幾乎天天都待在家裡不必上班,因為機動性夠高,若遇緊急事件也來得及出勤應變。

選擇了不必通勤的生活,真是我人生做過最好的決定之一。



2020年2月14日 星期五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我想生小孩


[1. 存款]

我每月生活花費大約只有1萬3(含房租)——這已經是我食材幾乎都買有機農產品的結果。極低的消費力導致我每年存款增長量看起來幾乎等於我的年薪。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我想到快速消耗存款的方式——出國旅遊。可是,我這人並不特別憧憬旅遊「地」;從前至今,我最愛的一向是旅「伴」。

所以,為了增加出國旅遊的動機,我打算生一個小孩。(?)


[2. 被溫]

「你穿外套睡午覺,起來時不會冷嗎?」午休後,隔壁的女同學這樣問我。

我:「不會啊,為什麼會冷?」

她指指身上披著的外套,說:「我媽媽叫我睡午覺時要把外套脫下來披著,起來時再穿上,不然起床時會覺得特別冷,容易感冒。」

她好心說著,眼裡對我滿是關愛。她是我國中時最好的朋友,每次全班重排座位時,她總搶著要坐我旁邊。不過自從導師下令要全班集體霸凌我後,她就加入霸凌我的行列了科科~


有次媽媽帶我去阿里山玩。我們沒有車,透早就從中壢出發,轉車好幾趟,幾乎奔波了一整天才抵達阿里山山屋。那時才發現入夜的山上比想像中的冷,尤其山屋簡陋,燈光昏暗,棉被輕薄,關不緊的木窗總竄入冷風和不知名的小蟲。我簌簌的躲在棉被裡,央求媽媽讓我穿毛衣睡覺;但媽媽不肯,說:

「明天天未亮就要起床,氣溫一定很低。你現在穿毛衣睡,起床時就沒多餘的衣服可加,肯定會太冷。」

於是我和媽媽就這樣冷冷的入睡了。第二天冷冷的衝到另一個山頭的觀日台,成功看到這輩子第一個阿里山日出。


很多年以後,我又去了一次阿里山。這次很幸福,有科比把拔開車載我們,而山莊(阿里山閣大飯店)又大又舒服,窗明几淨,棉被又厚又暖。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看到銀河。

我覺得,活得不夠久,真的好悲傷,記憶留在窮苦克難的生活裡就入土,見不到更多新奇的事,不知道現在的我們安排旅遊行程,總是查網路,不像媽媽當年總到書店買好多旅遊小冊,電話一通一通的打著問。


我看媽寶板網友常鼓勵失去孩子的孕婦說很快會有下一胎,把孩子生回來。那我可能是要把媽媽生回來吧。


[3. 基因]

其實大部份的時候,我都回答:

「如果小孩剛好跟我一樣愛跳舞,還應允我的邀請,那就遂了我多年想找舞伴的心願了!」


以前,我的鋼琴前有兩張椅子,一張我坐,一張媽媽坐;她總愛就著我的琴音唱歌。現在,我的鋼琴好久沒調音了;我想若我懷孕了,一定得好好調一次音,避免搞砸了胎教。(?)

所以,為了幫鋼琴調音,我得生一個小孩才行。(?)


2020年2月10日 星期一

冬日如何提升睡眠品質

我冬天不蓋棉被,只蓋毯子。


本文有兩大重點:1) 合適的棉被溫度為何? 2) 腳掌冰冷的人如何入睡?

[被溫]

台灣冬暖,蓋棉被容易過熱,導致夜半出汗或掀被。所以我不蓋棉被,而是採多層次蓋法:上面是被套(無內膽),下面是薄毯;這樣遇熱時可方便的掀除一層,自由度高。

以下論述不蓋棉被的理由:

1. 睡眠適宜被溫為31–35 °C,其中以31.7 °C最佳,即偏低比偏高更好,因為人類睡眠時的體溫降低。

2. 獨立筒床墊包覆性較強,故保暖性較高,適合搭配較薄的被子。(我睡獨立筒。)

3. 若被溫在15分鐘變化0.4 °C,人就容易醒來。這就是為何快速升溫的厚被不太好;承第1點,若升到接近你體溫(超過35 °C)也不太好。

4. 若你不想放棄溫暖的棉被,可嘗試下方影片建議,直接伸一隻腳到棉被外,幫助身體降溫,提高睡眠品質。前提是你是暖腳人。(我是冰腳人,不能如法泡製。)



