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2日 星期日

搭訕


週五於基隆路公車上。

「這公車會到市政府嗎?」

我聞言,轉頭面向聲音來源,發現我身邊的女士正在對我詢問。她年約70,打扮入時,妝容精緻。

我答:「會,可在我後兩站下車。」

女士:「我女兒跟我約在某個餐廳吃飯,可是我忘記餐廳名了,要把紙條拿出來看才知道。」

觀察了幾秒,我發現她好像想找人聊天,所以我應了口,讓她繼續吐露。

女士:「其實我記憶力很好的。別不相信,我以前從不須做筆記,什麼事都記得清清楚楚,頭腦可聰明著。可是幾年前被倒了會,太傷心,想忘掉這段,就開始常常忘事了。」

言談頗有趣呢,我想。

女士:「我很久以前在十信(第十信用合作社)上班。今天我(退休的)先生去參加合作金庫的尾牙,我也想去,畢竟十信後來被合作金庫併購,我也算是合作金庫的一員。但我先生偏偏不准我去,說我不是他們的人。我女兒為此特地請我吃飯,說我們自個兒約會就好。」

我:「女兒真貼心,您一定很期待。」

女士:「只是這家餐廳真遠,我從沒去過;幸好你說在你後兩站下車,我安心多了。……當年我本來在十信工作得好好的,但我一結婚,就被要求離職了,因為十信規定女人婚後不得留任。」

我:「現在應該不會再有這種公司了。難道您後來就沒工作了嗎?」

女士:「還是有。後來我轉去一家民營當會計。」

我:「我媽媽以前的職業應該跟您類似。她是單親媽媽,在農會工作過,也幫人記過帳。但後來她辭職了,為了專心照顧我,於是只接一些家庭手工業、保母、臨時工之類的工作。」

女士:「哇,她是自願離職的,那要下很大的決心。又單親撫養你,一定很辛苦。」

我:「本來我給阿公帶,母女倆分隔兩地。她大概覺得這樣不好,希望親自帶我,所以才做了這個決定。」

女士:「你媽媽為你犧牲很多,你一定要好好待她。」

我:「嗯。」

後來我又聊到我媽數學好,我國中數學都是她自修後教我的。女士笑說她雖當會計,但sin、cos那些她是完全不行的,她是文人。

女士:「尤其我遇到一個風雅的國文老師,天天都給我們詩詞,像那些『應是綠肥紅瘦』之類。」

我:「其實我媽也最愛詩詞吔,我也背了很多,可惜現在忘得差不多了。」想了想,最近看了《慶餘年》那幕經典的詩詞大會,恰好幫我複習了一段,能對上這位奶奶拋出的詩詞。於是我們兩人就在公車上忘情的對誦了一會兒,畫面可謂一絕。

女士:「我生了四個,都是女兒。其中三女兒天份最好,讀北一女。但大學填志願時,偏偏不聽我們的意見,填了台大歷史系。現在在大學教書。」

我對她說,個人興趣才是最重要的;自己選的,將來才無怨無悔。

女士看我穿得少,叮嚀了幾句;又說自己年紀大了,身體不比我們年輕人,怕風怕寒。後來我按了鈴準備下車,跟她話別。她說:

「謝謝你陪我聊天。」情真意切的。

我:「這是我的榮幸。我本來就很喜歡跟人聊天。」

女士:「尤其是你那笑容,太寶貴了,我真喜歡。從頭到尾都笑容滿面的,你一定是一個很健康的人。」

我又笑了起來,是被她的結論逗笑的。


下車時,我品著這段對話慢步。無論已婚未婚,年老時都難免孤寂。希望我將來變成老太婆時,也能時不時遇上可愛的小鮮肉陪我聊天。

2019年12月19日 星期四

宮廟

攻殼機動隊 INNOCENCE

我媽某任男友疑似黑道。當年他出獄後,接管了一座宮廟。年幼如我,自然想不透為何黑社會出身的人會走入宮廟。長大後經過網路常識(所謂「8+9」)洗禮,了解這一切淵遠流長。

上週末的台南玉井縱火案,地點是一處一貫道佛堂,由法官謝瑞龍之胞弟協助經營,用來安置走偏的少年。

因此,無論它是犯罪少年的溫床,還是接納更生少年的避風港,拿宮廟來包容這些徬徨的少年,成了台灣特有文化——一種因家庭、司法、和社政資源不足導致的悲傷的文化。


閱讀:真理佛堂縱火案與少年輔導困境(作者:精神科醫師Homer Lee)


2019年12月18日 星期三

吳怡農的國防文

吳怡農參選後的言論與文章真的太心靈雞湯了,非我所好。不得已找了他以前策論類的文章來讀,果然易讀性不高……

圖來自吳怡農《壯闊台灣


國防採購中,百億元的浪費(作者:吳怡農)

本文懶人包:

1. 工合(「工業合作」)點數的計算規則,是為了鼓勵技轉(技轉能拿到高點數)。但花大筆納稅人的錢換來的技轉經常是在國內市場就能以低價取得的技術。

2. 成本不透明。因為成本包含太多行政成本,上面認為社會大眾無法理解,故不透明比較省事。結果導致經常浪費納稅人的錢買了不必要、或不該用高成本工合計畫來支付的行政或服務(包括技轉、軟體認證費、人員培訓費、甚至是續約成本)。為何硬要用成本較高的工合來支付?因為「沒冠上工合美名就拿不到預算」。

3. 工合嘉惠外商,苦了國內廠商。國內申請程序非常嚴格、「很難用」,但外商有選擇權;而外商的選擇就是利潤導向,與「經濟實惠」無關。

以上。

#能好好讀完他文章並整理出懶人包的才叫農婦吧
#但我不是農婦XD

---
其實文章內容本質並不難,但文章讀起來好困難……似乎作者並未用適合閱聽者的邏輯順過文章,以致文章友善度低。我猜吳怡農並沒有在報導文學上好好下工夫吧~XD

2019年11月25日 星期一

最愛


是的,我分享過這支。

這一年來,我最愛的女(編)舞者作品仍是這支。有多愛呢?——大概愛到要我跟她做愛我也超樂意的程度~(歎息)

前兩天還徹底重新研究了一遍。這編舞很難,她每個beat都沒放過,全部打到點上!一首流行歌可以free style配上各種beat(誠如我這篇所言),因此她要配上那些beat,是須特意記憶該曲所有鼓點並仔細設計的,而且設計得完全不輕忽vocal的多情與慵懶,把beat的力道和vocal的性感全部納入了。舞蹈設計這麼複雜,跳得卻如此輕而易舉——

彷彿她不是在完成一個作品,她是活在那個作品裡。

細節:

1) 0:53時,vocal換氣深吸了一口,她也模擬了那吸氣的模樣,真的是一點細節也沒落下。

2) 2:03時,她的動作如此簡單,只是小小的提了一下腳跟;而後勁卻如此強烈,惹得全體歡呼。這位舞者的演譯能力與幽默感自不在話下,但也多虧現場觀眾群的情趣領悟力。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飄移板


迷戀肢體藝術的我,猶記幾年前還心心念念想著:哪天我要去四號公園的滑板場旁坐一個下午,什麼事都不做,就只看著那些年輕孩子溜輪子。說不定看著看著,還能偶遇九把刀牽著柯魯咪來逛。結果,想了這麼久,連柯魯咪都走了……我還是沒去四號公園認真放空過。

這支影片好迷人,我看得滿心生羨。不只是為那一整串的美妙與流暢,還為了他有伴,有那個可以或偕行、或交織、或在最後一幕相互擊掌而笑的對象。

若即若離——對了,正是若即若離;各自御風而行,但心裡的一角仍惦念著相會。我想這是最適合我的長久關係。

2019年11月10日 星期日

數學式圖檔、LaTeX、MathML之間的轉換

Mathpix Snip可迅速將截圖轉成LaTeX

(Updated 10/2021) 現在我都直接在Terminal裡用Pandoc指令把 .tex 檔轉成 .docx 檔啊!

pandoc -s file.tex -o file.docx

轉檔後的方程式在Word裡可編輯。成果不會有如下舊法所述重音符號與矩陣括號變形問題。偶爾會出現斷行(return)錯誤處,但容易處理。

下方舊文資訊仍有用(尤其Mathpix Snip真的是夢幻逸品)。各位將就著看喔~

***

身為LaTeX使用者,擁有能將數學式圖檔轉成LaTeX語碼的工具應該就足夠了。偏偏有些團體工作要求統一使用微軟Word來編輯,所以我還需有把圖檔轉成MathML的工具。

Windows上,可用付費軟體InftyReader直接將圖檔轉成MathML。但我用Mac,所以我得先使用Mathpix Snip(網頁版/桌機與行動版)將圖檔轉成LaTeX後,再使用LaTeX2Word-EquationLaTeXiT轉成MathML。但若有MathType、或是Office 365 version 1707以上,可判讀LaTeX碼,就不必此步驟。

Mathpix Snip網頁版很好用。直接把剪貼簿上暫存的截圖貼到網頁空間內,LaTeX語碼就立刻出現了。

LaTeX2Word-Equation是Chrome瀏覽器外掛。須把LaTeX語碼貼到任何可輸入文字的網頁上(例如Google Translate),全選LaTeX語碼後按右鍵,就能選點LaTeX2Word-Equation,再直接於Word內進行「貼上」動作,數學式就出現了。但LaTeX2Word-Equation在字母重音符號上(例如 \dot、\hat)和矩陣括號上表現不好——重音符號距離字母太遠,而矩陣大括號會變小;這是其轉譯出的MathML語碼不完善所致(或可稱是MathML本身設計不完善所致)。

LaTeXiT是macOS軟體,可將LaTeX轉譯成多種形式,其中MathML效果不錯,貼在Word上沒有上述變形問題。對我而言的唯一瑕疵,是轉換都須花個兩三秒呈現數學式預覽,但我不須預覽圖,只想直接得到MathML語碼。

--
結果最近發現原來Pages 6.1以上的版本已能用LaTeX輸入數學式,而且輸出成.docx後可在Word二次編輯!可惜我仍是用老系統macOS 10.10;將iWork '09移至垃圾桶後,App Store能下載的Pages可相容最新版本為5.6.2,故我無法受惠……

2019年10月22日 星期二

狼人殺


1. 狼人殺 高階測試
這裡有個邏輯遊戲,大家玩玩看。

2. 狼人殺真人版「投票處決」一人,27歲房仲無辜關到死
這個邏輯遊戲比上面的更簡單,大家玩玩看。有一群毒販,之中頭目(毒品來源)已承認運毒,但汙衊無辜者是真頭目。其他人跟著汙衊無辜者是真頭目,因為「必須供出『還沒認罪的上手』才能減刑」。中間的操作靠的正是檢察官可怕的誘導式訊問。

