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0日 星期一

秀姑巒溪泛舟與海域賞豚



*序

行前我打電話給主揪時,我最後問:「主揪,我應該怎麼稱呼你呀?總不能一直叫你主揪吧?」

主揪:「叫我大哥。」(煙)←想像

⋯⋯哇~這麼豪氣!而事實證明,他真的是大哥,把我們這群小弟小妹照顧得好好的:供住供用,早餐好大包,看人穿短袖擔心晒傷會念對方好幾遍,但念起來不是婆婆媽媽的念,而是⋯⋯就是很阿沙力的念!(讚)


*秀姑巒溪泛舟逸樂行

適逢鐵人三項,台上長官們致詞到底下一堆哀號卻仍欲罷不能。最後終於興沖沖下水,但陽光太明媚風太涼爽,導致我們九人組整個安逸到廢:很熱衷打水仗(尤其是熱衷被人打得全身透沁暢快),卻幾乎都沒在划(但我們偶爾認真划時好像也沒什麼前進⋯⋯)。最刺激的地方是湍急彎流處,大家緊抓橡皮艇中央繩索,被不規則溪石上的湍流弄得大旋大顛過癮之至,擱淺在中央大石上時還得拚命坐在橡皮舟裡搖屁股,然後等著溪流猛然把我們推下墜。其他呢,就是慢慢的欣賞秀姑巒溪這樣出色的好山好水,兩岸森林蓊鬱的綠和石灰岩蜿蜒的紋,在陽光下尤其鮮明有層次。藍天下盤旋而過的大鷹英姿,我們也沒錯過。

(天氣真的讚。溪風除了在偶爾幾段薰暖,大部分都涼爽。有酒糟膚質的我本來擔心太曬,結果一路下來都算舒服。但我防曬做得好:帽沿大,有帶手套。我看有隊友不斷將溪水潑上來澆手。)

然後,我們變成最後一名。對,真真正正最後一名,連特意墊底的幾船工作/救生舟,都在我們中途靠岸讓隊員解放時不屑一顧的離我們遠去。我們淪落成亞細亞孤兒的危機感漸漸湧上⋯⋯

然後,轉折來了。

第一艘馬達艇:跛腳馬達艇。我們發現它停在不遠處的溪中,相信它是仁慈的在等我們。等到我們七手八腳滿懷期待的划近,艇上的人說:

「對不起,我的馬達跛腳。只能後退不能前進。」

最後他試著綁繩拉我們,結果幾乎變成是我們在拉他⋯⋯

第二艘馬達艇:終於有另一艇發現我們這邊的窘樣,停下來勾繩帶我們,一路緩慢前進。途中遇到的舟隻頗少,原來我們真的落後大部分人這麼多。最後經過奇美⋯⋯而不入!咦,奇美不是午餐地點嗎?!就在我們疑惑時,對方解繩,悠悠駛離。我們愣在原地。哇~不能逆回奇美吃午餐,而終點距離我們還這麼的遙遠,怎麼辦⋯⋯

第三艘馬達艇:閃耀之星。這艘馬達艇馬力十足的在眾舟間來回問:「嘿!這裡有沒有人參加下午的賞鯨團?」

我們一聽,精神來了,紛紛舉手大叫。大馬力艇二話不說就甩尾讓我們勾在它之後的空橡膠艇尾巴。之後我們陸續有四人爬到前一個空艇,以平均載重。

然後,我們成為整條秀姑巒溪的閃耀之星,因為我們高速一一駛過所有船隻,不費吹灰之力。某個馬達艇還向這兒叫:「哇~你們趕飛機啊?」

我開心答:「對啊對啊!」

你可以發現其他泛舟組的眼神都透露出重度的欣羨與飢渴,尤其我們九人在兩船的空曠空間內有一半都躺了下來,超逸樂超刺眼的享受美景與涼風。我們的馬達艇逢人問就答:「歹勢啦,他們下午必須去賞鯨,你們不能跟。」然後對方的眼神就會瞬間轉成哀怨。

結束時,我們從最後一名變成第一名。這告訴我們一個大道理:小時候胖不是胖(?)。只要你肯努力(??),醜小鴨也能變天鵝(???)。


*被 500 隻海中精靈包圍

洗完戰鬥澡,吃完等了很久終於盼到的便當之後,我們搭車前往碼頭搭船。

船上的韻律對我而言一切新鮮。搖到最後上癮而開始嫌不夠時(畢竟是零級海浪),解說員指著船頭高甲板說:「想要的人可以爬上去。」

當我看到傾斜高甲板兩旁的柵欄細鐵條時,我繩控靈魂又被喚醒了,抓著鐵條興奮的依解說員指示(「重心壓低」)爬上去。最後兩腿伸過鐵柵欄坐在高甲板邊,確確實實享受那海搖。海浪的氣味挾帶著野性與母性,如果是在沒有刺人陽光的夜裡,一定會讓我躺在甲板上意亂情迷的睡著了。

