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1日 星期六

假想友

本文寫於 11/27/2005。引用部份也全部來自自己更久以前在各討論版發表的文字。


我聰明,而且我是獨子,所以我有雙重人格。

高中時,我跟同學往公車站牌走去,突然她緊張兮兮地拉著我的手臂對我耳語:「欸,她,」她指著另一個往反方向走的學生:「昨天回家,我看到她一個人對著空氣說話,而且說得興高采烈!好古怪。」她皺眉。

我聽了,一股熟悉感湧來,「那沒什麼,我也這樣過。」差點就要脫口而出。

差點。

那現在我為何出口?因為你們也不會在意的吧。在意也無妨,反正我看不到你們皺眉。


「對白」對我意義很大,生活中我最重視這個,看戲時也是。
「身段」第二。

──引自《Re: 我想知道》

當沒有書可讀、沒有鄰居可一起嬉玩時,我的娛樂之一,就是演。對著鏡子擺身段,歌仔戲古裝戲武俠戲。還有一種不必站在鏡子前的,那就是對話。

只有我一人,但我有滿腦子點子,學校經歷過的、電影裡聽來的,還有我自己編的。

有一回打掃時間,等我到達清潔區時,廁所裡的同學已經打起水仗翻天覆地了。我站在門口,壓著嗓子沉聲一喝:

「你們幹什麼?」

所有人驚得停手,一回頭見我,才對我大叫起來:

「吼!你嚇死我們了。我還以為是訓導主任!」

我嘻皮笑臉拿起另一根水管,加入他們的陣仗。

見過我的人都知道,我有十分嬌滴幼稚的聲音(餛飩來幫我背書一下?)。那一回壓嗓,足以證明我一人就可以演繹一場男女對話。


我嚴重缺乏創造力,要我生一篇虛構故事對我而言跟生娃娃一樣難。於是問題來了,那些美美的環扣要怎麼生?就是靠自戀。

──引自《自戀的人救世界

我最喜歡的男生,在我心底都有一個「他最重視我」的形象,現實生活中他不需要時時照顧我,只要我們碰頭時我可以感到他的關心,就足夠。這個形象一直美好,好到畢業時我擔心我會失戀。

結果沒有。

我們分開了,我仍然快快樂樂,那個形象可以維持一段短時間,直到我在現實中找到下一位最喜歡的男生。

這就是為何我可以不必戀愛卻一直有戀愛的感覺,但現實中必須要真有一個人存在。因為,我很有聯想力,卻沒有創造力。


心裡有一個喜歡的人,真好。甚至只是暗戀,一天生活也會充滿活力,因為光是想他,就可以讓周圍空氣都亮起來。

長達十年我心裡都有那一個人(雖然換過人XD),可是現在是空的。好討厭的感覺啊~

──引自《Re: 魑魅魍魎:「的」與「得」》

網路世界裡,芸芸眾生千般風貌,有人承認自己幻想出一個交心伴侶陪在身邊,有人說他看得見一個靈魂跟隨他。

這些人都比我強大,我創造不出模範,也看不見靈體。


老闆說我是個「嚴肅的人,有教授的架子」。這種形容只會在非常不認識我與認識我太深的人的口中脫出。

──引自《不定時》


我已經很難自我對話了。人家說有些能力會在長大後消失,這搞不好也是一種。但是我的雙重人格成立了。一個憨,一個犀利。大部分的人都只看到憨的那個。人格切換之間卻不夠健全。這就麻煩了呀,不穩定就是我的大缺點,身為科學家最忌諱這個。

也罷了,吉人自有天相。說不準老天爺憐我憨,總是偷偷牽著我往好的地方走呢。

只有一個靈魂。閃著金黃色光暈。

那種每當克琳汀哄著寶寶入睡時都會憶起的金黃色光暈。

──引自《坐魂童

4 則留言:

  1. 看完會讓我想到的這段話~

    "大音希聲,大象無形~"

    話說,謝謝妳的提醒,致電話去問了,
    其中一位教練很認真的回覆我:那~很~難~!!
    唉~果然~ Orz

    回覆刪除
  2. 什麼很難?馬術?李季準馬場收六足歲以上初學者。

    回覆刪除
  3. 最近似乎看不到有旋轉木馬的遊樂園,所以要找到很難....

    我猜應該是這樣吧

    回覆刪除
  4. 回奈姆~
    那個教練說的是,要在馬上進行間搭箭彎弓"很~困~難~!"
    而且台灣目前應該也沒有馬場開放這樣玩(Orz...)

    至於,妳介紹的那個李季準馬場,距離在北市的我而言,
    稍微有點遠...
    平時也很忙,可能要到等排出較長一點的休假時間,
    或許還能夠騎車過去吧...
    所以,如果是如我所想的,
    想要進行稍微密集的馬術訓練的話,
    我可能會找離北部比較近的...
    總之,謝謝妳的建議~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