第2個邏輯遊戲真是太簡單了,一玩就上手,而且難以被翻案,因為其他玩家(整個司法系統)都迂腐到翻不了案。所以歡迎大家踴躍報考檢察官。

2019年10月19日 星期六

貧窮與失序

世界拒絕赤貧日

貧窮人的臺北〉一文指出,美國CIA World Factbook報告顯示,台灣的法定貧窮人口比率為1.5%(全世界僅次於土庫曼), 與韓國貧窮人口 14.61%、日本 16.1%,美國 15.1 %,差距甚大。這不是因為台灣富裕,而是因為在台要申請成為低收入戶(以變成法定貧窮人口)極為困難。

這篇文章寫得很好,尤其是「看見無法理解的行為背後的貧窮」這點。

例如我工作處那位清潔阿姨被解僱了。離職前一天,她還特地敲我辦公室門,告訴我她即將離開。

「為什麼?」我問,她沒有答。直到幾天後女同事告訴我,她被解僱的原因是經常躺在廁所地板上睡午覺。

我知道這樣有礙觀瞻;我知道她一躺,走道就過不去,無法使用裡面的廁所間。但當初我從來沒有一點負面情緒;每次看到她睡覺,我都很自動的退出改用樓下的廁所。因為我想起我媽:當年她在工地當清潔工,午休時間常常不知所措——非常累,體力不支,但身週躺在地上午睡的都是男工,她要找一個地方睡午覺總是很困難。

我們對貧窮者常有很大的不信任感與排斥感,卻不自知。你常隱隱覺得這人就是行為失序、沒有能力、無責任感,所以才只能做這麼低薪而勞苦的工作。很少人去細想那失序行為的背後究竟是什麼原因——除非你想起你的親人。

--
沒有,其實當下我並沒有想到我媽;而是回憶此事時,對比於其他人如此理直氣壯的指出清潔工的不是,社會化如此成功徹底的我,怎不跟同儕思路一致?所以,我才猜想我應該是潛意識想到我媽了。

2019年10月16日 星期三

全聯搭訕

進全聯電梯時,我發現有個女孩也想進來,於是按開電梯門。女孩默默進入,她身後跟了一個外國男人,有禮貌的用中文說謝謝。

女孩約高中生年紀,男人約莫40歲。我無意間聽到男人似乎問了女孩一句:「You didn't say thank you?」口吻俏皮和善。其實我當下沒聽清楚每個字,但令我在意的是女孩毫無反應、毫無表情。我天性沒有辦法承受令人尷尬的沈默,所以我開口了:

「You are welcome.」

那男士聞言,馬上微笑對我說:「Oh I was just teasing her.」

我也微笑:「Oh I thought you were teasing me.」

他笑開,解釋著:「No I was making fun of her.」

我:「But sorry I was making fun of you.」

這會兒他真的笑彎了腰。以上整串對話花不到10秒,毫無停頓。


有時我會忍不住想到底是什麼造就了我這種性格或反應能力的……

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

月亮杯

這是Lunette的官網照。……說真的我完全不懂你的構圖呢~XD

之前都是手持月亮杯從前方置入,並不是每次都很順利,偶爾會卡在半途感受到一個不知何來的外推壓力,有滑出的危機。

後來有次偶然嘗試把手伸到大腿後方再置入,發現妙不可言——在手指鬆開、月亮杯展開的一霎那,它會瞬間被吸入至恥骨後方的完美無感空間,自體運動比吸入式光碟機還俐落。

記得以前曾看過龍龍和博恩的訪問。當被問到最喜歡哪一種做愛姿勢時,兩人不約而同答「當然是背後式」!現在回想起來,這答案真是所言不虛啊~(心)

#活到老學到老

--

離開衛生棉,從棉條進展到月亮杯,是我重要的人生指標。我之前在美國生活那麼久,在那個可輕易取得棉條與月亮杯的環境下,我卻從未嘗試它們。回到台灣,卻意外因為前所未有的求生欲(?),促使我積極嘗試不同的女性衛生用品,大幅提昇生活品質。月亮杯的優勢在於:清爽、不必擔心運動時溢血、更換頻率低、久置也不必擔心TSS(中毒性休克症候群)、經血少或無時也可輕易置入、無垃圾、一個可用10年。

時不時會遇到有人問我是如何知道台灣(而非美國)才是我的歸屬。我的答案可以很長,而其中一個就是月亮杯——正因為我在台灣的「生活欲望」遠比在美國鮮明,我才會積極嘗試新的東西。於是,我非常了解自己適合活在台灣。

既然講到這,我順便提一下我學習使用月亮杯時所遇過的關卡:

一、第一次

放進去容易,拿出來卻很困難,完全無法照教科書所述抓到杯子底端拉出。所以第一次取出簡直像強暴了自己一次。

不久後偶然見到一個網友推文說「可把指頭伸到杯緣壓下以解除真空,且維持這種手勢位置把月亮杯壓滑出來」,才從此解救了我。那網友當時熱心的推文兩三次以宣傳此法,之前與之後則無音訊。若非我幸運遇到她的推文時機,我不知該強暴自己幾次才能找到適合自己的輕鬆取出方法。

初學時使用「punch-down」折法。後來發現「C」折展開更順。

二、剪尾梗

尾梗輕微有感,所以我決定把它剪掉。但剪掉後才發現:沒了尾梗指向陰道,月亮杯無法遵從正確方向被指頭壓滑出來,一直留在體內。害我又花了一段時間研究,最後發現只要更改壓杯緣位置即可:把3點鐘位置改成12點鐘(正前方)。

三、更換時沖洗

在公廁,從洗手到進廁所單間拿出、倒血、沖洗、置入月亮杯,你必須確保其中一隻手全程不碰其他物品(包括開門、處理衣裝等等)。教科書都說帶一個裝水塑膠瓶進單間裡沖洗月亮杯,那我還得練就單手開瓶並拿穩瓶蓋同時倒水的好功夫。直到有次我看網友推文:

「沒,我都直接走出去洗手台沖月亮杯,再走回單間置入。」

依了網友之言來行動,我人生就海闊天空了。


以上。如果你因為我這篇文章而試了月亮杯且從此拋棄衛生棉,歡迎你告訴我,因為我至今都還沒推薦成功過……。至於我自己,則是被小恩和KJ推成功的。這也是指標——正因為我愛生活愛朋友,才能這樣被影響。

2019年10月9日 星期三

曹政奭


最近閒下來。做白日夢時想到:如果我重徵男友,條件會是什麼?

1. 會跳舞
2. 懂言語調情
3. 表情豐富細緻

是的,我尋找舞友很久很久了,那是我至今最迫切的願望。可是若要交往……好像又隔了一層。雖然目前並沒有密切合作的舞友,但我在舞蹈界交手過的高手也不少。大部分的情況下,我聚焦在舞蹈本身比在對方個人魅力上還要多很多。所以若說舞蹈是男人吸引我的最要素,似乎不是那麼準確(不然我早就死會了)。當然,如果最終讓我陷入戀情的另一半很會跳舞,那我大概是上輩子拯救了地球。

我也曾說希望對方「會調情」。但細節難以言喻,因為你的調情搞不好對我而言太油,我消化不了。也曾說希望對方在對話時的言語量與我相當,因為若我明顯領先,那通常代表都是我在帶話、讓我疲累。再次強調:我帶話能力很強,絕非唱獨角戲那種,而是完全顧及對方的感受,以服務對方為目的——所以才說我會很累,因為對方經常沒有能力、或鮮少思及以話語服務我。

好,現在講表情(除了面部,也包含聲調)。我仔細回想過去最享受的幾次調情橋段,發現精華未必是他的言語,而是他的表情和眼神。如果他很懂得收放眼神,準確的配合我話語的脈動而呈現不同風情,基本上他就抓到蠱惑我的奧義了。

總結:答案應該不是1。2則講不清。但絕對有3。

--
沒有,我沒有要徵男朋友。

--
我不知道還有誰會回來拜訪這個網誌。但你們還是不要回來了吧……這麼沒營養的東西~XD

2019年10月5日 星期六

男人對女人而言是索命者

研究顯示:

1. 已婚男人比未婚男人長命。已婚女人比未婚女人短命。
The stress of marriage shortens your life by a year if you're the wife

2. 單親媽媽做的家事較已婚媽媽少,且睡眠較充足。
Research Shows Moms With Husbands or Live-In Male Partners Do More Housework Than Single Moms

3. 生兒子會縮短女人壽命。(生女反而稍微延長。)
Having Sons Can Shorten a Woman's Life Expectancy


……不,這完全不會阻止我追求可口的男人。只是至今沒有男人要給我追而已。XD

韓劇《陷入純情

2019年9月26日 星期四

戰利品(LOLLIPOP F)


8年前的MV佳作,4年前我寫的歌詞翻譯。當年像是看見曙光般充滿期待,可惜至今仍沒看到台灣唱跳團體有顯著的發展。

My cries penetrate the midnight sky
My tears slip down into my throat
Walking forward with my eyes closed
I am standing at the end of my love story

Memories tangle with the reality
Wounds split open in slow motion
I fight for you and for love
Never with regret

*Your silence strikes me like a blade running across my throat
My heart stops and my hot blood freezes all at once

My love is possessed by you as a trophy
But you turn away from me indifferently
My love is devoted to you without reservation
Though never enough for you to consume
Your eye, like a black hole, engulfs all the reasons for me to love
My love has collapsed, me crying out, lonelier than ever*

I can no longer go back
You can no longer utter a word
Let it go and step forward
I have nothing left
We lie with forced smiles
And dress the wounds with the lies
I fight for you and for love
Never with regret

(*Repeat)

I am a conquest in love but willing not to escape
My body walks alone in a bustling city
I am a conquest in love but no one in the world can save me
My heart suffers silently in a silent night

2019年9月25日 星期三

Google Form 選項額滿設定



假設要辦一個大活動,活動下有各種組別,開放活動參與者填選,但每組有名額限制,須表單在該組名額已滿時自動顯示「額滿勿選」。請問該如何設定Google表單?

首先,將表單題幹製作好(選項內容尚無須填寫):


切換到RESPONSES,點擊Create Spreadsheet:


在spreadsheet內增添一個Sheet命名為「Choices」,並填上4欄「Rename」、「Lab」、「Response Count」、「Response Limit」,其中「Rename」欄下方內填入「=if(C2<D2,B2,"額滿勿選")」後,往下拉到足夠的選項數,使得語碼都自動填入各行:


2019年8月27日 星期二

古典小提琴手評論Henry(Super Junior-M)

之前曾表示Henry是我認為流行界裡小提琴綜藝表演最出色的藝人。那麼流行界跟古典界的差距又在哪兒呢?

這影片給了很好的答覆: XD


影片資訊量不少,尤其是「抹油」這件事~XD

2019年6月30日 星期日

Sean


上面是他2016年的影片。當年第一次看他跳舞時,我以為他將近30歲,因為他強大的男人魅力讓我透過螢幕也聞得到他的費洛蒙,心動不已。然而我查了一下他的來歷,發現他居然只有14歲!當下我驚到想咬舌自盡。




現在,他終於像個男孩了。❤️

2019年6月19日 星期三

狼若回頭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Part 1]

為什麼狗有惹人憐愛的puppy eyes,狼卻沒有?

