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9日 星期二

本文寫於 2005 夏,今增修後放上。

焦恩俊的身段在《七俠五義》中迅速由生嫩轉成熟練,如今進步至優異。他不是道地的練家子;不同齣戲,武打風格盡異,可見武路乃由各戲武術導演主持。可是,他的姿勢在經由專家指點之後可以近乎完美。

提到《七》劇,便想提提它的「暈眩攝影」。這種攝影技巧指的是扛機跟拍並一鏡到底;成本低,小型紀錄片常用;後來不少影片會特意採取此技,似乎用以暗示這橋段曖曖內含光、意義深刻真實、……諸如此類的。其實我不喜歡,純因為大量晃動的鏡頭真的讓我看了頭暈。《七》劇的暈眩攝影,卻令我著迷不已。拍攝武打場面,為顯俐落,為顯磅礡,攝影師可以傾斜畫面,可以將鏡頭拉近又拉遠,但扛機跟拍卻是能直接讓畫面再增一維度的大計。而且,《七》劇的跟拍迅速卻穩健,它的攝影導演與攝影師著時讓戲迷大飽眼福。

最簡單的例子:俠客入坐,下盤已定,單手與同桌對手過招的精采度與速度感根本無法在固定鏡頭下全數發揚。於是,當俠客躲開攻勢猛然迴身後仰,攝影機鏡頭沿整個弧形帶下!「啪」一聲,桌上茶杯被彈飛落至簷角匾額上,攝影機立刻下蹲,鏡頭速抬,畫面翻旋,追到茶杯,鏡頭迅速拉近,──定!

現在觀眾正以仰角直視安安靜靜孤零零的小茶杯,之前所有高速比劃只在兩眨眼間。

《七》劇移動鏡頭(不單指長時間一鏡到底)的技術明顯出眾,尤其它有更多創意應用在其他武打戲上,甚至表情戲。

屋簷之上,白玉堂與展昭過招。揮劍如虹,二身同時躍起!

突然採慢動作播放。

短短數秒,從躍起屈膝至最高點,鏡頭以順時鐘30度傾斜攝影;從最高點到下降落地,鏡頭竟又逆時針彈回!二俠小小一躍,甚至稱不上起飛,招數的靈動飄逸卻整個被鏡頭小角度的彈轉給帶活了!

video


展昭追法王,飛行後落地,疾速轉身面對面。因為義憤難平,展招怒眉。只是眉頭抬皺一個細微表情,鏡頭竟也隨皺眉步調畫弧一下!這麼一畫,展昭的內心糾結全被戲迷看進眼底。

展昭負傷臥床,被白玉堂欺負。這一景是一鏡到底,白玉堂在房內好整以暇走步,鏡頭也左拉右拉好整以暇起來。(人往左,攝影機就往右走,鏡頭則一直跟著白玉堂。)突然白玉堂撲身以手臂壓抵展昭,鏡頭跟轉到床前俯視展昭吃痛的表情;痛到轉身撲向床緣,攝影機立刻蹲低採仰視!展昭羞憤之情全數捕捉。

《施公奇案》一劇與《七俠五義》大不同。《施》劇攝影技巧不差,但絕沒有《七》劇這般費時費心;畢竟《施》劇重點不在武打。不在武打,焦恩俊的武姿卻仍俊得讓我垂涎。他的功力大增可見一般,劇組為了該戲的精簡而做的剪輯也可見用心。

《施》劇重點在劇情,在對話與對比。

施不全──廖峻的表現,簡直令我驚為天人。他之前一向是鄉土劇裡的痞子;雖然仍以類似丑角的身分現身《施》劇,但氣質完全不同。他的確是第一主角,卻又讓人聯想起戲曲裡的甘草人物:卑微的角色,烘托輔助主藥材卻缺他不可。黃天霸的俠俊與康熙的高貴被他襯得更耀眼。但施不全分明才是關鍵。他的力量全部藏在其貌不揚的外觀裡,隱晦得令人忘了防備,卻深厚得讓人不可不備。

《施》劇有數場對手戲都令我拍案。編劇大量用對仗修飾對話;一連串的互辯因為你我對仗而顯得波濤數起,對稱反覆應用在同一串話題之後漸漸順暢地顯出汪洋,卻在一洩千里直墜谷底之前跳出完全無法預期的命題,──仍然對稱,卻話鋒直轉!