[冷腳]

冷腳難以入睡怎麼辦?先講解答:脫褲子睡。

要讓冷腳升溫,前提有二:1. 大腿夠熱。2. 腳掌環境溫度夠暖。

1. 要讓大腿熱,最好的方法是讓大腿直接接觸棉被,這比隔了一層薄睡褲效果更好。若你不穿睡褲更冷,那可能是你棉被(表布)材質不對,可嘗試多墊一層毯子。(你知道的,我只有毯子,沒有棉被。)

2. 要讓腳掌環境溫度暖,你必須讓大腿分享它的溫度給腳掌。若你穿保暖刷毛褲睡覺,溫度會被鎖在睡褲裡,無法有效讓腳掌附近的被溫快速升溫。

所以,請脫褲。(穿短褲也可。)


之前在PTT看到有人發問「天冷難入睡怎麼辦」,有一個網友推文說:「裸睡,讓你身體直接接觸棉被。好的棉被材質會讓你裸睡更暖。」

當時我心想:這網友真是受神眷顧,年紀輕輕就識得奧義。可惜都沒有其他網友附和他,他的回應被埋沒在眾多我嘗試過卻無用的建議裡。

註:電毯有用,但舒適度明顯不如自己體溫調出來的溫度。(其實我照片那張破毯子就是一個已經故障的電毯~XD)


[枕頭]

枕頭挑選參見這篇


以上,來自一個八年來睡飽飽且從未感冒過的人的親身體驗。


2020年1月29日 星期三

博恩


10:10處:

「在建中的時期,是我人生最平庸但是也最快樂的時期。你們現在可能感覺不到,但是在任何方面都可以碾壓自己的同學——被這樣子的同學包圍,是一個很幸福的感覺,因為在任何領域都有學習的對象,然後任何事情你幾乎都不需要擔責任。」

完全說中我的經驗。

在武陵資優班的時期,是我人生最快樂的時期之一。周圍都是在各方面可以碾壓自己的同學;但更妙的是,我學期成績居然還是第一名。XD

國小時,我因為成績好,永遠被老師指派當幹部,管理班級秩序,幫老師做各種打雜、跑腿的工作。我媽怎麼拜託老師「別再讓我當班長」都沒用。當時的我不快樂。

國中時,成績還是全校第一;但因為我不認同我們班品德低劣的導師,於是被導師帶頭霸凌。這導致我和我媽當時都得了憂鬱症。

高中時,我解脫了,因為進到一個全是鬼才的班級。因我不是真正的資優生,所以老師從沒把光耀門楣的希望和壓力放在我身上;但我又總是考得很好,仍得老師喜愛。

更重要的是同學——有好幾位強者,而且教學方法很適合我,不管我問什麼稀奇古怪的問題,他們總有辦法答出來,並且把我教會。

總之我在高中過得非常爽——師生素質都頂尖,永遠不用擔心找不到人為我解答疑難,卻也永遠不用擔心我功課被碾壓,還不用擔心老師找我碴(因為會跟老師起衝突的,永遠是那最聰明的學生,沒我的份)——這種充滿矛盾的幸福情境居然被我遇上,我無比快樂。


博恩正式離開《夜夜秀》了,回到他喜歡的stand-up。我沒有看《夜夜秀》一二季,因為覺得不好笑。《夜夜秀》讓我想起我很久以前翻譯的《Last Week Tonight》;當年我把翻譯成品發在PTT笑話板,得到不少迴響,不過有個網友特地噓文說:

「難笑。」

當時我就很想回:「沒錯,我也覺得不好笑。」XD

我翻譯《Last Week Tonight》,不是因為它好笑,而是因為它邏輯超讚,把困難議題講得淺顯易懂。然後,在我接觸《博恩夜夜秀》第三季的〈礦業法〉和〈苗栗國〉後,我再度燃起欽佩之情——不是因為它好笑,而是因為它邏輯真好,內容編排出色。

(P.S.《Last Week Tonight》唯一讓我打從心裡大笑的片段,是〈Surveillance〉那集的花絮,因為Edward Snowden實在太太太可愛了啊~)

