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再,肌膚之親



本文寫於 2006 年 5 月,為回應網友的國小童年記事。


我記得那個年代,那個純真的年代,小男生總是莫名其妙的喜歡上班長女孩。

班上轉來一個泰國華僑男生,中文不流利,所以學習慢半拍。老師就特地安排他坐我旁邊,要我下課時教他做功課。

我有點尷尬,「為什麼是我負責呢?」帳面上是這個意思。但其實:「為什麼他是男生呢?」而且,長得非常好看,大約是國小版的劉德華。真為難。為什麼要我親親密密乖乖坐他旁邊看他做功課呢?

所以教他寫生字時,我都有點不耐煩。華仔也怕我了,(不知是他先怕我還是我先不耐煩的,)遇有不會的就先問別的男生而不問我,捨近求遠,我就更不耐煩了。

總而言之我對他不太好。真為難。


有一堂課,可以講話,還可以自由換座位(這是什麼謎課?)。我跟後桌的男生阿強互換,於是我可以跟後面一群女生一起玩撲克牌,而那兩個男生可以在前頭講私房話。當我們牌正打得起勁時,阿強突然回頭對我大喊:

「姆奈!華仔喜歡……」

我嚇一跳。但他還沒說完,就立刻被華仔用力摀住嘴巴。兩人掙扎幾秒後,我說話了:

「神經病。」

可是,也是在幾秒後,我在心裡同時猜出他沒講完的那段話是什麼。


很久以後,有一堂課,這個我知道,是書法課。老師還沒來,大家手忙腳亂把工具準備好,我也正在倒墨汁。結果不小心把黑墨汁滴在自己的白布鞋上,我輕叫了一下!

「哈哈!活該!」這是我旁邊華仔的聲音。(他有一個很可愛的腔調。)

我又急又懊惱,下意識出手指他。手擺得很大力,而我手上有未闔上的墨水瓶。啪花一聲,驚動四周的同學,大家全叫了。

「啊~~~」

一個巨無霸墨印,張牙無爪出現在華仔胸前的白制服上。墨印底邊有汁液流滴。

我楞在那裡。


我很怕。等待對方破口。

但沒有。

「快,」他急急拿來抹布把墨吸乾,喚著他的男同伴,「借我運動外套穿!免得被老師看到。」

好像過了一世紀,他終於看向我,定定的看,然後拿過我手中的墨水瓶,瓶與指間流淌的墨痕黏澀澀而小心翼翼的被拉開。

「妳在做什麼?」還是那個很可愛的腔調,「怎麼不去洗手?」



我在洗手台前面,暗暗紅了眼睛。


* * *

大會舞與圍圈遊戲裡,老師們總為一群不願牽手的小男孩小女孩們頭痛著。我很乖,也很聽媽媽的話,看到其他女生互相推託時,我都會鼓起勇氣主動跟男生牽手。

我很乖,一直到高中。高中有很多營隊活動,全班一起報名參加。營隊老師帶團康,大家仍然吵吵鬧鬧的,我跟同學也在興奮的聊天。

團康老師大喊:「別吵了啦,大家快把手牽起來!」

一聽她喊,我立刻噤聲。我很乖,不想讓老師有不被捧場的感覺。所以我一個箭步,就踩到最近的男同學旁邊,拉起他的手,握住。

「哇!」他叫。抬眉,(很俐落的濃眉,)滿臉驚訝的看我。但手仍乖乖的讓我牽,沒有動搖。

我也驚訝,原來……高中男生的手這麼大……

我不知道怎麼回應他的「哇」,一陣寂靜。他只好又「哇」一聲,臉上驚訝仍有,但令人安心的笑意漸漸漾開。我感到手中有他輕輕反握的力量。

好舒服~ >///<

如今,老了,再也沒有藉口天真的牽起男生的手。
或是在糊塗灑出一片墨水後,接受一個男孩含蓄的安撫,

放開一個墨水瓶,
然後得到對方指尖輕輕拂過手上墨痕的悸動。



2 則留言:

  1. 好sweet。讓我回想起求學中的一些這樣的moments總讓人回味不已。

    回覆刪除
  2. 將來你或許也可以看著孩子的求學與交友過程回味這一切。但我可能一直得靠網誌才能回味了⋯⋯(哭)

    --
    但我突然發現目前居然是我這輩子至今「牽男生手」最頻繁的時候。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