這種完全無法預期的壓軸答覆常常出自施不全之口,真真正正是讓人忘了防備又突然全身警戒。每次交手,對方從無防到豎防到最終卸防的過程總是精采絕倫地由精緻的對話呈現。而受黃天霸敬如兄長的他,令黃天霸卸防的最初衷則是心疼天霸家仇國恨下的左右為難。

至於武戲身段(這是焦恩俊最萌的地方呀……),《施》劇既然重劇情,武戲畫面格局偏小的短處自然也由戲劇橋段來補綴,甚至採幽默手法。不似《七》劇武戲渾然如天成,《施》劇過招一舉一動都有心思,屬於古靈精怪的小聰明。可惜我文筆不足無法生動轉述。

焦恩俊的角色展昭與黃天霸恰都是單純忠厚型,也同時因「環境所逼」而偶爾露出逗趣的一面。不同的是,展昭奉公執法,(除了被白玉堂調侃外)一向風度翩翩氣範明朗。黃天霸則是明代遺民,暗中行俠仗義,策劃刺君時自然更暗;所以他必得有一堆逃跑戲,恨康熙又惜康熙的情緒讓他優柔寡斷。展昭時能獨當一面化解危機,如果劇本更好,展昭的魅力自當勝過黃天霸才是。不過我喜愛天霸仍然更甚,實在是因為《施》劇的說故事能力大得多。(尤其是頭幾單元。後面則弱化。)

很久以前,PTT 版友 iamsophie 在提起各展昭時,說:

嘿嘿嘿
我承認焦恩俊是帥
不過何家勁的帥比焦恩俊天然些


我看得一驚。真利!iamsophie 女士眼光真利!「天然」二字下得準啊。(iamsophie 評《京城四少》一文中,稱俞小凡是木頭美人,但很懂藏拙。當時我讀來也是一驚,然後暗叫好。)焦恩俊的確很用力哪,角色詮釋上有斧鑿痕跡,尤其他演展昭時是頭一次當男主角,演技生嫩,但姿勢一擺又盡求完美,一來一往間就生唐突感。嗓音在大聲處不夠自然,作登高一呼的姿態時偶顯乾澀。(不過勁哥都配音,比這點不公平。:P)

何家勁很自然很隨性,就是帥。

但,在我眼中,就是帥而已。我對焦恩俊的印象還是較深。他有慢慢成長的感覺,就像展昭從初入公門的小貓變成精明的老貓。

(題外話:《三俠五義》原著中包拯趕考遇劫為展昭所救,這是二人第二次碰面;遇劫前則有飯館初遇。這樣說來,當包拯還是個小書生時,展昭已經是老江湖了,展昭年紀不會比包拯小。但各劇版裡的展昭卻是個個年輕俊俏。很好很好……>///<)

《施公奇案》裡的許多演員我都很懷念。其中,楊懷民,說巧不巧,他恰好都出現在幾齣俠義公案劇的第一單元裡。(哈!被當作收視保證?)《包青天》第一單元〈鍘美記〉、《七俠五義》第一單元〈真命天子〉、《施公奇案》第一單元〈燒餅皇帝芝麻官〉、還有《神機妙算劉伯溫》(這算嗎?XD)。他是我最喜歡的小生之一。《施》劇裡有一幕他在耳鬢邊轉扇,俏麗之至,我每次看每次歎。