「看到甲板最前頭有兩雙固定在上頭的鞋嗎?」解說員在中央駕駛艙那邊問。坐在高甲板上的我們兩人點頭,他續道:「那是叉旗魚時要穿的,就站在最前端拿著長魚叉準備。」

哇,看起來是高妙的技藝!我舉手回頭向駕駛艙的解說員大聲問:「大哥,你可以示範嗎?」

「可以,」他答,「但不是現在。若待會兒看到旗魚,你們讓開,我會立刻跳上去捕魚。」

對了,這位解說員是個膚色黝黑而輪廓深的帥哥。叫他「大哥」是吃他豆腐了,因為他應該小我有七八歲⋯⋯

關於捕旗魚,正式至少需要三人:船長,叉魚手,與指揮手,因為叉魚手必須專注而保持體力,故由站在叉魚手旁邊的指揮手負責邊看戰況、邊向後回報告訴船長該往哪邊開。

船開了很久,我們只看到遠遠一頭小小的侏儒抹香鯨。牠發現我們後沈下去不再上來,顯然是不喜歡我們。我們不強求,慢慢的開遠。

接下來的海途中,真的遇到了旗魚!船長首先發現魚蹤;我們一群城市鄉巴佬很用力的搜尋,終於也看見旗魚跳躍的身影。當時我站在二樓駕駛艙船長旁邊,身後靠過來另一位女船客,然後她輕呼:

「欸,他什麼時候變到那裡去了!?」

她指的是本來一直待在船長旁邊的解說員。我答:「他跳上去的。」完全不走船尾的樓梯,直接往前從二樓跳到一樓,再跳上船頭高甲板——當然,完全不用壓低重心抓鐵柵欄,直接站著啪啪幾步跳上去。

然後,俐落超起魚叉,等待獵物再度出現。

那三隻旗魚卻沒再跳起。

「三隻很難捕,」船長遙望著立在船頭的解說員,輕聲說,「如果只有一隻,就好抓些。」

「為什麼?」我問。

「因為三隻裡只要有一隻感應到危險而下沈,其他兩隻就會立刻效法。」


這是一個讓人心神舒暢但平淡的旅程,因為我們只看到一隻鯨魚,而且我們沒有捕到旗魚。

解說員講解著兩潮相遇的顏色與氣泡。他甚至介紹了花蓮的檳榔。時間越來越晚了⋯⋯

⋯⋯船突然加速!

解說員的聲音:「船長剛剛看到 11 點鐘方向有東西,但太遠看不清楚,我們要開近一點確定!」當然,在我們眼裡,11 點鐘方向什麼都沒有,除了海天一線。接下來急急調查船上是否有任何乘客需趕時間,結果大家都願意等、願意晚歸。我們就這樣高速駛向外海。一路上漸漸有人看出遠方的水花,許久之後,海豚的存在已經確定了!這時船整個放慢,躡手躡腳接近。從一樓睡著的乘客聽到驚呼醒來、到全船都看到海豚時,整個喜悅的氣氛迅速蔓延;不只船上,而是以船為中心向海域擴散:從頭兩隻海豚畏懼的遠離、到第三隻海豚好奇的游近示好、到海豚開始一對一對的跳起來、三隻三隻的跳起、四隻、⋯⋯八九隻連跳!也不只是 11 點鐘方向了,前方、左邊、右邊,密密麻麻、此起彼落的跳起!站在二樓,更能清楚見到船頭底下有海豚好幾回潛游試探並嬉戲。這樣龐大的群體,據船長說,應該同時有五百隻——自今夏觀光季開始以來最多的一次,多到寡言的船長的聲音也明顯透漏驚喜。「噢!」我們第三度跟著船長為遠方垂直跳高甩尾的海豚喝采。

近處的都是熱帶斑海豚(年紀越大,身上斑點越多),遠的可能有飛旋海豚(跳躍時會旋轉,據說能甩走寄生蟲)。海豚是母系社會,群體多是媽媽帶寶寶。解說員熱切解說著,船長微笑的聆聽。