答案:因為狗比狼多了一條可以提眉皺眉的肌肉。

……難怪之前看到被馴服的狼跟人類玩耍時,我都覺得怎麼狼臉好像打了肉毒桿菌一樣,沒什麼表情……(會不會是牠心裡另有陰謀這樣XD)。這就是習慣所造成的偏見啊。XDD


[Part 2]

何謂「狼性」?

答:其實狼性情非常溫和膽小,不會咬人。會咬人的只有得狂犬病的狼,或是你互動(尤其餵食)方式錯誤。


狼不是兇悍的野生動物嗎?為何不咬人?

答:因為兇悍的冒險野狼(看到獵人不會躲的)都在上世紀被殺光了。


#遺傳與演化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怎樣的女生適合讀理工

Image from the movie Pleasantville


在回顧高中時期時,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我卻差點忘記的事。

當初物理老師常在我問問題後罵我問題不對、小家碧玉、鑽牛角尖。當時我被他說服,覺得自己的思路就是跟那些聰明的男生不一樣,所以才不會是天才資優者。

(所以後來我都不敢問他了,都改問同學。)

經過幾年的歷練至今,我發現前述觀點應該是錯的。男女可能天生思路有所不同(至少在統計上),但女生「不」須「思考得像男生」,才有機會在理工領域上獲得優秀的成就。在最近讀了密西根大學工學院改革報導後,我更確認這件事。文章說女性在工程設計、程式語碼、系統、課程設計……等方面遭遇到的瓶頸,感受是跟男性不同的;這段敘述感覺上就牽涉到男女的思路差異,而非生理差異而已。但「跟男性不同」不代表成就會較低,而是應進行系統改革、消弭缺陷與偏狹,便能讓女性也在該領域上達到頂尖。

開頭提到「我忘記的事」,就是在高中畢業那一刻,物理老師給了我一個總講評,說我三年來進步非常多,讓他很滿意;而其中一個要點就是「我再也沒有問那些鬼問題」。我聞言,五味雜陳,當下立刻反駁:

「你錯了。我根本沒有停止問那些問題,是因為我不敢再問你,只好去問其他同學了。」

老師愣了一下。我不認為我這段自白會讓老師意識到他自己心裡長存的偏見,因為他從來沒有認真咀嚼、欣賞過我那些問題(但這些問題卻被一些其他聰明的男同學玩味再三,尤其憨吉會拿來研究很久)。就算我最初的問題真的不成熟,他也沒有想要根據我這個特質引導我進步,而是直接把我打斷。最後的結果就是:

我最終真的進步卓著,是他所期望的那樣;但我走的路根本跟他想的不一樣——我一直在問那些鬼問題啊~

以上,我並不是在說其實我是天才只是老師不識貨(因為我確信自己不是天才),也不是說我不喜歡老師(因為我其實很愛他,他真的對我很好,從高中到我畢業後都一直付出關心)。我只是想:

我如今被後進(無論男女)評為「非常懂他們的思路」這點,實在值得令我自己感到欣慰——我沒有重蹈過去大人們的覆轍。

還有,我真的是一直到最近才清楚意識到「在理工界,女生的思考模式不須『跟男生一樣』才能成功」。我被社會觀點和過去大人們的成見誤導了很久。


--
(3/6/2020 補充)引自〈唐鳳——與眾不同是常態,與眾相同是錯覺〉一文:

唐鳳深刻感受到經由睪固酮和經由雌激素的兩次青春期,腦部所產生的大規模的改變,包括跟身體的關係、感受的清晰度、情緒表述的方式、看事情的方法……「這兩條思路的變化,都有走過才比較知道,有一些主觀感受的改變,不是說改變後的樣子,而是前後還要有連續性的感覺是什麼。」

在我讀來,「不是說改變後的樣子」是指這兩條思路可以有同樣的目的地,但「前後連續性感覺」則男女有異。而在我看來,現在的教育環境對協助女孩建立其「前後連續性感覺」並不夠友善,明明她和男孩有相同的潛力達到同一個目的地。

2019年6月15日 星期六

【這就是街舞2】EP4



容我閒聊本集某段幾支作品,就從胡博文 vs. Franklin開始吧。(不好意思,因為我獨衷urban~XD)


[1]

胡博文發言時出現一段我覺得不太準確的字幕。胡博文說:「我們本身編舞師,其實大家都不太會freestyle battle,所以這個機會對我們來說是很寶貴的。」

而字幕評註為:「編舞師不擅長鬥舞。」

胡博文句中的「不太會」,是指「不常從事」,不是「不擅長」;就算可能有人覺得「不常從事」就會導致「不擅長」,但那段評註是為了直譯發言者原意,就不該這樣寫。

為何我會在意?因為我也是urban編舞師,而我覺得urban的精神之一就是「很能發揮freestyle」,而且是舞台、戲劇感很強的freestyle。(雖然urban這領域的確沒有battle的習慣。)

不少人認為urban兼具街舞與現代舞的風格(以致常有外行人看到urban作品會把它誤以為是現代舞)。我從未迷戀過old school,之後卻突然一心栽入urban多年,就是因為那點現代舞的風味打開了我的開關。(噢,還有那種忽快忽慢的速度切換。)

而現代舞,強調的就是即興(improvisation),在感受音樂、感受肢體的當下去伸展;而freestyle跟improvisation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所以我覺得urban的freestyle精神是很鮮明的。也許有人會反映:「字幕打的是『不擅長鬥舞』,又不是說『不擅長freestyle』。」但什麼是「擅長鬥舞」呢?是指擅長爭鬥與謀略、還是指擅長推測評審的心意?字幕君應該沒有要討論這種層面的東西吧?一些人很容易就會聯想到字幕是指「不擅長freestyle」。

不知這裡有沒有urban編舞師?是否有跟我相似或相異的意見呢?我並非精神緊繃的對字幕雞蛋裡挑骨頭啦,我完全是在放鬆觀賞的情況下突然被字幕刺入眼睛,可見它有多唐突顯眼……


[2]

節目有舞者提到:call out跟battle的區別,在於前者「不只是要一段freestyle而已,而是要一個完成度高的作品」。Franklin也說:

「平時一支舞是花很多時間編下來的,但call out只能花一分鐘聽歌,這對編舞師特別難。」

我認為這段也不能翻譯成「編舞師不擅長freestyle」,而是編舞師對長時編舞作品的要求比對freestyle的要求還高,所以成名作品多的編舞師還不太適應立刻呈現瞬間成品給大眾。

回頭看Franklin此番表現,各位覺得他的freestyle和他一般編舞作品有何區別?我覺得最明顯的是他在freestyle中持續了一種醒目的不對稱:他左臂明顯比右臂僵化。就算這是因為他慣用手為右手,但他在一般完整編舞作品中不會給我這種感覺——即使左臂動作比右臂少或慢,他也能夠為左側安排足夠的視覺份量,讓整個畫面、整支作品平衡。

Old school的battle反而不常出現這種鮮明的不對稱感,因為old school很多經典動作本身就對稱。


……紀錄完Franklin後,我對自己freestyle時某部位的呆化就更放心不計較了~XD

(很自以為喔~居然敢跟Franklin比!XDD)


[3]

我很喜歡Semi這支舞。小豬對他的開場講評我也認同。

第一眼我也覺得他勝於JC的call out。但我看了JC第二眼,從我身為一個urban舞者的角度來聯想他,甚至考慮看螢光幕和看現場的差異。

JC比較明顯的不足處,是他「飲酒」前後的打拳動作好像單調重複而雜亂,缺乏韻味(「韻味」這詞也是我跳urban最強調的東西)。但除此之外,他真的把音樂「玩」得很足,盡心嘗試了各種角度的捉弄;犧牲了舞蹈的乾淨度,但不是因為不在意,而是為了努力去實驗。我可以理解現場評審如何被他撩起來。

他最後對自己這支舞的講解,也有打中我:

「剛剛這個音樂響起時,我有感覺到一種環境感,就特別想用自己的身體去表達這個環境。……我聽到裡面有一段中國元素,特別像兩個人在飲酒作對的高山上……。」


[4]

三兒的舞很好看呢!
不是我熟悉的技能,我評不了~XD
但因為看得很過癮,硬要留個言。XD

2019年6月13日 星期四

9又3/4月台

Hutchinson Hall @ UChicago (Photo courtesy of kern.justin)

(轉錄自fb日誌。)


其實我不清楚現在的15歲少年在學什麼,尤其不知道「資優生」在學什麼。多方打聽之後,我準備了一份教材。

……結果上課時一下子就把教材講完了,他們都嫌無聊。「你知道的,」學生無奈的對我說,「因為不能考微積分,所以題目就被拖得很簡單。」

「那……」我恐懼起來,「那我要教你們什麼?」

一位小高一:「微積分我還不太熟,」然後他指著其他幾位,「可是他們都已經會了。可不可以解個微積分題讓我練一下?」

國三生驚慌搖頭:「不要~我還不會微積分~~」


反正後來我都在上高等課程;這些孩子的反應相當熱烈與迅捷,他們其中一位號稱把Griffiths看完了,另一位號稱把Wikipedia看完了。原來這就是天才兒童跟我們這種平凡人之間的差異。我在想我15歲時到底在幹麻?

……反正不管我在幹麻,我長大後還是罩得住這些天才兒童。

***

最後沒得教了,只好聊天。一位國三生來自斗六國中,其他都是高一:兩位建中,兩位中一中,一位武陵。

「啊哈!」我跳過去握手,「我也是武陵的~」

他有點害羞的回握,問:「那我怎麼沒看過你?」

我一愣,後來知道他誤解了。「我不是武陵老師,我是武陵校友。」

建中的起鬨,指著武陵的說:「他現在都是大師了,開班授課,比老師還強!連我們班都有人跑過去聽。」武陵的忙說「你不要亂講」,又說建中學長開班授課的內容更可怕。(我則完全不懂他們明明一個在台北,一個在桃園,怎麼好像自古交流頻繁似的?)還有孩子嘆說他們這屆資優班素質不優,頗有為同窗不夠長進而痛心的感覺……。此刻這麼小大人貌,下一刻卻全體抄起手機瘋狂玩遊戲,讓我感到非常錯亂……

有個學生還被其他人稱是未來楊振寧。我趁隙打岔:「我是楊振寧學妹。」(←因為沒實力只好攀關係。)學生於是問我美國研究生活,和為什麼回台。我說我在美國時沒有貢獻社會的心,回台灣才活了。

「什麼意思?」他們問。

我:「例如參加社會運動之類。」

他們七嘴八舌:「太熱衷政治不是不好嗎?」(你們剛剛明明還在大罵川普……)「不是政治活動啦,是社會運動。」「例如什麼社會運動?」

我:「例如g0v。」

學生:「什麼?什麼?」另一位:「等等……是不是唐鳳那個?」

我:「對。」 #感謝唐鳳宣傳g0v(?)

