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4日 星期六

戲劇社、舞蹈社與辯論社

Vice Presidential Debate (Palin vs. Biden)
標題是我從小到大最想參加的三個社團。 --以下引自我今年四月隨筆寫就的文章-- 國中公民課,老師將全班同學分兩組開了辯論會。「各組選舉,第一高票的當結辯,第二高票的當主辯。其他人都是助辯。」後來我當上主辯,抽到的是「『贊成』男女分班」那方。我事先只準備了開場白,其他都是臨場聽到什麼就反駁回去。最後我們這組獲勝。老師評論:「我以為男女分班反方會比較好發揮,想不到正方更精彩,尤其是正方主辯。」 如何臨場呢?辯論中間,我看到對方交頭接耳討論,那男生聽了便說:「欸你這論點很好啊,快舉手講出來!」提供意見的女生答:「不要啦不要啦,你幫我講。」 然後我就舉手發言:

「男主外女主內的守舊觀念至今影響學校男女同學的相處。女性也有思想,在男性團體氣勢下卻被壓抑。課堂中女孩子多不敢發表意見,若有想法也經常委託男生代為發言。如果男女分班,女孩子向來便存在的發言欲望缺少男性代言管道、也缺了男方氣勢壓迫,便有機會鼓足勇氣站起來,有條有理為自己說話。男女分班雖然不會是讓女生地位與男性齊平的終極目標現象,但它卻是訓練女性能力的安全手段環境。」

當對方的論點總是圍繞在「這個社會由男女組成,所以男女合班才是長久之道」卻無甚細節時,我每次提出的論點卻統統不重複。

(雖然,很明顯,我的發言能力從來不是在男女分班環境下訓練出來的。從小到大我讀的班級都是男女合班,因為我很愛男生。)

--引用結束--


最後,回頭看影片,Palin 的表現令我失望。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