如果談俠義公案劇裡嗓音優秀的男演員,當然不能錯過大龍頭金超群。大一時,國文老師稱金是她朋友,國學程度好,《包青天》劇本中許多對白都經金超群修飾,變得更文雅。當初我以為老師只是說說嘴,直到多年後偶然在重播戲劇中看見金超群念聖旨,我眼神一亮……

video
《新包青天》之〈秋之武〉片段


這聲勢自是一等,但我尤其留意到他的頓挫。高中國文老師曾經如此解釋「詔」字:

古裝劇裡許多演員在宣旨時弄錯停頓處,常念成:「奉天、承運,皇帝、詔曰」。但「詔」是名詞,正確的頓挫應該是「皇帝詔、曰」,就是「聖旨、說」的意思。


嘖,連續經過兩個國文老師認證。回想至此,我不得不相信金伯伯真的有一套啊!

至於《施》劇,嗓音最好的就屬皇上崔浩然了,溫文儒雅也行,高聲喝斥也行,每段談吐都跟呼吸、丹田同氣。極品。

《施》劇還有另一個人,也擁有極佳的嗓音。那就是廖峻。

每次溫習《施》,最愛回味施不全與天霸的對手戲。彼此流露的情感自不在話下。年輕時注意帥哥天霸多些,但也同時察覺自己對廖峻初萌的好感。這好感居然這樣綿長,一直到我現在幾乎想不起從前煞到焦恩俊、煞到楊懷民那臉紅心跳的感覺,今日看到廖峻時卻仍然會動心。(而且我看的戲是《鳥來伯與十三姨》耶……)

逗趣有智慧又溫柔,卻能在嚴肅時不怒而威。即使怒了,也霸得很迷人,溫柔在底子裡。廖峻的施不全,我記憶裡最美好的角色。雖然有台灣國語,但每次出聲都天然有彩,很厚實的顏色。瘸著,以那凜然卻又包容的形象站在其他人之間絲毫不遜。

「嗯,好酒!」牢中,順治偽裝的布衣接過施不全的酒,卻只聞了香,便又立刻把酒放下。

施不全挑眉一笑:「怕我下毒?」。

順治:「吃人嘴軟。你請我喝酒必有所求。」

「講一個故事。」施不全。

「我不會講任何故事。」順治不耐揮手,抄起剛剛的酒杯一飲而盡。「好酒!」口裡讚著,指向酒杯,「斟酒!」

「是,」施不全躬身優雅斟了酒。再度抬頭時,他嘴裡噙笑:

「是我想講一個故事。」緊接著,眉眼頓斂,「那是順治十七年八月……」


然後,我就煞到了。






---
(再補一個橋段:)

醉酒施公:「你一看就是個大富大貴之人。」

微服康熙:「先生,這您就大錯特錯了。我好窮啊。」

(你們知道這崔浩然在說「我好窮啊」四字時依舊一派溫文儒雅仙姿綽約,
實在讓我笑倒。)

施公(立即反應):「你放屁!」(康熙、大悲二人大驚。大悲很想揮拳。)

「這一算,就知你出身非凡。我再看看……」(掐指)

「噢,原來你還豔福不淺。恩光、天貴、六吉、天同、天梁、天府(姆奈亂背)同會夫妻宮,妻妾成群啊!你將有三十五個兒子,二十個女兒。」

康熙(驚訝,後又鎮靜):「不對,我可是孤家寡人。」

施公:「你這個不正子!國君才敢稱孤稱寡……」

康熙、大悲:……(orz)


結果我這輩子都記得康熙有三十五個兒子跟二十個女兒…… orz

4 則留言:

  1. 妳寫得好生動,雖然有很多影片我都沒看過,但可以從妳的文字想像畫面耶^^

    回覆刪除
  2. 「很有畫面」──我喜歡這種讚美。>///<

    回覆刪除
  3. 姆奈:你的文章寫得真生動,我可以常常來逛嗎?^__^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