課堂不知怎的就變成這樣了。也沒關係,反正邪教滲入民心得從小做起。


2019年6月11日 星期二

當你有錢有閒

崖上秘境

(此文發於12/2018,為回覆PTT網友〈有存款卻沒太多物質慾望時,會想做什麼〉。)


突然發現這篇文章非常適合由我來回應。我收入高,工作又清閒(工作清閒不代表無挑戰性,只是我支配時間的自由度很高);所謂飽暖思淫慾(咦),我應該有些點子可供你參考,作為刺激人生之法。

我的收入包含可觀的被動收入;這部份關乎投資常識,我在此就不贅述,但提醒你可開始研究。


大多數的人喜歡「解任務」;如果排除經濟壓力,解任務能帶來足夠的成就感與遊戲樂趣。承繼你「幾個月會出去外面住個幾天」的習慣,我個人認為「出國旅行」是個有趣的好任務。偏偏你物欲低,應該沒辦法即刻對「出國」這種花錢的事產生興趣;其實我也是很懶得出國的人(偶爾出國都是因為業務),所以別擔心,我還有好法子。

當你開始對一成不變的人生感到疑惑,就暗示了你知識的不足:不知道當前社會或科技正在往哪條革命路上前進,或者不知道這個社會缺了什麼很重要的東西。如果你得知這些爆炸性的改革還無動於衷,你可能真的沒有意識到這些改革不只是「別人的事」。

有網友推文建議你去當義工,你可能以為義工都是勞力活(例如幫忙洗狗舍、奔波募款……)而不感興趣。不過有許多義工服務涉及高知識,例如去解救一個偏鄉小學的小孩、或一個偏遠山區裡即將滅絕的台灣特有種。你可能覺得小學知識太簡單無趣、或偏鄉太遠而人力微薄只是徒勞,但你可以把整個系統往上往外擴大,例如你創建一個「對偏鄉教育有興趣的師資人力」的指導系統,或是利用資訊科技與行動裝置開發出瀕絕物種地圖。

上面這些都有人做了,也有人做一做之後跟夥伴一拍即合就結婚了,可見是做得相當開心。為了吸引公民參與,這種義工活動的聚會通常充斥美食;就算你一開始對義工活動沒興趣,去吃吃聊聊認識大夥兒(其中很多人是高科技業的工程師)也不虧。這種活動有些叫「黑客松」;是的,這些知識類義工大多跟新創有點關係。


也許你真的對「別人的事」不感興趣,那你回頭看自己:除了慢跑以外,你還有其他娛樂嗎?有人對音樂特別感興趣,因小時條件不足,所以成年後才去學樂器,一學就著迷,持續投入好幾年。如果你對音樂沒有感覺,可能原因有三:

1. 天生缺乏音樂細胞。
2. 有音樂細胞,但音樂知識不足,開關尚未被打開。
3. 學才藝「要錢」,無法引起物欲低者如你的興趣。

但你須做第3步,才有機會破解第2步。知識有價,得用買的;你不花錢買知識,就會一直覺得人生平淡無趣。


如果你真的不想花錢,這裡有一篇「從未拜師學舞,最後卻當上舞蹈老師」的故事,但這是特例。


如果你覺得上述聽起來都挺平淡的,跟你現在的生活差不多,你想要直接跳級知道「夠有錢」的生活到底是怎樣(這樣你才有動機砸一點成本在物欲生活上),那你可能會想開始認識有錢人,讓你觀察一下「很不一樣」的生活。


好吧,那你想認識富二代嗎?首先你可以去AllTogether板搜尋「富二代」。(誤)

或者你小時候有顏值很高的同學嗎?XD 如果你們關係良好,現在可以密集聯絡一下,說不定他現在當藝人了;而非富二代中最容易接觸到富二代的第一種人,就是藝人,

第二種人,是教育者,因為富人就算有能力幫孩子買學歷,基本上還是會先嘗試將自己孩子的實力提高,例如台北美國學校的孩子參加的校外知識類競賽可不少,這樣將來申請到哈佛的機率才能再提高些。如果你是這類競賽的訓練者,你就有機會接觸富二代。

第三種人,是華爾街的人。可是台灣沒有華爾街,所以你可以先嘗試認識台灣計量研究人員。quant在台灣的起薪可能是100,在美國可能是600吧(另有紅利再翻倍)。華爾街的人常常服務富人。

第四種管道,就是參與天使投資;裡面未必有富二代,但至少都是資金充裕的人。但首先要認清「天使投資」就是高風險投資,但它最有趣的地方是:它不只是為了錢而已,你是真的對這產業抱有興趣與知識,期待看它成長。至於在投資前,你要怎麼去接觸這產業、進而了解它呢?請回到前幾段:去當新創義工。


以上所有管道我都有,歡迎來洽談。(大誤)

2019年6月9日 星期日

覺醒



我的鋼琴即興技巧歷經兩次躍進。第二次是因為《蟲師》配樂,第一次是因為朋友婚禮。

《蟲師》畫風很美,音樂也是。當下我覺得能隨時彈這種曲風來撫慰自己實在太爽了,所以立刻想把它用的各種和弦背起來。結果發現:

沒有「各種」和弦結構。他全動畫幾乎只有一種和弦結構。

更妙的是,當我學會這種和弦結構後,我發現日韓ACG有八成配樂都是這種和弦結構!我之後還利用這個事實在單位音樂會上表演,一連彈了很多動漫歌曲和周杰倫的中國風歌曲(是的,周杰倫每支中國風都可採用這種結構);當然也加上自己的即興創作,另外還改編了卡農(因為卡農也是不斷重複的和弦結構)。表演亮點是邀請觀眾上來彈伴奏,而我為他配很多很多種主旋律。

《蟲師》畫風美歸美,但很統一,所以可以理解它只須用一種和弦結構貫徹到底。但為何各種ACG場景都用這種和弦結構?原因應該像「好和弦」所說的:讓人聽來舒服的流行音樂和弦結構都長那樣。玩遊戲須長時投入,所以就算火山爆發(?)也選用那種舒服的和弦結構來配樂,讓人可以拉長遊戲時間。

當然,若你想問的是《FF》的〈Those Who Fight〉是怎樣把戰鬥場面詮釋得這麼好的?不好意思,我答不了這麼高級的問題。你就直接把〈Those Who Fight〉練起來,邊練邊高潮,總有一天應該會想通的。(?)


那麼,再回溯到我朋友婚禮那天。那是更久以前。

當時,朋友(新郎)只請我彈新娘進行曲。我沒有當過婚禮琴手,生澀的上場了,幸好從演練到正式入場都很順利。然而,在新娘致詞感謝爸爸媽媽時,她突然哽咽了,斷斷續續說不出話。現場一片安靜,只有新娘的抽泣聲。

我是婚禮演奏新手,我當時甚至不會即興(除了用黑鍵即興)。可我突然意識到自己並不是一般觀眾,我不能只是安靜;卻又無法選彈高調醒耳、我僅會的那幾首流行名曲,琴音必須躲在新娘交錯的哭泣聲與致詞聲之後,不著痕跡的安撫全場的人。廳小而琴大;為避免壓過新娘費力穩住的微小嗓音,我甚至想起一之瀨海(咦)的鋼琴極弱音習作。

我沒有這樣用即興琴音安撫過別人。我簡直像幼兒摸著媽媽的手牙牙訴衷情那樣,帶著有點抽象的感知力,輕輕將琴鍵按了下去。

我不知宴會裡有沒有任何人察覺到我的不安。然而宴會後,當其他人都來跟我講中場彈的卡農有多好聽時,只有新娘不是講卡農。


「就在我說不出話時, 你的琴音出現了,」 新娘最後是這麼握著我的手說的,「就是這裡,我覺得特別特別好啊。」


即興最美的地方在哪裡?就是在你這麼生澀、這麼摸不清結果的用心就著現場畫面演出後,對方完全接到你的訊息,有默契的順著你送過去的脈絡一起演繹下去,並且無比珍惜。

我這輩子至今,生活上的花絮都是用即興編織鋪就的,從舞蹈、語言、文字、攝影、到音樂,我可以這麼有自信的走到現在,靠的都是我記憶裡生活中眾多夥伴給我的鼓舞。每個朋友都像是參與我即興戲的對手演員一樣。

我唯一沒嘗試過的,反而是真正的戲劇。但這在今年也被我破解了,以LARP遊戲。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2019年6月2日 星期日

青春

夜裡芝大校園一角


1. 這週上專業課時,確認進度超前,最後一堂課會空掉。問學生屆時想幹什麼,他們說看影片。

我:「看影片哪需要在課堂上看?我有一堆影片可以貼在課程網頁上讓你們自己慢慢看。」

我心裡想的是科普影片,隨堂助教卻突然搭腔:

「跳舞影片嗎?」

「不是。」我說。但我的聲音突然淹沒在學生的鼓譟聲與探詢聲中。可你知道的,都是那種淺淺的問題,舞界以外的人的措辭。

下課後,一個經常來問問題的男生又來講桌前跟我討論。但他最後一個問題居然是:

「老師,你剛剛說你跳LA style?你是在美國練的嗎?」

……這是我這輩子第二次遇見懂LA style的人!我的心情立刻從平淡轉變成心花怒放,即使他跳的主要是popping——但人家LA style大師Franklin Yu也是從popping轉過去的呀!我打量了他一下,其好身材和高顏值立刻讓我腦洞大開,想著我可以當他的經紀人和編舞師。

在他還意猶未盡的述說舞蹈時,我給了他一個結論:

「等這個學程(師生關係)結束後,我們得好好談一下這件事。」

他會意一笑,即使我根本沒有講「這件事」是什麼,即使我就只是講爽的,光幻想也好。天知道我有多想收一個會跳舞的孩子!

