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8日 星期三

我的琴與舞,與我親愛的同事


六月初,單位辦聚會,邀請各界老友來參加。籌備會中,單位決定在聚會演講之間安排才藝表演,於是我被邀請貢獻一則。

「那我表演跳舞。」我說。

幾天後,會長與我確認,問:「你要彈鋼琴對吧?」我答:「不,我是要表演跳舞。」再幾天後,助理跟我確認:「你要彈鋼琴對吧?」我再答:「不,跳舞。」

聚會前幾天,某前輩夫婦告知當天臨時有事,無法提供他們的吉他表演,於是會長緊急聯絡長官代打。長官的才藝是小提琴,他於是打電話給我,問:

「你當天要彈鋼琴對吧?」

我:「⋯⋯」

嗚嗚,我上次音樂會明明就有跳舞,而且是轟動(?)全體觀眾的開場舞,怎麼大家都只記得我的鋼琴?(如果是那位孩子,就沒話說了,因為他在發現我演奏組曲裡有《鳥之詩》後,興奮異常的跑來問我是不是《AIR》迷。)

後來我應長官之邀為他協奏。因為時間太緊,所以曲目定為人人耳熟能詳(所以大家都會彈)的卡農D。⋯⋯D大調!我躲懶成性,彈了N年的C大調,換D讓我卡指好一陣子;但最重要的是我不曾與人合奏過。因本身不夠熟練,聽合音無法盡心,但我還是聽得出我們不太合拍。我回想以前彈四手、或與人對唱,我們可以看對方的手或唇或眼來相互配合節奏;可是我看不到長官的琴弓——因為我眼睛緊盯琴譜忙不過來啊。

雙樂器合奏要完美對拍,關鍵究竟在哪兒呢?只能靠熟練嗎?我很好奇。尤其中段偶然「漸慢」時,雙樂器漸慢的步調應該「不完全相同」(一個比較穩健規律、一個比較三八多情),似乎才是最流行的作法;我還在拿捏。這成為我從前不曾想過、現在突然饒富興趣的議題。

音樂演出算是順利的,意外發生在舞蹈。決定展示那支妖媚的舞蹈前,我特地請示過阿姨,問她那支舞適不適合在眾長輩/長官面前跳?她當初要我放心。但我的龜毛性格致使我在演出前一天再度問她。

「欸⋯⋯」她仔細想了想,「好像真的不恰當。」

結果我緊急上fb向夥伴們徵求點子,問該用哪種舞步取代掉那段可能惹來爭議的性感動作?最後決定即興,回歸我身段原味。⋯⋯其實我的原味仍是「性感」(雖然跟臉不搭⋯⋯),但屬於New Jazz野性風,加入明顯的肌肉力道,不讓舞步流於無力乏味的搔首弄姿。

⋯⋯以上都不算「意外」,真正的意外是當天表演時音響突然故障,於是跳舞表演被迫取消。會長、長官、與大長官都來對我表示「不好意思」、「好可惜」之類,我說沒關係;我是真心的,但我覺得他們是客套的XD。阿姨知情後,也覺得可惜,憐我事前忐忑半天。不,我覺得這次經驗很受用——我以前從沒有自信用自己的即興取代掉任何MV排舞,但自從最近在地下街鏡區確認過自己的形象後,發現我是有這本事的。

聚會過後,有一場離別會,我們被邀請當座上賓,現場驚喜發現晚輩們想跳舞給我們看。雖非正式排舞,但這遊戲般的帶動唱讓台下笑得合不攏嘴。此時意外聽到桌子另一端有一位前輩對大長官說:

「上次好可惜喔,沒看到姆奈的舞蹈⋯⋯」

我有點吃驚,看著大長官聞言後又再一次轉過頭來對我說不好意思。我猜有前輩是真心的呢,居然懷抱憾意這麼久⋯⋯>///<。於是我想起長官聚會當天曾說:「幾星期後我們開會時再請你跳好嗎?」那時我沒有當真,因為「開會」與「跳舞」完全不是同個場合的故事啊。可是我幻想出一個情境:如果有人請我在非演出場合隨性舞一段,我會想用什麼音樂呢?以前我都會說「隨你點歌」,但最近我煞到一支曲:Young and Beautiful——我沒看過The Great Gatsby,可這首插曲突然出現在我fb上,立刻抓住我的心。

原曲四分鐘,我相信一定有Youtuber為了某些原因(例如畫面不足)而做出刪減版;而我的原因是:我只需要短短的即興舞。於是,篇首那支短版Young and Beautiful就被我輕易尋到了。

等到什麼時候,我才有機會跳這支舞給你看呢?

2 則留言:

  1. 作為你的同事,我想說的是:「言葉之庭」很好看。新海誠導演的作品,很容易有著精緻畫面的第一印象,但是實際上,畫面只是輔助其細膩劇情呈現的選擇而已。(好啦,我知道離題啦。)

    回覆刪除
    回覆
    1. 頭六個字真是嚇到我了~XD
      看完後認出了你是誰,就有了「幸好是你」的安心感⋯⋯>///<

      因為太著迷於歌曲本身,我看第二次影片時才發現畫面在講做鞋的故事,還以為是《雨後驕陽》動畫版(?)。衝著滿眼的綠意和你的推薦,我一定會找這作品來看。:)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