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14日 星期六

孫沁岳談冨樫分鏡


好強的分析。可以理解為何孫沁岳是狼人殺好手(=邏輯優)。

2022年5月8日 星期日

激情

Sense8

《歎十聲之連理》這部小說裡,女劍仙與妖王決鬥。在一連幾天幾夜的近身格鬥、血汗交纏後——他們倆就做愛了……XD

當時我超喜歡這幕的!後來看影集《Sense8》,一大堆裸露畫面,但我都不感興趣,唯一有興趣的就是韓國這一對。就此我更確認了我的性向:

1. 我真的對西方臉孔沒感覺,看來我當年心心念念回台是正確的選擇!

2. 打架(martial art)之後親熱的劇情真的是超吸引我的~>///< 想來我心裡的SM欲望值頗高。

還有,無論是女劍仙還是Sense8的故事,都是女主角打贏喔~^.<

#可見我是S

--
《Sense8》裡的警官孫錫久,也出演現正熱播的《我的出走日記》。這部韓劇我非常喜歡——尤其是那些日常對話裡暗藏的詭譎殺氣!XD 裡頭我對大姊「接起來的女人」那橋段很有共感(在此無法多做解釋,以免暴雷),她那認真卻離奇的態度展示了她所欲求的男女關係有多麼叛道卻又合道——大概只有我能懂她的浪漫與熱血吧~

2022年5月7日 星期六

仍在做夢


這是我理想中約會的模樣~❤



如果她的力道能等比例放大到成人女團上,我一定可以愛上女團。
(偏偏這樣的女團不存在。)

2022年3月19日 星期六

我買了掃拖機器人

你有沒有看到我地板有多髒?就是為了等你

如果有人勸住小套房的你不要買掃地機器人,說掃地機器人在狹窄套房內毫無用武之地——我現在告訴你,他們都是騙你的!

最近買了雷姬7,我覺得非常值得。蝦皮有「單機聊聊價」$13,600,配上蝦皮常送的九折券只需$12,240。「單機」指的是原廠盒裝裡的主機與所有配件,但賣家還會多送一盒「耗材配件盒」(Consumables Pack)和一罐雷姬原廠次氯酸水;所以你總共會獲得三組(共六片)抹布。

……至於次氯酸水,我看標籤警示不要接觸皮膚。我這輩子從沒碰過不能碰皮膚的清潔劑——其實我這輩子只用洗碗精(無香無酒)洗全家所有地方,所以次氯酸水就被我晾在一邊。我都倒稀釋的洗碗精水到雷姬水箱裡,第二遍再用清水拖。(——如果有人發現洗碗精會弄壞雷姬請趕快阻止我!XD)

以上。再次強調:就算你住的是八坪小套房,買個掃拖機器人還是超值得,你只會相見恨晚。

(但我套房雜物本就不多,因為我須空出一個大空間以隨時練舞。)

--

發現所有人都在騙我的那天,是前陣子從過年下到二月中的雨快停時。屋簷天溝阻塞漏水,水滴聲擾人,所以我用長柄平板拖把送了一塊破衣到窗外兩公尺遠的水滴正下方屋簷上當吸音墊,又送了一塊磚頭來壓衣服。結果用來承載磚頭的平板拖把就突然斷頭了,平板留在遠方屋簷上。

那一剎那,平常追求物盡其用的我居然失了惜物的心,一點也不覺扼腕。我這才發現「住套房買個好用的吸塵器和拖把就好了」對我而言真是天大的謊言,因為懶人如我根本不會拖地啊~~

感謝一連數週的雨如甘霖般喚醒我的內心。

2022年2月16日 星期三

經一歲,長一智

Credit: zhikun sun


以前曾跟朋友說我找到避免香港腳的好方法,就是洗澡完用吹風機將趾縫燙到發痛。

——這根本不是好方法。燙得我唉唉叫,也無法百分百杜絕。

我病因是足部血液循環極差,故我香港腳只發於冬天,且只發在趾縫;症狀一向是趾縫突然破皮流血,像被割了一刀 。我知道醫學上鼓勵香港腳的人穿五趾襪,便於排汗、保持乾燥;但我從沒想過這跟我有關,因為我冬天的腳極為冰冷,跟流汗沒有關係。

(上個月尾牙去青田七六,餐廳規定必須脫鞋著襪入內,我還特地事先寫信給餐廳請求讓我穿室內布鞋,不然我真的會凍死。)

去年,我突然福至心靈的想:既然我也發在趾縫處,那五趾襪可能也會是我的良藥啊。所以,從去年入冬起,我就開始在毛襪內多穿一雙五趾短襪,可顧及保暖,又讓趾縫呼吸。

試到今天,我可以肯定的說:我的香港腳,完 全 杜 絕 了!

五趾襪這麼簡單的道理,我卻這麼多年才悟出來——我覺得人真的是要經過歲月的洗禮呢。漸漸的我知道自己靜態與動態差異過大:我冬天可以穿很少,但一坐下就會凍死。我捐血不握拳很難集血,但一握放就可以在三分鐘內集完。我運動後停下會暈眩,比別人嚴重許多,因為血管擴張得太大、還沒收縮,但心率已驟減,所以腦部血壓陡降。

至今我覺得:變老真好,我真的每一年都懂得自己更多些。希望到我入土前一刻,我已能通透的瞭解了我這個身體,和我這個生命。那麼我就可以了無遺憾的死去。

#期待每一年的成長

--
對了,青田七六的前菜超美味啊~

2022年2月6日 星期日

GOT the beat – Step Back


被「GOT」字樣騙進去(咦),因為我臉盲且沒追女團所以不識泰山,只覺練習室呈現的舞蹈並不讓人驚豔——但這vocal簡直絕了,完全是聽覺饗宴啊啊啊~(拜倒)(羨慕死我這樣嗓音無力的人……)

BoA我還是知道的(雖然當下沒認出),畢竟當年認真的cover了她的《Only One》:


--
可惜今年過年沒去跟舞友battle,因為我實在無法戴著口罩跳舞啊……(缺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