……話說我到底有沒有辦法在沒有舞蹈專業資歷的情況下開一個舞蹈學程啊?我超想開的。你們知道我最看不慣教學隨便的老師,所以我自己絕對不會辜負這堂課,我有好多好多點子啊~


2. 當晚舞蹈課後,我本該直接回家,但臨時手癢打開了辦公室的電腦,驚見單位發來停電緊急通告,停電將發生在三小時之後的凌晨零時——

見鬼了!有哪個貴重儀器技師會在晚上收信後從家裡趕來關儀器的?帶著一點不滿,我打電話給台電,以確認消息無誤,不然我關一個系統要花很大的精神和時間。尤其我們白天才剛費心把系統操起來,現在又要關掉。

台電客服:「確認零時會斷電動工喔。」

我:「通知得這麼緊急,其他地方都不怕貴儀來不及關嗎?還是他們貴儀都有不斷電系統,就我最窮買不起?」

字面看起來很兇,但我講話有奶音(並不是特意要遷怒,就只是想撒嬌埋怨一下),所以還是把對方逗笑了。他隨後道歉,又說明這類停電通知通常都有在一週前發通告才對;也不知是哪裡出錯(我猜也許是我們單位?)。

湊巧的是,當我去實驗室關機時,居然全實驗室的成員都在!(除了大學長人在新竹實驗室。)大家熱活的忙了起來,還笑聲不斷;我也好好的講解了致冷機的關機過程(很多小學弟妹不會操作),氣氛挺好。

「團隊」這東西,永遠有種青春感,一輩子不會老似的。



2019年6月1日 星期六

民間

致冷機管線漏氣,漏氣點在管線交錯的狹隘處(而所有管線焊死無法拆卸),須找到技術高明的焊接師來就地補焊。

「老闆不出店喔,都是客人把東西帶來修。」老闆娘在電話中回覆我。這是我從中研院同僚那兒探聽來的民間高手。

「可是我們的儀器系統很大,管線也焊死,無法搬過去。」我求情。

老闆娘:「你說你是學生嗎?還是助理?」

再次言明我的身份後,老闆娘終於聽明白了,熱切的說:

「哇!你好厲害喔!」

我:「沒有,只是聲音聽起來很年輕而已……」

老闆娘:「好,我們願意出店。這是因為你是女生喔!我只對女生這麼好。」

我:「謝謝~」

老闆娘:「你幾歲了啊?」

在我報了年齡之後,她傳來極微弱的輕歎聲,我一聽就知道她立刻把我從兒媳婦候選人名單中刷掉了。

老闆娘:「那你結婚了嗎?」

我:「還沒。」

老闆娘殷殷勸道:「要快點結啊,找個好男人。」

我:「好。」

最後我拉回正題,她則請我們四點以後帶儀器照片去店面跟老闆師傅本人談細節;掛電話前又再次強調「是因為你是女生才可以這樣喔」。我本來說我會請研究生過去,但看她這麼在意我是女性,所以我還是決定親自過去賣臉。到了現場,她對我真是百般喜愛,不斷打量;誇我找得到這種小巷地址,又問我是不是國外讀書回來的。

在她與老闆的對話中,我漸漸摸出端倪。她看我不是那種看兒媳婦的眼光而已,她似乎是在嚮往一個知識青年的境界。她希望自己能懂我們討論內容中的專業術語,不懂的時候會有點侷促,也不吝惜把欣羨的眼光投給知識豐富的對方。

細雨初停,高架橋上的天空透出微微暮光。我站在這個低調的黑手小店前,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好像自己演了一場戲,並且遇到一位很愛很愛自己的觀眾。

***

話說最近水逆,儀器一個接著一個壞掉,於是我陷入不斷聯絡廠商或學術單位尋求協助的狀態。

然後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農場的飼料出問題。我打電話給動物園,問他們怎麼控管飼料品質,還有願不願意即時轉賣給我們。

夢裡的對話心態跟我在現實中接洽廠商時一模一樣。但古怪的是:為什麼是「動物園」?

然後我才想起週末跟睿睿(朋友家的小蘿莉)約會時,我是怎麼說真實的巧虎是可能傷人的,就像動物園裡看到的大老虎一樣。

……我看起來會是焚琴煮鶴的媽媽嗎?XD

應該不會。我從小就知道耶誕老人不真實,但每一個童書故事我都可以自己講到哭。造成夏日陰風的那隻妖狐,也從來沒有自我家消失過。


2019年5月26日 星期日

[舞蹈課] 太鼓達人

Song: 玫瑰少年(蔡依林)

提醒:請避免用Android手機播放,因為影音有0.1秒(?)的誤差,會讓眼利的你誤以為我很遜。強烈建議使用桌機播放。

這堂freestyle課叫做「太鼓達人」,意指聽到節奏就「打」!完全不必先編舞。你身週有180度海拔角和360度方位角,手往哪打都行,你根本有無窮無盡的選擇;未來甚至還可加入腳、頭、軀幹、與肢體各部位細節來訓練——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舞蹈動作」這種東西。

P.S. 對學生示範這段時,我一心展示「手」的大鳴大放(脫離我平時freestyle時的思路架構),於是腳只是放鬆的跟隨,沒有特別留意,導致腳步單調。下次也得注意腳步須收放完全、力道分明,不然freestyle不會好看。

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

叫Gmail收到重要信件時打電話給我(Twilio)

我工作上有時須聯絡國外業者。因為時差,他們回覆重要信件時未必是我在電腦前工作時,但我希望我可以即時讀信。

但,我沒有智慧型手機,無法隨時查閱信件。甚至,我當時在睡覺。

看來我需要寫個code叫Gmail收到重要信件時打電話給我,提醒我就近找網路收信或把我叫醒。可我不會寫code,於是我利用Integromat的免費服務連接Gmail(作為trigger)與Twilio(作為action)。首先你要有Gmail和Twilio的帳號,並在Twilio裡加入你的手機號。再來,前往Integromat:


在左下角時鐘設定中,選擇At regular intervals。


在Gmail設定中,連結自己的Gmail帳號,並如下指定你等待的重要信件:


按「OK」後會詢問「Choose where to start」,可選「All emails」(測試時比較方便,且已選擇「Mark emails as read when fetched」。)。


而Twilio連結好後(即Add時輸入Twilio帳號Settings裡顯示的Account SID和Auth Token),則做如下設定:


其中「886912345678」是你的手機號碼,而「https://site.com/dail.xml」可以是不存在的檔案網址。(若你有加入其他排程的需求,也可以填入一個有意義的xml檔案。)


最後繼續在Twilio設定中勾選「Show advanced settings」,並設定接通前的等待秒數:


Twilio會在此秒數後自動掛斷。若是由我方直接按熄手機,則根據個人電信服務設定,手機可能會將Twilio轉至語音信箱,讓Twilio留言,此時Twilio就會開始計時收費。(Twilio免費試用通話長度為10分鐘。)

最後務必按下磁碟片icon存檔,並且將網頁左下角的Scheduling打開(ON)。


有了這組服務,我就可以放心離開電腦閒晃,或放心睡覺不必空等國外業者回信,只待手機叫我即可。手機響時不要接也不要主動按斷,否則可能會被Twilio計時。

Zapier也能整合Gmail + Twilio,但它目前無法設定自動掛斷(timeout)秒數(似乎也無法讓人自加xml語碼),所以用Zapier會有被Twilio收費的危機。(我有寫信建議Zapier增加timeout功能。)

2019年5月12日 星期日

女性領導人達半的工學院

Getty Images

An Engineering School With Half of Its Leadership Female? How Did That Happen?

全球知名的密西根大學工學院,在25個系主任、副院長、執行委員等領導階層名額中,就有13位是女性。而這人數幾乎是2016年以前該院女性領導人的總數。

「一定用了很多同情票吧?放棄了更優的男性人選。」很多人會這麼想。但工學院院長Gallimore否認,強調只以才取人,而這「才」包括能夠觀察出研究環境存在的偏見並闡明其解決方案的能力。

聽起來很「政治」,脫離了理工專業訴求?院長再度否認。他認為消弭偏見、增加多元性不是為了慈善,而是為了提高專業競爭力。在近幾年密西根大學工學院的改革過程中,他們採取了以下方案:

- 訓練徵才評審委員的識才能力:例如,若有一封女性應徵者的推薦信內容是「此人社交能力強,但其技術成就因此被削弱」,那麼這通常會是一封有意或無意的低估應徵者的推薦信。

- 確保男女都得到同量的前輩導師指教:過去,男性後輩明顯受到更多前輩的專業指導,導致女性後輩資源較不足。

- 重訂評選標準:應徵者畢業自哪個學校、論文發表至哪個期刊、所獲榮譽來自哪個組織……,這類標準都可能帶有偏見。例如身任National Academies of Science, Engineering, and Medicine的委員被視為極高榮譽,但這類組織的新進成員通常來自既有成員推薦、通常來自同樣那幾家名校、且成員通常是男人。

在密西根大學工學院經歷這些改革後,這個領導階層的會議氛圍完全不一樣了。例如教職員問卷調查經常呈現女性教授對工作環境滿意度較低;以前針對此結果,男人佔多數的會議上常會出現「女人就是玻璃心」這種聲音;但今天,這種聲音完全不見了,所有高階主管都有效率的針對問題立刻進行深度討論,提出改革計畫。

誠如本文開頭所言,一個女性領導人達半數的學術研究環境中,其專業進步跡象十分明顯:過去男性領導人沒發現的缺失,無論是在工程設計上、程式語碼上、系統上、政策上、課程設計上、創新機緣上……,都開始被女性佔半的領導群體發現了。男性無法發現缺失,是因為這類缺失對男性的負面影響不如對女性大;一個會抹煞一半人類的系統,就不會是高效的系統。


寫到這,我想起過去曾訪視某所高中,其科學班老師告訴我:

「科學班招生考試內容是有『性別』的。我們發現:如果讓某一兩位男老師負責出題,那麼那一屆幾乎錄取不到女學生。如果出一些科學影片分析題,女學生的作答表現常會比男生出色。」

所以,從小小一個少年班級的招生考試裡,就可以發現選才制度如何帶有性別偏見。想像這種偏見如何根深蒂固的爬滿箝制整個社會的職業結構。



2019年5月10日 星期五

跑步與呼吸的音樂性

3年沒跑步,上週末還是不甚費力的跑完了20圈操場。美中不足的是:特地挑了空品是綠色的一天去跑步,結果跑到一半就聞到燒垃圾的味道,害我中途想放棄,但最終還是捨不得當初定下「今晚來跑20圈」目標的自己。

我慢跑方式是全程等速。話說我每次跑步的吐納都非常規律,甚至有很鮮明的節奏性(細節上還有複雜的弱起拍!);不用這種節奏呼吸,我就跑不順。所以我很好奇:缺乏音樂節奏細胞的人,是怎樣把持自己的呼吸節奏的?因為本身是舞蹈老師,遇過一些節奏感十分微弱的學生(那麼我就會採取不一樣的教學方式);這樣的人在跑步時是否會有另一種身體機制來維持良好的吐納?抑或他們也可以很自然的維持準確的節奏,但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呼吸有節奏?

