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5日 星期三

第一個念頭

*蟲

每次在家裏看到蟲,我第一個念頭都是:

「真可惜不是正爬在外頭漂亮的樹葉上。」(手拿相機)

你瞧,樹葉上的小強(帶紋紺蠊)就一整個變得很有氣質啊。



*車

每次看到轎車在山林間行駛的賣車廣告,我第一個念頭都是:

「真想把我的車也開上去。」(如果不去想山石刮底盤枝葉刮車漆的話。)

對不起,我知道汽車這種浪費能源的機械汙染物聽起來很不配森林,可它真是個漂亮的東西;尤其那車屁股在九拐十八彎的林道裡這樣搖啊搖,我實在覺得性感。大概只比騎馬逛森林差一截。

喔,我曾經想加入某個越野腳踏車健行隊。可是當男同學回來跟我炫耀車子俯衝時夾道樹枝刷在臉上的血痕時,我便打了退堂鼓。(不要嫌我幼秀,我這輩子還沒交過男朋友,再破相我會怕的……。)

哪,腳踏車?

山色,很相配啊。

湖光。光。


*瘦

朋友幫我刮痧,嘴裡叮嚀:

「你如果自己刮痧,要小心不要傷到脊椎骨,尤其你身形瘦、沒什麼肉……」

我聞言立刻反應:「啊!原來我是瘦子喔?」

他手突然停下,我想當時他頭頂有烏鴉飛過。大概覺得我三八抓錯重點吧。唉,因為我被叫了22年的胖子,到美國後才突然變「瘦」,一直無法習慣;偏偏,我前後體重是、相、同、的。

剛來美國時曾稍微瘦下,因為那時初試牛仔褲。大學時,我則從來沒有穿過腰口無鬆緊帶的褲子。改穿一般女性牛仔褲,便覺得痛苦難當,忍不住瘦了下來。後來習慣,又胖回來了。

記得嗎?那天,我在大學校園裡被狗咬,多虧那褲襠寬落到膝蓋、褲腿寬鬆成五倍粗的休閒褲,我才沒有見血。我天天這樣穿,所以,當教授找我卻臨時忘了我名字時,他對同學詢問:

「欸,我要找那個……那個……那個女同學。」同時羞澀的用雙手比了一個「很胖」的姿勢。


或許台灣人來美國久了,對「瘦」的定義也變得寬鬆;雖然,台灣同學群裡,仍多得是纖細到不行的女孩子。


「我覺得你穿牛仔褲很好看。」有天,朋友對我說。

「真的?」我很高興!她是在我阿姨之後全世界第二位說我穿牛仔褲好看的。(嗯,我媽沒這麼讚過我……因為她沒看過我穿牛仔褲嘛。)

「對啊,」她答,「有些人腿很細,看起來卻沒什麼感覺;可是你腿型很好啊,也夠長。」

噢噢!真是深得我心啊!我腿型好,就是因為我大腿夠粗咩。君不見「美少女戰士」每個大腿都粗得跟腰一樣?識貨!識貨!(拍案)


對了,謝謝你送我的淡疤乳液(雖然我擦得應該比你預想的還要懶……)。除了臉,我全身上下都有傷,尤其是手跟腿……。沒辦法,誰叫我好動偏偏又運動低能?前陣子還夾掉一小塊拇指肉,害自己一個多月不能碰琴(所以將來我要像雨宮一樣常常戴手套)。我小小小時候甚至摔了腦袋縫了四針,可惜就這樣把超能力封印起來了,不然我現在早就是月光仙子了。




--
映林隙流光,浮一徑落黃,輪畔輕嘩,飛旋作訊。
不似踏花歸馬蹄下留香,猶有弄葉回風塵外餘音。
無獨,返景深林。

1 則留言:

  1. 嘿嘿~我縫了六針喔(贏了!!)
    小時後在眷村裡的公立小幼稚園裡,曾經從個1.5層樓高的水泥大象溜滑梯跳下來頭下腳上的砸在水泥地上..
    搞得人家老師急著拿外套包著我的腦袋,送去旁邊的軍醫院縫。聽說我還在老師的背上,一邊舔著自己流下的血,一邊在老師耳邊說"好好喝"...XD
    後來國小自己騎腳踏車騎了2公里去公園玩,然後扛著一台被撞到"完全變形"的腳踏車回來,笑嘻嘻的說自己被貨車飛了...
    又有一次,是從公寓的2樓窗戶跳到1樓的雨棚,在外面凍了一夜才被發現...

    回覆刪除