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象鼻隧道攀岩

回眸

大家過夜,我則是第二天早上加入。(葛瑪蘭客運科技大樓站直達羅東,轉台鐵區間車到和平火車站,請託小崇接送至攀岩地點。)

這是我第一次以攀岩裝備攀岩。岩壁難度高,每人卻飛速上升,因為為了節省時間,終點有猛男拉繩,直接將你拉頂XD。很想嘗試憑己力攀登,可惜繩索沒有上uma(止滑上升器),我直接握繩握力不夠。一般登山拉繩,則因麻繩全長打了眾多繩結,握於繩結之上即可輕易抵住不下滑。

垂降後等候時,開始與朋友在各種矮岩壁上嘗試攀岩;這也是我第一次嘗試抓岩式攀岩。與拉繩式攀岩相比,最大的不同在於拉繩的手幾乎不可能鬆脫——用力上攀時,若發現自己力量不夠,頂多是回復到原本的姿勢,放棄上攀。但抓岩的穩定度不容易預測——等到你發現自己力量不夠時,通常也是你鬆脫之時,你就直接墜崖了。

所以抓岩式攀岩一定要用確保;但我們在底下矮岩旁玩耍時,並沒有確保,而且我對自己的抓力很陌生,於是關卡重重。我對拉麻繩很熟悉,手的落點都在頭部以上,將身體拉上去。於是,當朋友要我用左手抓住胸前的凸起岩塊時,我本來不抱希望,因為從它的高度與我出力方向來看,我都不覺得我能牢牢抓住它,並將身體支撐上去。但一旦我著手嘗試——居然可以抓得這麼穩!我驚喜不已,成功的抓著它攀上去。

試了幾面不同的岩壁,多了兩三處擦傷;尤其我真的因為抓岩之手鬆脫而跌下一小段,右胸撞上凸起的石塊,好痛!(原來乳房是避免胸腔內挫傷的器官。(誤))但傷都輕微,遊戲一切有趣。末了其他團員還聊到薯榔尖、石筍尖有一處難度頗高的拉繩攀岩,我聽了覺得意猶未盡、心更癢了啊!——誰可以帶我去~

感謝小朱團帶我們領受舊壹圓紙鈔上的美景。以下,照片,花蓮的海美不勝收:

初抵達

攀岩現場

頂洞裡的陰陽

彷彿若有光

攻擊手小朱

飛黃

象鼻隧道

喧鬧的靜默

象鼻另一面

必殺技


亂岩外的穩重海色

脫也是必殺技

大塊

童年記事

象鼻的細節

細微的波前

小鯨魚

白火

亮晃的清淨

(15禁)有鷹出沒

綴邊

準備垂降

等待他隊上攀

[垂降] 右手握繩於臀後,拿捏放繩(或推繩)速率。左手握繩於前。

石晶球

[矮岩玩耍時間] 一眨眼,小崇就徒手撐上了毫無踩點的最高平台。我驚訝,嚷著沒看到再來一次。待他重新示範後,觀眾興奮之餘,又叫:「還是沒看清楚~再來一次~」





---
[物理小教室] Z型結構:確保繩通過此結構,確保者施力只須為下方人重的約1/3。(普魯士繩結與上升器皆為止滑元件,繩通過它只能單方向滑動。)

結構右方可增加一個定滑輪,方便改變施力方向。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