下圖就是我的呼吸節奏,可按Play鍵播放:


其中某「吐」放在弱起拍而非第一強拍,是為了避開腳步第一拍的震動造成吐氣不穩;因為吸到底時已經很想吐氣了,若又被腳步震一下,就會一口氣吐得太急;而我想要的第一吐是悠長的吐。而且這種提早吐氣的安排致使吐的總時間比吸的時間長,似乎更接近血氧高結合的腹式呼吸特殊法


我上一次長跑是3年前在玉山行前訓上;小謀老師要每人跑1.5小時,但跑多長他不管。明明可以散步(?),但當時自認為膝關節不好的我仍不小心跑了14公里;跑到後來也不怎麼喘,還能跟前來搭訕的非山友跑者聊天,最後還有力氣加速衝刺。

再上一次則是6年前(原來我是3年一跑啊!),跑景美河濱15公里。那次有丟丟陪跑,跑之前我還對他說:「我膝關節不好,就請你幫我抓個8公里即可~」結果我就被騙了……XD

我猜我長年的練舞習慣(每隔一天練舞一次37分鐘)一定是落在很棒的有氧區間,以致我即使3年才跑一次,都能有良好的體力維持大約10 km/hr這種平民慢跑基本速度。我也相信我在呼吸上的精確節奏感是舒服長跑的關鍵,讓我即使平時沒在練跑也能輕鬆跑完。

抓到自己身體的節奏來跑步,也許真的會有天我合一的感覺呢~ :)


2019年4月28日 星期日

[LARP] 雪之村

圖來自漫畫《金田一少年事件簿》


(LARP = Live-Action Role Playing,即實況角色扮演遊戲。為不洩漏劇情,文章標題非劇本原標。)

這遊戲真的很讓人快樂~(心)

我覺得說謊(編故事)非常好玩,但在現實生活中無法這樣做,於是角色扮演遊戲成為我唯一的機會。每次被人發現一個新線索,我又得生出另一個謊言把故事圓回來。而這次玩到最後,我的自創謊言還是與故事主線進程相契,沒被發現任何矛盾,也沒有阻礙到大家抓真兇,這讓我覺得非常自豪~XD

(雖然最後還是有人指出我是XX師。那是因為劇本有點簡單,直接在我包裹裡塞進XX道具,我一被搜身就會曝光。但所有人至今仍不知我案發時根本不是躲在我宣稱的廁所,而是躲在現場床底下。)

不過,因為太專心編排自己的故事,我尚無餘力好好觀察其他玩家中能力最強的是誰。這也受劇本限制;若那劇本寫得不完善,或該玩家角色恰好最無聊,就不容易判斷玩家本身能力。應該須多玩幾場才能蒐集足夠資訊,但我目前已初步鎖定某玩家A。

遊戲中有時會在詮釋劇本時發生爭吵(伴隨掀翻屋頂的音量XD),這是劇本張力引致。不過,過多的爭吵可能暗示玩家容易執著於某一點上堅持是非(有礙劇情推進),或急於糾正對方玩法(因為對遊戲規則解讀不同),於是無法專心純粹的觀察(或欣賞)其他玩家的編故事能力。我覺得這部份需要我們眾玩家再磨合一下,才能合作把故事發揮到最好。

在這場角色扮演中,玩家A與我恰好是故仇,但今日為隱瞞身份必須互相掩護。不過最後我還是指認了A,因為我包裹中的毒藥瓶實在太多了,而這毒藥不太可能是玩家以外的人給的(因為劇本通常不會這樣編)。所以在我被追問毒藥來源時,我在「編造出另一虛擬角色」與「誠實相告」之間,選擇了後者;畢竟誠實相告也可能有助大家獲得更完善的線索,以查出真兇。然而,A自始至終沒有指認我;所以在遊戲結束時,A得意的跟我套近乎:

「瞧,我護你到底呢~」

……咦,這是故仇之間應該有的態度嗎?XD

不過,之前有人懷疑我是真兇時,A曾突然冒出一句:「我知道不是她。」這句話才危險吧!XD 其實我拿捏得很好,這些懷疑者只要繼續辯論下去,就會知道我是真兇的可能性很低,尚不需其他人為我辯護。他這一出面,反而洩漏我倆的關係啊!幸好其他人仍然專心辯論,沒人察覺到A在說什麼~XD


這次劇本最狡猾的地方,是「不夠完整」。例如我的角色劇本是想調查多年前某家人Z的死因,所以今天重遊舊地打算暗中調查。結果某玩家在遊戲開始不久就突然問我:

「你剛剛為何要跟我打聽Z的事?」

這真殺個我措手不及!我以為我是暗中調查,甚至還未啟動調查,想不到另一玩家拿到的劇本居然是我已經明目張膽問過她!害我當場想不到謊言來隱瞞我和Z的關係,只好直接承認我是Z的家人了。但遊戲結束後,我就想到一個很好的藉口瞞過去,不必揭穿自己與Z的關係。看來我還太嫩。

希望我以後可以被這遊戲磨練成老狐狸,這樣我將來就可以安心從政了。(大誤)

2019年4月24日 星期三

紅色滲透


去年底出爐的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報告(連結在此),講述中國如何滲透美國。今天終於瞄了一下,全長213頁,「Taiwan」出現120次。以下翻譯摘要:

1. 中共沒有專門負責「滲透」的單位,而是所有有對外接觸的單位都在努力滲透。

2. 在美栽培親中政客負責遊說。少數案例會找法律漏洞做非法資助。

3. 令各大學裡的「孔子學院」負責監視反中運動。

4. 中國外交官干擾美國智庫活動。中國甚至自己在美建立智庫網,同時阻礙美國智庫蒐集中國資訊。

5. 美國所有中文媒體全被中國操控(除了法輪功開的那幾家),進一步再影響英文市場。同時阻礙美國媒體接觸中國資訊。

6. 利用中裔美國人社群宣揚中國之美。對反中、親台言論施壓(例如利用留在中國的親人進行威脅),甚至在社群中安排少數的間諜。間諜雖少,但已在中裔社群裡引起人人自危的風氣。

7. 科技部份:剽竊、剽竊、剽竊。

8. 中國不只對美國進行滲透,也用同樣手法處理澳、加、法、德、日、紐、星、英等國家。


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在試算表中產生文字明細


前言:數年前,我在PTT團購板(BuyTogether)當了幾次主購,初衷純粹是為了體驗「當一個很厲害的會計」的感覺。引發我動機的是試算表中「VLOOKUP」這個函數指令;聽說用了它之後,就可以在幾秒內將數百人的匯款對帳完畢,著實讓我心神嚮往!於是我參考了PTT網友aotsukirin的教學(只要看文末「歡迎下載!!」那個Excel檔案即可,檔案裡有相當精簡的操作說明,實際操作後就能立刻理解),執行了幾次團購對帳,頓時讓我有功力大發、迅速晉升為武林至尊的感受。當時唯一不能在「幾秒內解決」的步驟,是「產生每人訂單明細」這件事。

身為主購,你須向賣家提供服飾「每一種尺寸的件數」的清單,但你須向集運公司提供的卻是「每一位買家購買的各尺寸件數」。在網友買家填寫Google Form時,他們在顏色尺寸「黑M」、「紅S」等各欄下填寫數字,而你在後台spreadsheet中可以輕鬆的把各尺寸數字加總起來,交給賣家。但你尚未能輕鬆的把各人的購買清單加總起來成為文字明細(例如「黑[M]*4, 紅[S]*1」),以交給集運公司分貨打包寄給每個買家。

所以我在當時為此製作了一串語碼,寫在這個範例試算表內。用法說明:

該檔 J 欄有個長碼;若你的商品尺寸欄為 B 到 G 欄(如範例檔所示),就取那長碼中 B 與 G 之間的碼,貼到明細欄 H2 內,以下往下拉,便能立刻生出所有明細。

使用此語碼毫不困難;但要「建構正確語碼,並把它輪迴拉長」,則須我事先另查網路資料。這段長碼是我用 CONCATENATE 和 TRANSPOSE 指令跑出來的。它當然也可以用Python等程式語言生出來。我用過各式各樣的語言,但沒有任何忠誠度,因為至今我還是不會寫任何語言——是的,我就是在不會寫程式語言的狀態下寫了程式語言這麼多年,用來分析研究數據,或解決生活小事;這一切,都靠豐富的網路資源。

--
最近發生了一些小事,讓我想把過去幾年用的「生活小碼」(?)貼上來留念。過幾天我再陸續分享一些小東西。

2019年4月17日 星期三

薛丁格的貓

Image from Wikipedia

喔,我最近科普魂大發呢~

(不,我不要科普魂啊~我不想業障纏身啊~~~)


中國有一個網路綜藝節目叫《明星大偵探》,我在它第三季最後一集〈又是漂亮惹的禍2〉下方留言中,看到這則留言(影片與留言連結):

薛定諤的貓並不是平行空間理論吧?我記得是量子力學啊。觀察者的存在導致了量子形態的坍縮。

這一席發問突然讓我想起我曾在臉書上回答過朋友類似的問題(喔我對我臉書朋友真好哇~XD),於是特地翻找了一下,把當初的文章轉貼於下。


「觀察」所做的事,是讓本來疊加的兩態(生態與死態)突然崩潰(「collapse」)到其中一態,機率由本來的疊加態決定。

許多物理圈外的人覺得「觀察」這個論點太神奇。其實這在物理界也眾說紛紜,因為「開箱觀察導致collapse」只是哥本哈根派的詮釋,甚至連哥本哈根派裡的波耳都不認為是觀察導致collapse。知道盒子裡的薛丁格貓為什麼可能會死嗎?因為盒子裡藏有放射性元素和毒氣,放射物若打到偵測器,其機關就會立刻釋放毒氣殺死貓。波耳認為,早在開箱觀察(conscious observation,有意識的觀察)之前,這偵測器的存在(unconscious observation,無意識的觀察)就導致疊加態collapse到其中一態啦。

甚至,有些非哥本哈根派還拒絕相信collapse的發生。他們認為開箱後,生態與死態仍同時存在(沒有collapse到其中一態),只不過這兩態是分岔各存在於「多重時空」。

Image from Wikipedia


一般教科書採取的詮釋是「unconscious observation導致collapse」。

所以外界各種干擾(unconscious observation)都可能搞砸進行到一半的量子運算。於是量子電腦裡有一種類別叫「拓撲量子電腦」,利用量子糾纏織成麻花辮,不管麻花辮怎麼彎折,都還是那樣的麻花辮,所以不易被外界干擾搞砸運算。若是其他類型的量子電腦,就得想辦法減少外界干擾或加入除錯技術。

其實在薛丁格貓之前,愛因斯坦等人有假想過另一個實驗(EPR experiment)來說明量子力學,但很多人不服,因為那實驗必須把一些古典大物體想成具有非古典性質。結果薛丁格貓假想實驗一出來,卻被一堆物理學家接受,沒人質疑「貓這麼大隻,明明是古典,根本不是量子力學」。愛因斯坦有寫信讚美薛丁格一番,說:其他人其實都還沒弄清楚自己是不是跳脫了「古典大物體」這種框架(就信了你的薛丁格貓),但你本人卻確定是在沒有框架的思路下想出這個實驗的。(這信讀起來真文青,但哲學與語言邏輯高到我差點意譯不出來~)

愛因斯坦給薛丁格的原信如下:

You are the only contemporary physicist, besides Laue, who sees that one cannot get around the assumption of reality, if only one is honest. Most of them simply do not see what sort of risky game they are playing with reality—reality as something independent of what is experimentally established. Their interpretation is, however, refuted most elegantly by your system of radioactive atom + amplifier + charge of gunpowder + cat in a box, in which the psi-function of the system contains both the cat alive and blown to bits. Nobody really doubts that the presence or absence of the cat is something independent of the act of observation.


