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青花瓷


不知為何,從「笛音」過後,我就一直哼著這首歌。

更久以前,我讓台下的孩子拿出筆好好運算某個式子,但一群人只望著台上的投影片發楞。我說,怎麼的?都不聽老師的話囉?男孩無厘頭的答:我們只聽媽媽的話。

我:「唱,我就放過你。」

他:「⋯⋯我不會唱⋯⋯」

我:「欸,我也不會。我對周杰倫沒有愛。」

此話一出,台下的孩子都嘩啦嘩啦笑叫,俏皮的說周杰倫被老師打槍。我好想解釋喔(像這篇末段),不過語文造詣粗糙的我也不想當眾造次。就這樣嬉笑帶過。

其實,方文山,我也難以領教。不是說他詞與器物史矛盾;這非我專才,暫不論。回聽錄音,我咬字已經清楚了,但不看歌詞仍有數句聽不懂。不能怪罪市井小民造詣太平凡;當一個國文老師第一次聽歌也聽不懂時,他的詞就有問題了:詞的平仄與句讀與曲不符。就句讀而言:
詞: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
曲:素胚勾勒、出青花、筆鋒濃轉淡 (另,「勾勒」一詞,會讓人聯想主詞為刀筆;這裡偏偏是「素胚」,究竟會有誰立刻聽明白?
詞: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
曲:在瓶底、書漢隸仿、前朝的飄逸 (到底有誰第一次就聽懂的啊我嫁給你!!)
有一句「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方文山解釋為「想看到純淨被雨洗滌過的天青色,就只能耐心的等待雨停,就如同我也只能被動而安靜的等待著不知何時才會出現的妳」。所以「天青色」是被等待的對象,地位如「你」一般,而不同「我」;但原詞句對仗亂了套,根本看不出這個意思啊!

最近見朋友在 facebook 上又貼出這首歌,就忍不住寫了。曲是雅緻的,不然不會惹得我反覆哼吟。但「看歌詞才聽得懂周杰倫」,跟「看長篇解釋才讀得懂方文山」,這兩則加起來實在仍是讓我相當困擾⋯⋯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