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3日 星期六

抓螃蟹

夜之日


秋天是螃蟹季。上個月底,我們三女二男一起去 St. Marks 釣螃蟹。

Saint Marks National Wildlife Refuge 附近長這樣:



但你不能在這區釣螃蟹,……


……因為你釣到的會是鱷魚。

周遭的沼澤也是螃蟹培育區,不能獵捕,



所以我們繼續前進,



直到抵達海岸。



遊客很多,但海岸更廣。



找到一處好風好景之後,大夥兒便把工具拿出來,準備抓螃蟹了!螃蟹要怎麼抓呢?首先,將餌綁在繩線一端。這餌排場真大,可不是一隻小蟲或小蝦,而是一根雞腿!鄰邊遊客用的更高檔,是一條比雞腿還大的魚。



雞腿綁好後,走進水裡(河海交口),握著繩頭,把雞腿用力往前方水域一拋,便開始釣起來了。



緊接而來的就是等待。這裡水域很濁,根本看不到螃蟹在哪,除了有一次螃蟹直接打我腳背上踩過去,那刺伶伶的觸覺讓我嚇得把牠踢起來拜見牠的英姿。等到繩子出現斷續的拉扯力,就是螃蟹上勾了。讓牠啃一段時間,直到牠緊夾不放後,再緩緩將繩子收回。速度要慢,催眠似的把螃蟹引誘到跟前,另一隻手的網子從旁側擊往餌處撈起──便是一隻螃蟹入手了!

(亂入)這張不在Saint Marks,而是在St. George Island的海灘屋前XD

說來簡單,等卻等到我花兒都謝了。五個人站在水裡一動也不動,偶然幾次收繩撈撈看也只是撈到雞腿而已。不時有漁艇、遊艇划過來又划過去,上頭的人們還會遠指著我們打招呼,好像我們這五根柱子是觀光景點一樣。旁邊海鳥都滂滂滂(超大聲)的掉到水裡抓魚,收穫閃死我們。(「喂,剛剛那隻鳥浮起來了沒?」柱子之一問。「還沒。」柱二答。「怎麼可以潛水這麼久……」柱一說。

<五分鐘過後>

「喂,那牠現在浮起來了沒?」

「還沒……」

<無限循環>)


兩個小時過去了,總共只有三隻螃蟹上鉤。第三隻螃蟹是李後主釣到的;他興沖沖抓著網子上岸,我在一旁拿著塑膠袋接過他倒下的螃蟹。只聽得他咕噥著「有夠痛」,我眼下一瞧,發現他腳拇趾被礁石劃開好大一口子!血噗噗噗流出來。

「我還要下水。」

「不要吧,傷口要泡那麼久耶。」

「沒事。」他從工具箱裡拿出一個實驗室塑膠手套,往腳上一穿,抓起網子和雞腿繩又興沖沖下水。

最後,女生們冷的冷,癢的癢(這是指我),沒耐心的沒耐心,被螃蟹攻擊的被螃蟹攻擊(這還是指我),便紛紛上岸了。義學長早就跑到另一個據點試手氣,於是我們把所有雞腿交給李後主,他可憐一個腳受傷的人孤零零站在水裡握著四條繩子像開大扇一樣。

以下就是在岸上閒晃時幹的事。

拍沙灘上的花:



拍礁石上的正太兄弟:



「我扶你。」


真的,天色都要暗了。



沙灘上只剩下我們。



一片靜。



遠方水樁上站了各式各樣的鷗鳥。我們來時站這樣,現在還是站這樣,比我們釣螃蟹更有耐心。



逛了不知多久,我們心想著男生們怎麼都還不回來。「會不會是釣不到,沒臉見我們?XD」黑潔克打著哈哈。我們一路沿著小徑踅回去,終於看到遠方的他們,於是大喊:

「幾隻了~~?!」

回聲:

「九隻!!!」



哇!女生們精神都來了,全部衝過去。好厲害喔,一邊讚著,一邊看向箱裡活潑亂跳的螃蟹們。「張大扇有用耶!」李後主得意的說,「四條繩子沒一刻是全閒的!」

大家歡歡喜喜扛起工具和收成,傍沙灘走著。雲層漸薄,晚霞亮了起來,亮到令人驚豔的地步。可惜我的相機竟在這時用罄電源,就此借助康寧鍋的相機獵獲晚霞。



康寧鍋:「你瞧,我拿晚霞當背景,把你們拍得好美喔。」
黑潔克+我(陰):「……『好美』就是黑成一團?」


火丹。


夕陽對面的雲朵與沼澤則是粉紅的,間夾無雲處的天藍。


我要瘋了,簡直是電玩魔幻場景。


船被天火吃掉。


這之間,還在海面上見到超可愛的海中精靈!(義學長:「……啊!有鯊魚!」大家:「……吼!那是海豚啦!」<群起攻之>)可惜太遠了拍不下來。當時,整個沙灘只剩下我們五個人,一切美景簡直像是我們獨享的。望向遠方停車場,只有一部康寧鍋的紅色 Collora。大家笑著說:「康寧鍋!快把你的車牽到沙灘上來跟晚霞合照啊!五十萬的身價立刻漲成一百萬!」

回程車上,黑潔克大概想起了我之前聊天時跟她炫耀的節氣大全(「鹿角解」什麼的),問我:

「欸,你開車時看過鹿沒有?」

「沒。」

「真好奇。以前曾在其他地方看過『小心鹿』的標誌,可惜我都沒見……」

「啊!」這是另外三人的叫聲!