《博恩夜夜秀》中,讓觀眾印象最深的作品之一,是最後一集的〈死刑執行〉。因為我在這議題上做過很多功課了,當然也看過《Last Week Tonight》死刑那集;所以博恩這集提供的資訊沒一個是我不知道的(他也避開了最敏感的部份),因此我並不感到驚豔。但我仍然感謝他做了這集,雖然不夠龐大,但在那一小塊的完整度已經很足了。


聊一下博恩涉足《夜夜秀》前的stand-up。當時我看了幾段後,特地寫信給他,說我是女性主義者,但他段子中某幾個女性玩笑開得特別好,我很享受,絲毫不覺被冒犯。所以請他盡情講。

我也不確定當時為何會特地寫信鼓勵他……應該是因為他一臉長得好像將來會常常被告的樣子吧~XD

無論如何,我祝福博恩,希望他築夢快樂!


--
既然提到stand-up和女性主義,就讓我順手貼一下《Fleabag》編劇兼女主的stand-up:


喔喔喔她真是太可愛了啊~(心)

2020年1月6日 星期一

邂逅

有天晚上準備練舞時,摸黑潛入窗戶大開的廚房想洗個手,身子壓低到必須仰望水龍頭;視線再延伸上去,驚見窗外天頂的月色如此迷幻,映得水龍頭手把上的水滴也泛光。我呆著看了幾秒。

光是這樣,就足夠讓我跳舞時靈感泉湧了。

--
知道我跳舞穿什麼的人,都知道我為何必須關燈且壓低身體前進……

2020年1月5日 星期日

邊緣人如何被想念

邊緣獨步

(2017年寫於fb。)

「有時候,讓你糾結的不是想念一個人,而是去猜他有沒有想念你。」

有個朋友很認同這句話。我不,因為自戀如我總是幻想著有人想念我。不過,再怎麼自戀,也得憑一些事實基礎,因為我有豐富的聯想力,卻沒有無中生有的創造力。所以……

謝謝你、你、還有你,特地邀請我到你家玩,或吃團圓飯,因為擔心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過日子。還有很久以前的你,當初我一個人忙著打點一切、準備回台時,你憐我那陣子都不下廚、胡亂吃東西,居然還天天幫我做便當送來。還有你,幫我找房子;還有你,幫我搬家。不管我在哪裡,總偶爾會遇到哪個朋友盡心想為我扮演一個幾近家人的角色,而我受寵若驚到幾近慚愧。

還有你,那幾天居然連續打我手機,只因為難得路過想找我敘舊。很可惜我因為太忙,一通都沒接到,可那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嘗到奪命連環call的快感(?)。我想起小時候鄰居孩子敲著我家大門要我出來玩的歡樂喊聲;我想起偶像劇裡男生踱步到女孩家街坊,傳訊說「我在你家附近」的甜蜜模樣。如果我這輩子都交不到男友,那我會把你這幾通電話偽裝作「其實我也嘗過甜頭」的美好回憶。

還有你,放暑假前夕上氣不接下氣的衝來圖書館找我,跟我說另一個男人想見我。我看著你喜形於色的模樣,知道你跟我一樣期待著我們三人的會面。如今,你已消失於遠方,但另一個男人還在附近,偶爾透漏出他對我持續的珍惜。藉著這一點吉光片羽,我能永遠記得當初我是如何被你們寵愛。

還有你,這幾次總會記得問我去不去g0v大松。還有你、和你,好幾次爬山都記得問我,讓我從不錯過我最想訪問的美景。

還有你,雖然我知道你在舞場上最在意的是哪個帥哥leader有沒有來,但你偶爾也對我留戀個幾次,問我會不會去,因為你有好多話想和我聊。我跟你保證,下次我們會一起攻克第一位目標leader。

還有你,謝謝你邀請我參加你的婚禮;雖然我們這麼少見面,但我知道我們是以文會友的等級,藉著文字印證彼此的心有靈犀與祝福。還有幾位少見的fb友,我總能感應到哪篇文章你會難得的跑來按讚。

謝謝你們,是你們讓我這個邊緣人擁有自戀的權利,讓我知道我一輩子都不可能孤寂。


邊緣獨步,但回頭就可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