--
話說我因為《明星大偵探》這個節目,一度迷上張若昀和魏大勛(尤愛魏在〈恐怖童謠〉案裡的模樣,一副超好抱的感覺;我最愛擁抱了~>///<),最近甚至還因此成了live action role-playing(LARP)的玩家!也許以後有機會我也寫寫接觸LARP的經驗吧。:)

2019年4月15日 星期一

飛機與伯努利

Image credit: NASA

前言:日前有臉書朋友分享〈「飛機能飛起來,靠伯努利原理」 別傻了,這是錯的!〉一文(注意:此為農場文網站),引來眾多討論,我也在其中提供解說如下。網路科普文眾說紛紜,我的解說則完全根據NASA的官方答案——因為沒有道理一個專造飛行器又身兼科普教育之責的全球最大航太中心會把這種事說錯。XD

根據NASA的官方解釋,簡單來說,飛機會浮起來的原因的確與伯努利原理類似,錯的主要只有「equal transit time」theory(機翼前的氣流分道後,會同時抵達機翼後方會合;因機翼上方曲線較長,所以流速須較快)這部份。機翼上方氣流速的確較快,但比用「equal transit theory」所推導出的流速還要快很多,而這流速沒辦法用很簡單的一句話說明。

NASA為了推廣「飛機為何會浮起來」的正確觀念,特地推出FoilSim的模擬軟體。模擬時所需的參數有機翼形狀、飛機速度、傾斜度、氣體性質(密度、黏滯性、可壓縮度)。若要簡單用一個公式說明浮力L有多大,式子在這

L = Cl * A * 0.5 * ρ * v^2

式子參數只有氣體密度ρ、速度v、機翼截面積A,而其他複雜的因子全部丟到那個係數Cl。而此式的「0.5 * ρ * v^2」,正與伯努利公式相同。有個細微差異是:伯努利原理講的是一條不可壓縮的流體,但機翼上下則牽涉兩條流體;但機翼此式與伯努利公式都是由能量守恆直接導出來的,中心思想一致。

若嫌「沒辦法用很簡單的一句話說明」太打發人,還有一個更簡明的解釋:氣流會沿著機翼形狀而轉彎(Coandă效應)——氣流被引導得往下流,所以飛機就被擠上去了;二者是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關係。這個簡明版解釋聽起來跟伯努利原理好像沒什麼關聯,但它們之間並沒有矛盾,它們都是牛頓力學的必然結果。


特地把這段詮釋轉貼來這,是因為從前的我正是「equal transit time」theory的受害者。小時候每當讀到課本「氣體會同時在機翼後會合」這一段時,我都特別痛苦,想了半天弄不懂,差點要做惡夢。

我敬佩所有從事科普教育的專業人士,尤其你須用「簡單」但「不脫離複雜的真實」的語句解釋一個科學知識,任何一點偏差都可能誤導廣大的讀者群,所以科普人擔的業是很重的~這就是為何每當我聽到物理圈外的朋友對我說「姆奈我想問你量子物理/黑洞/相對論……」時,我都會嚇到臉色發白的原因。XD

--
至於用「偽科普」來尋求關注甚至營利的人,那擔的業就更重啦……(遠望)

2019年4月14日 星期日

黑洞



「姆奈!你不是物理人嗎?快來講一下最近最熱門的黑洞照片!」

……呃,可是現在媒體焦(嬌)點不是都在演算法嗎?演算法是資訊人的領域啊~XD

上面是Katie Bouman在2016年的演講,演講重點有:

1. 為提高照片解析度,必須用一個跟地球一樣大的望遠鏡。現實辦不到,只好讓分散於全球各地的望遠鏡合作,權充大望遠鏡。

2. 但這些零星分散的小鏡離一個完整大鏡仍很遠。即使小鏡們會隨著地球自轉而移動位置,補足一些空缺,也涵蓋不成一整個大鏡,所以取得的影像資訊也很零星。

3. 要從零星資訊拼湊出完整照片,需要靠演算法:把所有符合這些零星資訊的可能照片模樣都丟給演算法判斷,問它「哪張最像一個黑洞該有的樣子」。

4. 但建構演算法時,不可以偏好「最像愛因斯坦理論」的黑洞,不然觀測家不就等於被理論家牽著鼻子走?為了確保演算法的客觀性,團隊丟給演算法各種天文照片的碎片,告訴它「這才是合理度高的照片」,而演算法便會從各種符合觀測資訊的可能照片中選一張「合理度跟眾天文照片一樣高」的作品;然後,團隊還丟給它各種日常生活照片的碎片,演算法再次據此選一張「合理度跟眾生活照一樣高」的作品,目的就是為了降低演算法的偏見。如果兩張入選作品長得一樣,那麼這作品是真實黑洞模樣的可能性就極高。


最後來談個真正跟物理有關的重點吧。黑洞照片中的亮光其實是來自黑洞外圍高速流動的電漿(但電漿並非橘色,色彩是後製加上的color map,用以顯示電漿噴射強度),但為何連光都逃不出的黑洞,居然允許電漿噴出來,不會最終把電漿吸光光?這是個天文物理學家研究已久的題目(電漿噴射並不違背愛因斯坦理論,只不過電漿活動的機制細節尚未被科學家弄清楚),直到今年初終於有個較完整的初步模擬發表於PRL。模擬中,造成電漿噴射的主因是:一些帶有負能量的粒子進入黑洞的事件視界(event horizon)後,會致使黑洞旋轉能量被減低(Penrose process);而此旋轉能量被黑洞旁的極向磁場奪走後(Blandford–Znajek process),會造成電漿噴射。這篇研究的亮點就是主張Blandford–Znajek process和Penrose process這兩種機制都要被考慮,才能建構較完整的理論模型,以詮釋實驗觀測。

至於如今觀測到的黑洞模樣究竟是否符合理論預測呢?目前的觀測結果(例如黑洞尺寸)與以愛因斯坦理論為基礎之諸多計算預測吻合,但細節還有待繼續努力——電漿模型仍有點簡陋,尚無法直接與實驗觀測對照;而觀測照片仍然模糊,再蒐集多一點數據(例如引入在地球上空運行的望遠鏡),照片應該會更清楚。


Credit: Event Horizon Telescope Collaboration

2019年4月13日 星期六

所謂等級


最近Blues界的舞友Lucas Lin在談舞時分享了一篇文章〈How do I tell what level I belong in?〉全文中譯 by Lucas Lin),作者是頂尖Blues舞者Damon Stone。文章內容提到:很多學生去上進階班(Advanced)課程是為了「自尊」,他們常在上完課後感到滿意,覺得課程內容精彩有趣,自己也能應對如流。但其實,一個真正吸取到高級班精華的學生,應該要感到「很受挫」。

我這篇文章並沒有要探討進階班學生的心態問題。我想談的是Stone提到的進階班、甚至大師班(Master)的精華:大師班是開給那些求知欲極強的的舞者,那種「把一件事情做對」的欲望強到即使正在琢磨的這個東西根本不被舞伴、觀眾、甚至大部份的評審理解,他也毫不在乎——對,他就是要夠「宅」,他才適合大師班;他能花很長的時間聆聽一段理論課,然後花更長的時間不斷嘗試與練習,只為了把那個小東西做對。

但這種「宅」,並不是不食人間煙火、離群索居。「把它做對」的終極目標,就是為了可以更無礙的把資訊和情緒傳達給你的舞伴,並接應舞伴任何或對或錯的反應,讓對方得到最大的發揮。所以,當一個初學者跟一位大師跳舞時,初學者常常會認為「天啊,我跳得真好」而樂不可支;但事實上不是你強,而是那位大師太強。

現在,我終於要說我的LA style了。LA style不是社交舞,似乎會跟Blues的學習精神有很大的不同;但我卻在這二者之間發現異曲同工的地方。因為Blues是社交舞,所以它從初級課程就在強調舞伴二人之間的connection;connection做好,兩人才能繼續契合的跳著即興的舞步。而我的LA style課程,從學生初學時就教授「情緒傳達」、「音樂性」、「編舞」這種即興跳舞(free style)所需的能力;甚至穿插不少理論課,用來分析討論一段歌曲的音樂結構,或是鑑賞一位舞者的舞步細節。這些都是我N年前自學初期也經歷的過程,但這跟一般舞蹈教室開的街舞初級班的教學方法不同,一般教室課程大多著重於把舞步技巧基礎練扎實。基礎當然重要,但LA style被發想出來的初衷是想在舞台上呈現舞蹈的戲劇性,而社交舞如Blues的美妙之處也在於你與舞伴間的戲劇張力,這兩個舞種從一開始就在乎「情緒感染」,而它們的即興舞步的主要目的不在於能瞬間「炫技」,而是能即時傳達意念。

你會發現,有些LA style作品的舞步很簡單,但舞者做得非常乾淨,非常準確的搭在音樂節奏上。乾淨的動作當然需要扎實的訓練,但一個學生追求這件事的積極度會跟他的「鑑賞」能力有關——他是否看得出舞者的肌肉力道與其欲表現的情緒節奏層次密切相關。我覺得這種鑑賞力應該從初學時期就開始大量訓練,而不是一直單方面要學生磨練技術。(可順便參考這篇學鋼琴心得:「品味的重要」。)有準確的眼光,你才能在學舞過程中察知自己那微妙的關卡在哪裡。

所以,其實我的課程風格一開始是很「宅」的。但為了市場需求XD,我後來還是把它轉化得更親民些,因為沒有初學者想要在一直「受挫」的環境裡學舞。但轉化後的課程風格仍然沒有偏離我的初衷:「情緒感染」,只是沒有宅到讓初學者誤以為跳舞是不須「被理解」的。

所有的藝術人都希望在舞台上「被理解」,但你在學舞的過程中,一定會遇到一種很私人的關卡,你發了瘋的想把它參透,但身邊沒有人理解你究竟為何那麼偏執。這種關卡非常細微、非常耗時,參透了(或者你花了數週數月都不確定自己參透了沒)也不會讓你的舞技在常人眼中迅速翻升。它就是一種報酬效率極低的東西,但你明確的知道你就是得把它解開。

如果你確實經歷過這種過程,那麼恭喜你,你應該具有大師舞者魂了。


P.S. Kevin Paradox的這支影片fb中譯版)也談到同樣的論點:「我嘗試跳不同的東西,我很開心能夠把這些小東西加進我的舞蹈裡;但沒有人看到這些,只說:『Paradox的舞蹈變了,我比較喜歡他以前跳的。』」要追求進步,你必須有能力為自己設置目標,並勇於經歷改變的歷程。


2019年4月3日 星期三

[舞蹈課] 初學生的編舞作品

Song: Honestly by Eric Nam

(注意:Youtube影片在Android上播放會有細微的影音不同步,但在桌機和iOS上則正常。請求各位務必使用桌機或iOS收看舞蹈影片——我很介意!XD)

為何畫質這麼低?因為我學生要求臉必須糊成一團,才允我把影片放上來~XD

其實學生們編這支舞時完全是乾編——編舞當下沒有音樂,純粹是想到什麼動作就加什麼動作,最後把動作串起來。也就是說,這支舞本身並沒有音樂性,但可讓舞蹈初學者先解放思路與身體。

(眼尖的人應該有發現我手腳的律動偶有打拍子的行為。我自己跳舞時是不數拍子的(連心裡也不數),打拍子只是為了給學生看,有點提示作用。)

在舞蹈上,我最講究的其實是音樂性(雖然並沒有呈現在這支學生作品裡);在我自學舞蹈之初,就是受音樂感發而開始伸展肢體的。演變至今,我對音樂性的企圖心越來越強,如果跟舞風與程度相近的舞友討論起來一定會很過癮。可惜我在網誌上聊了這麼久的LA style,卻都沒有徵到舞友啊啊啊——我還在網誌右欄的晴天娃娃下許願了呢。我以為娃娃會很有效,它讓我每次出遊都遇上好天氣;上次做天使投資前許了個「匯率降低」的願,居然也奏效;連科比家的小朋友們感冒也因我許願而痊癒了呢!(結果聽說把禱詞拿掉後又感冒了~)(欸?)