解說員說,那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一個船長朋友在船上哈煙。恰好有個海豚寶寶游來了,接近海面看見甲板上那個人類在吞雲吐霧。然後,牠離開回到媽媽身邊,從媽媽身上含了一口母乳,然後游回船邊,接近海面對著船長吐出了兩個乳白色水圈。

這場盛會持續了好久。船掉頭返回加速的當頭,還引來幾隻海豚追著船頭浪夾道跟我們說再見。回程時,收起相機的大家開始滿足的打起瞌睡。我依然精神十足的站在船長旁邊,解說員這會兒離開駕駛艙不知忙什麼去了。

搭訕魔人模式啟動。

我:「船長在公司服務多久了呢?」

船長:「十四年了。」

十四年?哇,公司成立了十五年對不?是啊,船長說。

原來,冬天風浪大,不是觀光季,這時公司的兩位船長都會回去捕魚業出海捕魚。夏季才專職觀光業。不過公司其實有三位船長,另一位即是老闆,但他目前已經鮮少出海、轉為幕後了。

「那,這位本來是做什麼的呢?」我指著解說員的空位問。

「他?」船長一笑,「少爺啊。」

「啊?」

「他就是老闆的兒子呀。」我微微一驚。船長繼續說:「本來在外地工作,後來老闆叫他回來繼承家業。什麼都得從頭學起,不容易。也是慢慢一個一個撿起來的。」嗓音帶有一點慈愛。

原來,今天少爺是特例當解說員,因為解說員小姐難得休假回鄉了。少爺回座時加入聊天。空檔時,少爺開心的對船長說(台語):「欸,今天我們拉阿賓他們一起去夜釣!還有大東。我們可以準備一些酒⋯⋯」

面對少爺年輕陽光的模樣,船長笑得好慈祥好寵溺⋯⋯天啊這幕真是太萌了~(←男人友誼控)


船終於在下午五點多進港。我們搭上主揪大哥為我們請來的接駁車,疲累但喜悅的踏上歸途。


*跋

1. 接駁車司機是大哥的中學老師!非常熱情又可愛,回程一路為我們介紹花蓮景觀耶!

2. 我:「為什麼海豚愛追船頭浪呢?」少爺:「阻力小啊。牠們很愛玩,你沒看過鐵達尼號嗎?」
⋯⋯拜託鐵達尼號都十四年前的電影了耶!怎麼會記得啊?⋯⋯欸不對,十四年前你還未成年,所以你一定是近期才看的,記得比較清楚⋯⋯

3. 出船一次的成本,必須有十個乘客才能打平。但遊客多來自外地,總不能不達人數就不開船讓人白跑一趟。我聯想到以前在 Discovery 上看到遠洋漁業的紀錄片,出船成本令人驚訝的高。一次出船若捕不到足夠的漁獲量,那損失都是傾家蕩產等級的。中間還有船員受重傷、需抉擇該不該中途折返上岸就醫的故事,船長整個陷入天人交戰。加上漁獲地點預測的準確與否(所以船長在這方面的才識與人體雷達都必須是神之等級)、同行是否有破壞行規的白目船隊跑來搶魚⋯⋯等等,漁業的壓力不是一般人能想像。

4. 賞鯨公司請洽有政府認證的,才能將對鯨豚生態的衝擊降到最小喔。

5. 上火車前去《曾記》買麻糬。收銀員問:「請問有學生證嗎?」
⋯⋯我想我不管叫誰「大哥」都不會有違合感⋯⋯



以下,手機相片記錄:

(泛舟時怕手機遇水,所以沒帶著拍照。被海中精靈包圍時,知道手機絕對跟不上牠們的速度,又對錄影結果不抱期待,所以我沒有嘗試存下一點牠們的畫面。⋯⋯但我現在超後悔的啊!有沒有人願意分享給我一些海豚的相片或影片呢? (閃著淚汪汪眼睛~) )
(Updated 6/30)大哥相簿有海豚!


顏色

絲絲

山庇海抱

港口棚蔭

出港

御飯糰龍蝦洞

線條

船頭甲板

就是這樣坐。超級閒逸啊搖啊搖。

兩人 >///<

船邊

二樓(後方是樓梯)

少爺

起雲沈魚

歸途

雲階

(Updated 7/7)大哥拍的海豚!

3 則留言:

  1. 我也想跟姆奈的團........:Q

    回覆刪除
  2. 這些都是 ptt2 站 OldTogether 板的揪團喲~歡迎加入我們。:D

    回覆刪除
  3. 夏天快結束了,突然想念起看海的日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