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5日 星期日

David Garrett 小提琴音樂會


今晚與妙、丟丟去聽 David Garrett。我是因為 Benedict Cumberbatch 才首度認識 David 和 Coldplay;於是當妙丟給我音樂會資訊時,我像中了愛神之箭一般。這首 Viva La Vida 改編得太好,我愛 David 的小提琴版本勝過原歌。這也是我此音樂會所有曲目中最愛的一首。

其他曲目也都出色。我隨講一點我不習慣的地方(因為不懂提琴,所以不懂術語,只好用自己的語言):

1. David 的抖音(左手功),或拉一長音但弓絃在琴絃上高頻率跳躍時(右手功),常致使弱音部分弱到幾乎聽不見(意即強弱變化太急太明顯),聽起來像不順暢的斷續音。但那應該是他的偏好,並非每次都如此。Viva La Vida這首,就幾乎沒有這種現象。

2. 樂曲中常有詭異的微弱呼吸聲出現,我不確定是來自樂器,還是真的是演奏者的呼吸聲。

我也很喜歡安可曲,是 Michael Jackson 的歌。MJ 過世後我才發現他的音樂這麼好——跟我近幾年對舞蹈變得特別熱衷有點關係。

有一段鼓手solo,極度精采激昂,結果我的感官察覺到觀眾席突然湧上一股濃郁的不安氛圍——那幾乎是靜音的,但我就是察覺到了。我想:大家何必這麼辛苦按捺?於是我率先放開喉嚨尖叫了。這一叫,全場都跟著瘋叫了。

國家音樂廳規則是不准掌聲打斷樂曲的,但任何能感受音樂的人類都知道David Garrett的場子是例外。

0 個回應: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