我跟黑潔克一聽,跟著他們看到了車燈遠方的矯捷身影,「啊!鹿!」大家一整個興奮,「跳過去了!」我手足舞蹈的搖著黑潔克,「你好準!你好準!」

沒幾分鐘,「哇!」康寧鍋再度驚嘆,「路旁邊!」

大家依言看過去,……「天啊,小孩子耶!」是的,那又是一隻鹿,而且是超誘人的幼鹿。

司機義學長忍不住減速,幾近停車,就在小鹿面前。這時,後座右車窗的我是最接近小鹿的人,伸手可及。牠居然專心的用那迷死人的眼睛注視我們,逗留了七八秒(引用義學長所言:「我剛剛以為牠是雕像……」),最後才精靈似的一躍而去。

~~我們還在暈~~

「牠剛剛看我們好久…… >///< 」 「……我們太美了嗎? >/////< 」 大家就這樣心內小鹿亂撞地開車回到家。最後,李後主操起烹飪大務,九隻螃蟹當晚就下了鍋,還有其他色香味俱全的料理。義學長跑出去買飲料。我們三個螃蟹釣最少的女生便以「好厲害喔好厲害喔」鼓舞著一跛一跛的李後主張羅一切,自己超沒用的享受了一頓大餐。

---
小插曲: 在岸上閒晃時見到蜻蜓捕食。(畫面血腥XD,有圖有真相。)好個倒栽蔥鐵頭功!嘴器翻動嚼得津津有味,幾個女孩子蹲下來在旁邊看,牠都不走的耶。

這趟行程依序看到的動物有:禿鷹一隻、斑蝶一群、海鳥好遠都照不清楚、魚一堆、雞腿、螃蟹一群、蚊子真可怕、蜻蜓一隻、海豚一隻、黑熊一隻、鹿兩隻、白狐一隻。(後三者歸功於回程幾近入夜,人煙稀少。)

鱷魚呢,一隻都沒有。XD





10 則留言:

  1. 好美的晚霞....暈眩中

    回覆刪除
  2. 小鹿鹿的內心os:
    敵不動我不動@_@,敵欲動我先動!!

    「呼呼呼~他們剛剛一直在看看我>///< 」

    「呼呼呼~是我太美了嗎?... >/////< 」

    回覆刪除
  3. 哈哈!搞不好人家只是要等過馬路,我們卻很花癡的擋在人家前面⋯⋯XD

    那晚霞,真的是我所見過最美的一遭。

    回覆刪除
  4. 實驗室夥伴上個月去 St. Marks 釣螃蟹。我問他有沒有看到晚霞,他不置可否,直到我秀出這些照片,他頓時驚詫不已。

    之前聽過其他人說要去 St. Marks 看日落,所以我總以為那裡的晚霞天天都是這種等級。原來,想要有這麼恐怖的晚霞,天氣不能太好,雲層必須夠厚,同時必須確保太陽方向的雲夠薄。如今我才發現當年當天的我們有多幸運,誠如實驗室夥伴對這幾張美景的評論:

    「太變態了!」

    回覆刪除
  5. 我們在山上天天都會遇到水鹿喔(應該是來等我們的鹽分的),而且遇到的都是同一隻,每天晚上出去上廁所都會被他「該!」的一聲嚇一大跳(天天聽還是會嚇到Orz),眼睛大大的很可愛捏!

    回覆刪除
  6. 原來水鹿跟小狗的叫聲是一樣的!

    回覆刪除
  7. 沒想到去年的我們是這麼幸運
    不過螃蟹五人組現在只剩三人...

    康寧鍋

    回覆刪除
  8. 時間過這麼快已經一年了啊...
    之後再返回St. Marks,
    始終無緣再看到這麼"變態的"晚霞..

    當年姆奈最是幸運,
    因為出發途經你家門口才臨時邀你加入..

    黑傑克

    回覆刪除
  9. 看你們自動自發默默接受我寫網誌時給你們亂起的暱稱,真讓我感動莫名……

    哈!黑潔克說得對,我真的是你們隨地撿來的。由衷感謝上天有好生之德……(?)

    回覆刪除
  10. 現在想想,真的是好幸運。如果我們當時收成很好,我們可能早早拎著螃蟹回家了;就是因為一開始捕不到,所以我們留那麼晚,留到整個沙灘上只剩下我們。

    真是意外的幸運。:)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