昨天稍微修改了一下網誌版面,於是偶然複習到過去文章的網友留言,問我下次何時還會有舞蹈影片;當時我回一年一度,結果現在都過了快五年了!所以趕緊再補一支上來~XD

(Updated) 這幾天複習了我媽的日記,發現這一頁:(宋允鵬老師是很資深的鋼琴家)


……就說嘛!我最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音樂性」了!還不快來跟我切磋切磋摩擦摩擦~XD

2019年3月29日 星期五

車 2

週六拿網購的機油請樓下機車行幫忙換油。新手小弟問:「是加800嗎?」

我:「嗯,是800的車。」

結果他加完後,老闆過來關注,說:「等等,這種車不能加滿800,不然引擎可能跑不太動。」結果老闆又幫我把剛加進的油放掉100。

週一騎車時,車子發不動了。我又去機車行,問是不是油放掉得不夠多。

老闆:「不是,是下雨的關係,導電有問題了。畢竟是老車,密合度不夠。」

每次聽到這種話,我都會心酸,因為我其實可以停在馬路對面工作地的機車棚裡避雨,但我嫌那裡太遠,不夠方便。九年前剛把它從小阿姨家停車場裡牽回來時,它明明還是個整潔雅緻的淑女;現在卻變成傷痕累累(因為我被撞摔車過)、長滿青苔(呃,就下雨嘛)的江湖大嬸了。

老闆:「如果把它放在遮雨棚下,它壽命會延長很多。」嗯,它都21歲了,該延長到幾歲才好呢?它也從沒出過任何大問題,歷來進廠都是為了標準的保養和正常的零件耗損更換。

最後老闆用過電+按發+猛烈踩發的方式也啟動不了它(話說這家機車行真的是有名的粗魯,踩發到我覺得我一身老骨頭都要碎了),於是斷定問題出在火星塞。

我點點頭,便留下車子離開了。本來想觀賞老闆更換火星塞的,但他徒弟正在抽煙。半小時後回去,車子已經好了,正噗噗噗溫柔的叫著(我這車的引擎聲很小)。老闆說的確是火星塞,這本是該定期更換的東西(雖然他補充「不過我都是等車子出問題才換」),但應該有五年沒換了。我在心裡答:應該是九年以上。

覺得有被這個診斷安慰到——也是個本該定期更換的零件。我的車子並不是因為我放任它淋雨而折壽了。(自我欺騙)

每次進機車行都會學到一些新知識,尤其老闆都會很仔細的說明給我聽。可能是因為我每次看他們操作,都會一臉好奇寶寶樣的問很多,所以這次當我付了錢要把車子牽走時,是老闆主動叫我留步,說要好好把來龍去脈解釋給我聽再放我走這樣。XD

2019年3月20日 星期三

帥哥都不在我的守備範圍內(淚)


JunSun Yoo是1M studio裡我難得會一支不漏的追蹤的編舞者。他的風格其實跟我的LA style不太像,他比較偏swag;而這支編舞中又有較強的戲劇元素,一點點爵士與音樂劇個感覺(其中「爵士」不是指modern jazz)。

這種放鬆、輕巧(但又力道明確)的風格,我本來沒有;但自從接觸swing dance以後,我得到了很多。Swing dance重視的是 1) 放鬆的同時並維持connection,2) momentum傳遞,與 3) 兩人間的情緒感染與戲劇張力;我很意外學會這種雙人舞會大幅增益我單人free style的能力。雖然我對swing dance的喜愛尚不能取代LA style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但我從swing裡得到的快樂與靈感是毋庸置疑的。

2019年3月8日 星期五

《還願》

(畫作出自七草)

[Part I]

我小時候,房門口也有貼符咒;喝過符水,也泡過艾草(?)澡。

這些都是我媽給我的。當一個人很窮困、走投無路、又碰上一個一直體弱多病醫生都看不好的女兒時,就很容易走上這條路。好險我媽結識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宮廟,燒符水只喝過幾碗,艾草澡就正常洗(不會讓我泡七天啦)。看我喝完洗完後就變成學霸了(誤),不喝的話早變成愛因斯坦(大誤)。

後來我媽就改給我吃比較正常的東西,是醫生建議的台糖「健素糖」;結果多年後還不是被爆出使用飼料級原料~XD 我媽在日記上還寫過:「健素糖真的太貴了。薰身體好像有比較好,就停吃好了。」——這也是一種砸功德金(?)買心安的行為啊。

就算我成績很好很聰明,小學時的我是完全信任媽媽的,符水都是眉頭不皺的喝下去。所以,對於其他生長在異常家庭的孩子,如果沒有外人干預,他真的就只能完全依賴父母,或夭折在父母手裡。各位如果發現任何一絲該拿起電話撥113的事,請不要猶豫;再小的事,113都一定會辦。

2019年1月24日 星期四

那些愛我的種族們

生活中第一次頻繁接觸的其他種族是韓國人,因為博班學長是南韓人,老闆也是韓裔。

影視上除了小時候看過的美國影集外,第一次密集關注的種族是印度人(寶萊塢),緊接著是韓國人;上述二者都是因為舞蹈,而舞蹈是我的本命。

我第一次被誤認的所屬種族是韓裔,可能是因為我當時跟韓國學長互動頻繁(但我明明沒講過一句韓語),於是被隔壁實驗室的中國學長誤會已久。

「我哪裡長得像韓國人?!」我揚聲用中文對他說。

不過這是我們難得一次用中文對話,平時即使只有我倆在場也一向只用英文。可能是因為我們倆都以韓國學長為中心活著(?)——中國學長很愛韓國學長,每天都跑來纏著他,纏到我有次都還夢到韓國學長是gay,超級傷心。

我跟韓國學長討論過韓舞影片;寶萊塢影片則是從KKCity《永恆的國度》那裡看到網友分享的。我非常珍惜印度舞的細節,給了我很多舞蹈靈感;恰好又遇到《國度》的網友大頭龍發言說他很欣賞寶萊塢舞蹈,覺得「連手指都很有戲、很迷人」。

我很喜歡大頭龍,所以就更愛寶萊塢舞了。


回台後,我開始參加一些舞場。Swing舞場有越來越多外國朋友來作客,尤其是韓國舞友和老師。有次一位知名的韓國老師來訪,他現場徵求一位follower與他一起開舞時,我立刻熱情的舉手。

然後我就被選中了!

我們走向對方時非常有戲,欲拒還迎,根本是一路演下去。其實我平常在舞池不會這麼高調,因為我沒有在任何舞蹈教室上過正式課程;為了禮貌(?),我乖巧的保持邊緣狀態。當時我衝著對方是外國人,所以我可以放肆一次;也很榮幸讓他看出我是drama queen,可以配合演得這麼誇張XD。韓國老師不認識我,第一眼應看不出來。但從我舉手的氣勢和我邁出的第一步,他就知道我可以玩多high了~


後來我在某次大型派對裡認識一位越南裔加拿大人,他大概是與我交手過的舞伴裡最珍惜我的其中一位(就是之前我們跳著跳著就一起倒在地板上那支影片裡的男生XD)。舞會後他對我說:

「給我你的fb。你這人很有趣,不能錯過。」

他是練舞多年的資深老手,Lindy、WCS、blues、salsa都會跳。之後我去WCS舞場磨練前,還特地寫信向他請教訣竅,因為他跟我說過「會跳Lindy就等於會跳WCS」。

(話說當時在派對後的晚餐上,大夥兒猜他年齡時,都對他已經30歲感到訝異,以為他20初。那時被他誤認是大學生的我也只能坐在旁邊恬恬傻笑……)

最近有次去blues場,恰巧遇上鬧得很歡的大遊戲,因為適逢Toby老師快要離開台灣了,還有IM老師快要閉關齋戒了XD。Toby貌似中東裔,IM則是東南亞穆斯林;這兩位都是高手。

(……嗯,你猜對了,不知有多少人問過IM為什麼他這位穆斯林可以跟女生跳舞~XD)

在那場遊戲中,每人輪流拉人上去舞池中心跳舞。當時在場上的男生是C,而IM秀完正退場找下一人上場。其實大夥兒的默契應該是期待IM找C的女友上場跟C共舞,但我卻驚慌的發現IM的眼神對到我……

天啊我被拉上去了!我跟C不熟,跟IM也不熟啊!!跟C不熟是其次(社交舞是不管誰都能牽手共舞的),但我這種邊緣人不該是突然被IM老師拉上舞場中心的人。你知道那種畫面感:如果本就是舞林當紅人物,無論這人是不是C的女友,畫面都會很合理——但現在上場的偏偏是一個跟這畫面非常非常沒有關聯的人……

C看我上場,很識趣的自動退場了。我不會覺得他失禮,反而覺得得體;而且,既然你們把我弄上來,我本來就有舞蹈底子(雖然根本不是blues底子),獨舞也完全撐得住。

大家都非常捧場,為獨舞的我歡呼。我耳朵靈,聽到Toby老師喊得尤其熱烈。之後還有一場「星光大道」遊戲:眾人排兩排,輪流走到中央走道上邁著台步舞下去;輪到我時,Toby也給我非常熱情的cue(提示動作與歡呼鼓舞聲),好像要我負責把氣氛炒到最high那種態勢。我想他應該是在我前一場獨舞裡看到什麼了。

回顧一下為何前一場IM突然把我拉上場,我想他也是看到我什麼——因為我幾十分鐘前曾在social時大跌一跤(跳慢舞blues也會跌倒,你就知道我玩得有多瘋),當下我眼角餘光看到IM在一旁那種「哇~這人真是太精彩、太有趣、太不可思議了」的眼神和笑容。


在舞場徘徊這麼多年,我一直不是中心人物(我連生日jam都不曾享受過),即使我骨子裡明明隨時可以被cue上場。難得遇到這些外國人,我才有機會好好顛覆一下畫面啊。

2019年1月16日 星期三

我好寂寞



發現這支影片時,我內心澎湃(「低調的奢華」那種澎湃(?))——他的free style風格跟我好像!每個動作細節的思路邏輯我都能追蹤與體會。很心動,又突然覺得好孤單,因為在台灣這麼久,我都沒有找到LA style同好;甚至每次在facebook上分享好看的舞蹈影片,也都沒有人理會我……(在這裡也是沒人理我。XD)

想想看,如果影片中的這個男生就在我身邊,我早就結婚了啊!!(大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